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22年8月4日 星期四

為什麼學習不該過度關注成果?




學習的成果,要看外顯的,也要看隱性的。這篇我希望提醒所有為了更好的生活努力學習的大人們,還有非常關心孩子學習狀況的家長們。

我們就拿大家都懂的減肥來比喻好了,比如你明顯看到這個人瘦了,這就是外顯的成果。而隱性的成果,包括是體脂肪、BMI下降,或是肌肉量增加,外面看不出來,但可能比體重數字的變化更重要,因為那是由內而外改變了這個人的身體素質。

而學習也是,考試成績是外顯的,然而這些學習到底有沒有由內而外改變了這個人,則是要分開觀察的。以下談談幾個我的親身經驗。


學小提琴的隱形成果  

我小時候曾經學過六年的小提琴,那些拉琴的技術(外顯成果),說實在久沒碰之後都還給老師了,但那六年的投入在我身上留下了什麼呢?每次拉不好又要重來的挫折忍耐力、跟校隊一起準備表演的團隊協調力、很難也想繼續學下去的恆毅力、對音樂欣賞的辨識力、一輩子知道如何讓音樂的樂趣為自己舒壓、增添生活樂趣的應用力。


學冰刀的隱形成果  

我小時候也參加過學校的冰刀隊,冰刀有點像腳踏車,學了是不會忘的身體記憶,但是比較複雜的溜法當然是沒辦法了,現在穿上冰刀鞋之後我只要能前進後退不跌倒就很滿足了。那兩年在冰刀隊的投入在我身上留下了什麼呢?每次跌倒後自己站起來的挫折忍耐力、身體很累還是要在規定的時間去練習的堅持力、固定運動給身體訓練的體力和肌耐力、出社會後可以隨時跟朋友去溜冰的社交力。


參加童子軍團的隱形成果  

我國中時還參加過童子軍團,以現在的年紀和生活環境相較起來,那真是沒事給自己找罪受的一個社團活動。明明可以住旅館,卻要去野外搭帳篷;明明可以去餐廳吃飯,卻要自己生火煮飯;明明買木炭就好,卻要在山上撿柴才能生火;明明家裡什麼傢俱都有,卻要自己撿竹子、學繩結,做出露營時需要的桌椅、工具。

每次去露營都被嚴格訓練,好苦、超累,但每次露營時我都還是滿心期待地報名,那些投入對成績有實質幫助嗎?沒有!學繩結學撿柴生火現在用得到嗎?老實說25歲之後一次也沒用到,所以那些投在我身上留下了什麼?可多了!

野外求生對挫折忍耐力、恆毅力、堅持力的訓練,跟學樂器、運動又是完全兩個世界,撿不到乾柴、生火生不起來,是真的沒飯吃的;任務沒達成,是真的會被處罰的,在緊急情況下一直想辦法、解決眼前問題的訓練,就在那些露營過程中不知不覺累積起來的。

這些能力考試考不出來、平時課堂老師大概也觀察不出來,我相信這些元素都在一次又一次的訓練、體驗中,隱形累積在身體細胞的某個角落,成為了個性、價值觀、人生態度的一部分。現在創業做得還可以,跟童軍經驗有關係嗎?我想一定有!


學跳舞的隱形成果  

到西班牙讀書時,只覺得語言課下課好無聊,看外國同學跳salsa好開心的樣子,我就去報名了,那年我24歲,第一次學跳舞。

在國高中的時候,印象中跳舞一直是很不被鼓勵的活動,那個年代愛跳舞的同學,都會被貼上愛玩、不愛讀書的標籤,念了輔大,參加輔大有名的聖誕舞會,我既不會打扮,也不敢在眾人面前扭動身體,只想趕快逃離現場。

上第一堂salsa課,我們要跟著老師踩基本步、跟異性舞伴手牽手練習雙人步伐,我的緊張程度不亞於一個人帶著行李離開台灣飛往西班牙讀書的那天,實在太!尷!尬!了!

如何從尷尬緊張到後來愛上跳舞的過程,就不在這一篇贅述了,我直接分享學跳舞的收穫,外顯成果當然就是能跟著舞伴跳完一首歌,隱性的呢?可多了!

