WFU

2019年5月29日 星期三

與其說學生錯了 不如幫學生把錯的導向對的

照片中左邊這位阿根廷籍的Tango老師Leandro,一年只來台灣兩三週,這是我們第二年找他上課。(感謝台灣知名的探戈舞者佑壇老師把這麼棒的老師大老遠請來)




去年第一次找他上課,就非常欣賞他的教學風格,學Tango的同時,也對我的語言教學有許多啟發,詳情可以看這篇:四堂阿根廷探戈課 讓我發現舞蹈所帶來的改變

今年短短兩堂課,最大的收穫,是在他眼中完全沒有「跳錯」這件事,不管怎麼錯,他都會想辦法,幫我們把錯的變成對的。


它本來就是由一連串的錯誤組成的   為什麼要改?


有一個舞步組合,本來男伴應該是從外側跨步的,我的男伴(我先生)不小心跨成內側,老師說:「這太棒了!我示範給你看,如果這樣走,再加上XX舞步,這就變成你們Fernando+Yolanda獨一無二的舞步組合,舞步甚至可以用你們的名字來命名了。」

他說「探戈本來就是一連串的錯誤組成的,從開始有探戈以來,舞者都是一邊跳、一邊從錯誤中發現新舞步,常常是偶然因為一個看似錯誤的跳法,發現『這樣跳似乎也不錯』,時間長了,就習慣成自然」。

「既然如此,為什麼要去改那些美麗的錯誤?根本沒有所謂對錯啊!只要兩人的走向是往一致的概念去,就都是對的!」


看似錯誤的語言   其實轉個彎就是對的


這個概念太深得我心了,語言不也是如此嗎?

正確的語法,當然是一個必須依循的框架,就像探戈的基本步、該有的走路方式、站姿等等,在基本的大框架中,何不給學生多一點的發揮空間?多一點彈性的可能?

許多句子看似是錯的,那是因為語境不明。只要放在適當的語境,看似怪哩怪氣的句子就會瞬間有道理了。

比如這句話:「你是雞肉咖哩飯嗎?」怎麼會有人看著一個「人」問他是不是咖哩飯呢?

但是想像一下幾個朋友在餐廳,點完菜之後,服務生上菜了,雞肉咖喱飯、豬肉咖哩飯、蔬菜咖哩飯三盤放在桌上,朋友A拿著那盤雞肉咖哩飯問朋友B「你是雞肉咖哩飯嗎?」這樣合不合理?

我覺得很自然啊!

這就是我這位探戈老師的理念,轉到語言教學也相通:「與其一直跟學生說這是錯的,不如想辦法幫學生把錯的變成對的。」

和舞蹈相同,語言從無到有,也經過了千萬次的演變,才有今天的樣貌,現在所謂的正確,也只是目前多數人認定的正確,就像我們現在去看幾千年前的文章,會覺得「怎麼會有人這麼說話?」每一句看起來都像錯的,幾千年後的人類看現在的文章,同樣會有這種感覺。


用引導取代糾錯   學生不再害怕犯錯


我不是說學生錯誤都不要糾正,而是我支持不要「過度糾正」,特別是「過度糾正細節」, 所以拜託不要跟我戰什麼明顯錯誤的語法、發音、要不要糾正那些的,這個不是我要談的重點。

我想表達的是,瞬間看似不太合理卻無傷大雅的表達方式,老師不如就嘗試接受,稍稍微調,幫學生在他的錯誤中找出一條出路。

我跟我先生上完這兩堂明明跳錯很多,卻被老師調成什麼都可以發展的舞步,現在是滿心期待下一次的探戈課,對於犯錯的恐懼當然也隨之降低。 

如果老師希望自己的學生對於您教的科目,也是相同的感受,不如試試看我這位探戈老師的作法,或許會發現教學的新境界。

接下來要繼續跟佑壇老師練功了,希望Leandro老師明年可以待久一點,感謝你們帶來的一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看完文章有想法嗎?歡迎理性討論,讓更多人一起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