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16年9月28日 星期三

零起點從無到有怎麼教?(上):自己先學一項新技能 體會學生的感覺


身為老師的你,有多久沒有學習一件新的事物了?不一定要是語言,任何事情都好,打網球、彈鋼琴、打毛線、畫油畫、跳一種舞蹈等等都算,你還記得「從零開始學習一件全新的技能」是什麼感覺嗎?

如果常常有機會教零起點,或是最近準備要教零起點,我建議有機會的話,最快最直接的方式,就是自己去當一個零起點的學生,認真體驗一次,就會知道學生怎麼學最快,自然也能更具體地設計零起點教學。

最近自己去學了一個新的語言和一個新的樂器,兩種學習體驗,都對於我的零起點教學有令人驚訝的幫助。


學日文的發現:有文字看不一定比較會說


我去年開始學日文,發現日文課上只要老師跟我說話,不管是看圖、老師問我答、跟同學問答、我問老師答我都很開心,但要我念課文、把原本口說回答的問題「寫下來」我就痛苦不堪,但明明「讀的」、「說的」、「寫的」是一模一樣的內容,我用「說的」都很會,一樣的東西要「寫下來」就整個空白。

但其實我完全不想擔心這件事,因為我學日文只是想說能聽懂日文版小叮噹卡通、或是有零起點日本學生來報名時我可以講一點簡單的日文介紹課程、或是去日本旅行時能講講話,我根本「完~全~不~需~要『寫』的能力」,如果是這樣,為什麼還要花我上課的時間抄抄寫寫?

那我的學生們呢?有多少人真的需要「寫」的能力?還是他們甚至連「讀」的能力都只需要會讀菜單、公共場所簡單標語即可?如果是這樣,能不能把那些生硬無感情的課文讀熟,又有多重要?



學琵琶的發現:看譜不一定比較會彈



我今年還開始學一個更跳tone的東西:琵琶!對,就是那個猶抱琵琶半遮面的琵琶,這更加是完完全全的「零起點」,要從「黏貼假指甲」開始學起呢!

來看看我這把美麗的琵琶!




琵琶按弦的位置有些複雜,音階超難記,按照傳統琵琶教材一步一腳印練習音階,無聊就算了,還毫無幫助,因為那些音階沒有旋律,看著譜彈100次,再把譜拿掉我還是不記得Do Re Mi要按哪裡,根本白練!

結果老師一次大膽的嘗試讓我找到適合我的方式了!我連音階都完全不熟,老師拿周杰倫的「青花瓷」要我硬彈看看,因為旋律已經很熟了,我會憑直覺去移動左手按弦的位置,憑直覺這樣找的竟然比按部就班練音階快多了,而且彈出弦律馬上有成就感,一點都不無聊,我一邊看棒球,一邊就抱著琵琶這樣彈了一兩個小時,根本只要彈五六次就不用看譜了。

對了,我的琵琶課上到現在累積不到8小時而已!



學習新技能   幫助老師換位思考


做生意的,要會站在客戶的角度想對方的需求,去設計銷售策略;從政的,要會站在選民的角度思考,怎麼包裝話術才能贏得選票;演講的,要會站在聽眾的角度想像對方的立場,去整理出對聽眾最有用的內容。

認真的生意人,會在自己當顧客買產品時,觀察賣方的銷售策略;認真的政治家,會把自己當成一般民眾去觀察其他政治人物的言行來學習;認真的演說家,一定也會常常自己去當聽眾,去體驗看看聽眾坐在台下到底會被什麼樣的演說方式或內容吸引目光。

那麼老師呢?老師要怎麼知道學生在想什麼?學生坐在台下的感受是什麼?學生在做哪一種練習的時候學習效果最好?如果只是從老師的位置去觀察,說真的很難體驗學生的感受。

任何領域的零起點學習都可對照語言學習


為什麼學琵琶時,老師認為簡單的音階基本功我彈不出來,卻能夠彈出一首完整的歌?我覺得有以下幾個原因:

好玩
有成就感
旋律有意義
可以邊彈邊唱

我發現這件事之後就完全不想再碰音階練習那幾頁了,跟老師要求多給我簡單的流行歌來直接彈,這樣我會很想練,也能把音階位置記熟。但老師有點疑慮這樣跳過基本功的學習方式,似乎還需要努力說服一陣子。


音階=發音規則   旋律=對話能力


不先管音階基本功而先硬彈簡單的曲子,就好像不先管注音符號、漢語拼音規則,而先講有意義的詞、句子來學會溝通一樣。

學樂器的目的,絕對不是表演音階給朋友看吧?一定是希望有一天能彈一首完整的曲子對嗎?
學語言的目的,絕對不是把發音規則背給別人聽吧?一定也是能使用這個語言與人溝通交流才對。

目的是什麼既然很明確,為何不直接到位?先把這目的弄到手了,獲得成就感,再來慢慢調整不夠完美的那些細節,比如樂器彈奏音的準度、撥弦的角度,或是學語言發音的標準度、語法的精確度,這樣反而更有感。

因為那時候你已經很清楚這些無趣機械性操練的目的,都是為了讓你的成果更接近你要的程度,而因為你也已經嘗試過了,你目前離這個成果的程度還差多少,應該能夠很清楚知道。

至於進到教室之後,到底要怎麼開始第一堂課呢?請看下集:零起點從無到有怎麼教?(中):用全中文教中文的三種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