更認識自己的身體、更知道身體每個部分的肌肉如何控制、更自在地在眾人面前展現肢體語言、在跨文化社交場合當有人邀舞時,能夠很自在地跟對方跳完一首歌,而不是扭扭捏捏地說「我不會跳、不好意思跳啦~」。另外,教學的時候,肢體動作更放得開、甚至把簡單的律動帶進語言教學訓練當中,塑造出別人難以複製的教學風格,更是開始學跳舞時始料未及的

最後以一個我曾教過的一組學生來做收尾。那組學生是五個青少年孩子,其中四位在學習過程中非常順暢,學會了他們很開心,學不會他們也微笑以對,反正再練習就是了,但其中有一位的挫折忍耐力就明顯偏弱,他受不了自己犯錯、功課太難會逃避、老師的問題不會回答就躲起來。

班上另一個孩子跟他來自同一個家庭,跟家長討論之後才知道,原來那四個孩子都有參加學校的某個運動校隊,多年來接受蠻有要求的訓練,因此對學習上的挫折和挑戰,能夠看得很淡,今天比賽輸了明天重新來過,今天學不會明天繼續,這些心智訓練對他們面對課業壓力,有著隱形而巨大的幫助。

透過這些例子,我想傳達的是,請多給學習一點「醞釀」的時間,大人自己的學習是如此,孩子的學習更是如此,我教過太多家長急於看到成績的孩子,「西班牙文都學兩年了,為什麼看到外國人都講不出一句話呢?」但這位爸爸或媽媽,你們看到我們家的外師的時候,難道嘗試過用英文或西文跟他們溝通嗎?

你們可能不知道,孩子們是感受得到你們的日夜期待的,當他們也不知不覺把成果放在第一,學習樂趣放在第二的時候,人類與生俱來對學習的好奇與渴望,就這樣默默地消逝殆盡。

讓學習成為享受、成為習慣、成為日常,讓自己或孩子生活中處處都想主動學習,那麼我們期待的那些外顯成果和隱形成果,遲早都會水到渠成的。






2022年8月2日 星期二

為什麼「知道」通常不等於「做到」?


不論學什麼,都記得別把「知道」誤以為「做到」。

有些開課單位或學生,會希望跳過反覆練習的部分,以為「那些回家練就好,只想把握上課時間聽老師多講一點,這樣才有『賺到』」。

因為我們習慣知識性的課程用聽的,所以就以為不用練。

錯了!

知識性的課程跟技能性課程一樣需要練,只是練法不一樣而已。

學跳舞,知道有哪些舞步,不代表你能組合起來跳完一首歌。
學外語,知道有哪些單字,不代表你能組合起來講出一段話。

學樂器,知道有哪些樂理,不代表你就能看譜演奏出一首歌。
學外語,知道有哪些文法,不代表你就能排列拼湊出一段話。

學打拳,知道有哪些拳法,不代表你就會對對手擊出每套拳。
學外語,知道有哪些說法,不代表你看到外國人就講得出來。

如果舞步示範給你、單字表丟給你、樂理講給你聽、文法整理給你、打拳示範給你、說法錄影片給你,你可以自己分別練會,還能自行組合、並且在對的時機用出對的部分,那好,你上課不用練,其實這樣你也不用上課,買教材(書、影片)就好。

就我過去20年的教學經驗,每年大概有5%左右這樣的學習者,他們的確更適合找一個引導者監督就好,而非什麼都要老師帶著做。

然而95%的學習者,都更適合在課堂上,跟著老師設計好的流程,一步一步地練,這樣他們可以時時刻刻得到老師的反饋、被糾正、被建議、被告知接下來該準備什麼。

他們沒有時間、能量,可能也沒有意願全都自己摸索,那麼不如花點錢,把這些跟學習有關的周邊準備工作都交給老師,他們只要在有限的時間專心跟著練就好。

不要小看了「反覆練」的這個關鍵,練對練錯方法,效果絕對差很多。

雲飛收過許多學生,說他們在XX機構、或跟著XX老師,學了100小時、甚至兩三年,腦子裡面一堆語言知識,但我問他「告訴我你平常放假時做什麼?」他拼湊不出任何一個完整的句子。

到那個當下,學生才會真的發現,他們以為他們會很多,其實他們只是懂很多,就像這篇文章開頭說的,「知道」不等於「做到」。

不論學什麼,時時刻刻有意識地自我檢視,你現在是「知道」,還是「做到」?


2022年7月28日 星期四

你是用「理想中的生活」來決定工作,還是用「找得到的工作」來決定生活?

你是用「理想中的生活」來決定工作,還是用「找得到的工作」來決定生活?

單純看上面這句話,大部分的人會說「當然是理想中的生活」為優先,可是真到回到職場做決定時,卻處處因職場環境的限制而在生活上妥協。




你有好好保護自己的理想嗎?  

你明明受不了朝九晚五坐在辦公室,卻因為大家都說「有固定上下班時間才像個正式工作」,就把自己放進那個辦公室工作的安全框框裡。

你明明一點也不享受天天要跟一群人攪和再一起,卻因為「薪水多幾千塊」,而硬接了一個要大量面對人群的行銷工作。

你明明愛的是文字工作,卻因為「印象中文字工作賺不了錢」,而選擇一天八小時去做一個完全無感的財務工作,覺得「工作煎熬換來較好的報酬以及自由的下班人生」本來就很正常,其實享受工作跟享受生活根本就不衝突,為什麼不能都要?

「理想的生活」要靠自己主動打造,「理想的工作」也是如此,不要把這些責任都歸給家人、同事、主管,你自己呢?為了你「理想的生活和工作」,你付出了多少?

「每天認真上班」並不等於「為了理想的生活努力」,因為很有可能你根本沒搞清楚自己想過什麼生活,完全努力錯了方向。


一邊做一邊認清理想


要很清楚自己想要的理想生活,並不容易,這不是現在坐下來一個小時想一想就會清楚的,這需要每天花點時間體會、思考、大量閱讀、學習,慢慢去讓理想生活的畫面,一天比一天更具體。

我從六年前開雲飛,到現在六年來雲飛的課程型態年年改版,也都是為了讓生活更接近理想中的樣貌。

我熱愛教學,但我更熱愛能自己決定教什麼、如何教、每天要教多少課、每年要收多少學生、不需要看人臉色排課、不需要配合一堆無謂的paper work的自由,因此我花了三年的時間,逐步減少學校的課,將重心轉往自己經營的教學事業。

經營雲飛一陣子之後,我發現自己的確熱愛教學,但對於人事管理、建立公司制度規章這類的工作完全冷感,雲飛長大到兩間分校的那一年,是我創業後最不快樂的一年,處理員工對薪資的疑問、對公司規定的疑問、溝通磨合工作態度等等,都耗費我大量能量,甚至影響教學情緒。

我喜歡教人,討厭管人,更討厭被管,明明是想要找尋職場上的自由,所以自己當老闆,結果竟然變成讓管理公司這件事情綁住我自己。

這一年的體驗讓我看清楚,我的確想做一個在教學上有影響力的人,但這不代表我必須不停地找更多老師、招更多學生、讓雲飛一直無限制地長大。

我的理想生活應該是「住在自己買的房子裡,一週教8小時左右的課,花10小時左右寫作,1小時處理行政,其他時間都可以自由去進修、買書、學各種想學的東西、運動、休息、旅行、跟狗狗們在一起,並且收入要維持在支出基本開銷之餘,去做任何基礎娛樂、一年出國兩三次,都不太需要擔心費用的程度。」

我很清楚,想要達成這樣的理想生活,那時候的雲飛做不到。


事業不一定是越大越好  


那陣子出現了好多跟「一人公司」有關的書,也或許是我事業稍有擴張後的迷惘狀態,引領我關注到這些能幫我解惑的書,我看了「一人公司」、「一人創富」、「暢玩一人公司」、「在家工作」這些討論「一人或極小團隊就能handle的事業,一樣能創造高收入、甚至更高品質的生活」的書。

這些書給我很大的穩定作用,原來「違背事業就該不斷擴張」的主流價值,也是另外一個新興的主流。

近兩年來,我有意識地管理雲飛的成長模式,目標不再是「沒完沒了地招一大堆的老師和學生」,而是「如何用現有的老師和資源,讓收入和效益最大化」。

首先就是要重整課程收欸。六年前的課程是每期15小時3000元,這麼接近地攤等級的學費,竟然還要常常面對學生的殺價。除了教學還要勞心勞力處理殺價,實在不是我的理想生活。



打造理想生活唯一解:學習


於是我花了五年瘋狂地進修各種課程,包括財報、行銷、文案、演講、簡報、教學、銷售心理、寫作、甚至人格分析那些的,不管國內的課程、國外講師的線上課程,只要跟公司經營鉤得上一點點邊,我根本完全不看學費閉著眼睛刷卡報名,每年至少花30萬在這些進修上,因為我迫切地想要從學習當中,找尋讓生活更接近理想樣貌的答案。

學了這麼多,最大的獲得是「建立系統」,沒有系統的公司或事業,注定要辛苦一輩子。什麼是系統?屬於自已獨有的行政流程、教學流程、教材模板,內部溝通模式,這些都是系統。

於是,我們開始花大量時間出版自己的教材,一年出一本,現在累積了五本,另外也做了目前尚未創造直接收入的podcast、在社群媒體上日更語言教育相關文章。

教材、podcast、創作文章看起來都沒有直接變現,它們比較像是蓋房子打地基的概念,這些穩定而大量的產出,就是我們的核心系統,一方面鍛鍊我們對這個語言認識的深度,另一方面奠定我們在這個領域的一點點權威形象。近兩三年我們的課程價錢年年往上調,來殺價的客戶倒是年年遞減,我想跟這些打地基系統的付出,非常有關。

說了這麼多,經過了多年的努力,生活到底有沒有更接近理想的樣子呢?當然有。

六年前我一週教30小時以上,另外花20小時以上處理沒有產值的行政雜務;現在我一週教15-20小時的課,只花2-3小時處理必要行政工作,其他的時間都可以投注在另一件我熱愛的事情上,就是「寫作」,教學面對人群,寫作面對自己,兩件事情互相滋養,教學讓我從寫作中得到靈感,寫作讓我從教學中得到心靈舒展。

六年前我幾乎沒有週末,為了收入,我把星期六也排滿了課,應該要好好休息的週日,我卻都拿來回信、處理行政、備隔週的課。我們一整年大概只捨得去一次電影院、安排一次小旅行、看一兩場現場的棒球賽,很少到餐廳安安靜靜地吃個好料,做什麼都只想到如何求快、省時間;現在我擁有週六下午+週日+週一兩天半完整的週末,現在才七月我已經去看了快十場球賽、四五場電影、四五場藝術表演、好幾次小旅行。還有,我的收入,應該是六年前的三倍以上。

如果當年我讓「找得到的工作」來決定「要過什麼生活」,我現在應該是繼續每學期等著學校決定我下一學期的命運,如果A學校暫時沒課,我就會一直重複面試、找工作、為自己找下一個收入這樣的過程,可能也不會寫書、出教材,收入天花板應該也很難上去。

距離前面說到的理想生活版本:「住在自己買的房子裡,一週教8小時左右的課,花10小時左右寫作,1小時處理行政,其他時間都可以自由去進修、買書、學各種想學的東西、運動、休息、旅行、跟狗狗們在一起,並且收入要維持在支出基本開銷之餘,去做任何基礎娛樂、一年出國兩三次,都不太需要擔心費用的程度。」還有一段路要努力,至少現在比三年前已經接近了不少,而這段時間的進展來自於哪裡呢?兩個字:學習。

去上一次一天就要三萬塊的課,就更快知道怎麼把自己的課做到這個等級;去看那些賣了幾十刷還在賣的書,就比較有機會寫出這樣的書;學習不同國家的人都在過些什麼日子,讓自己的生活版本更擴張一些;去看那些已經在過理想生活的人是怎麼做到的,讓自己的生活更接近理想一點。

每天花點時間構思一下理想生活的樣貌,說不定你會發現你現在就很接近了,或者你會發現其實你只要稍作微調,生活滿意度就會大加分。

用理想生活選擇工作,別讓工作為你決定生活模式。


2022年7月26日 星期二

進入職場沒機會當留學生,來個微遊學如何?




昨天雲飛邀請了兩間位在西班牙的語言學校,來給雲飛的學生做了一場「線上迷你留遊學展」,學生的反應比我們預期的熱烈許多,沒想到這麼多社會人士,對短期遊學如此有興趣。

三四十歲之後,身邊很多朋友對「出國旅行」這件事的期待都漸漸改觀,比起到處跑景點,更多人傾向飛到國外的一兩個喜歡的城市,就直接留在那邊五六天,悠閒一點地認識當地,也不用天天換旅館、跑行程,一不小心就搞得比上班還累。

如果你現在也是這個模式,我覺得搭配語言學校課程的「微遊學之旅」就非常適合,比如到西班牙某個A城市住一星期,早上去語言學校上個三小時的課,體驗一下當留學生的感覺,下午就在城市逛逛、喝個咖啡,晚上早早回到住處休息,複習一下語言學校課程。

如果有兩個星期的時間,第二個星期就可以換個城市待,用一樣的方式度過。

你或許會想,旅遊就旅遊,幹嘛還要搭配課程?我覺得搭配課程有很多隱形好處:
 

一、有機會跟各國人士交流:

語言學校裡面的同學一定是來自世界各地,可以處在聯合國般的環境學習、交朋友,交換不同的旅遊資訊,會是一輩子難忘的體驗。
 
 

二、讓旅遊的時間有個重心:

每天早上起床就要想一整天要做什麼,其實也是挺耗費力氣的事情,如果早上有個課可以上,你就會在固定的時間規律起床,這一整個星期都會很有重心很踏實,你只要想下課之後要去哪裡吃飯、去逛一兩個什麼附近的景點就好。
 

三、體驗當留學生的幸福感:

很多人在大學時都有當留學生的夢想,可是當時或許沒機會圓夢,透過這個微遊學的形式來體驗,負擔不會太大,又可以算是圓夢。 

兩年前我去西班牙進修了一個星期的師資訓練課,說實在那個課是不錯,但也沒有厲害到非要飛到那邊去上不可,真正令人覺得更有不可取代性的,其實是每天早上起床,走去學校上課,那種回到學生時代的幸福感,相信我,那跟你當個背包客去旅行,走在路上的心境完全不同。

正是因為兩年前那次微遊學之旅的回憶太過美好,我一直很希望雲飛的學生們也都有機會體驗看看,今年雲飛陸陸續續都有學生跟我聊到去西班牙進修的話題,我於是想:「剛好認識兩間西班牙的語言學校的主管,我都親自去他們學校參觀過、上過他們的課,為什麼不直接邀請他們做線上遊學展?」

這次試辦性質,雲飛學生完全免費參加,我們也沒有跟西班牙的這兩間學校談任何費用,單純就是希望把這些資訊更直接地帶到學生眼前,讓他們覺得要圓這個夢沒那麼難,即使年假只能排10天,也是可以去當一星期的偽留學生。

雲飛的學生大多都是社會人士,七成以上出自單純的興趣來學西語,對於這種微遊學的行程非常有興趣,昨天有三十多位學生參加,自己用西語跟西班牙語言學校的代表詢問課程、當地生活、住宿等問題,我看得非常熱血,很開心學生們學了西語真的就用在真實的情境裡,為自己詢問想要的遊學資訊,甚至還懂得跟對方爭取雲飛學生獨有的折扣XD。

想起我十八年前去遊學,只能在網路上一間一間學校的網頁一直翻,辛苦地做功課、比較,當時網路資訊非常少,到西班牙讀書的台灣人更少,幾乎就是看看哪間學校的網頁資訊完整,就只能賭下去,現在網路的方便性,真的讓遊學變得非常簡單。

我自己是期許接下來每年都可以去西語系國家進修一兩週,維持對西語的敏感度,也充電更新教學靈感。大家覺得這種「微遊學」的概念怎麼樣?有機會給自己安排的話,會需要什麼資訊?會想去哪裡呢?

如果你不是雲飛學生,但未來有興趣參加這樣的線上遊學展,也歡迎留言告訴我們喔!









2022年7月21日 星期四

謙虛久了,你遲早會相信自己不夠好


華人總說「謙虛是美德」,但可怕的是,「過度謙虛」久了,你遲早會相信自己不夠好。


在雲飛常可以聽到這樣的師生家長對話:

老師:「小朋友今天表現得不錯,我們做了很長一段對話喔!」
家長:「真的嗎!?老師他單字都沒在背,我是不是要讓他多背一點什麼?」

老師:「XX最近狀況蠻好的,功課都做得很完整,而且正確率很高喔!」
家長:「他在家都太輕鬆,功課弄完就不練習其他的!」

成人班有時候也有類似的情況:

老師:「最近進步很多喔!念課文變流利了!」
學生:「有嗎?我覺得我發音還是很不行~」

老師:「你們現在動詞反應變快了耶~之前都要一直查,現在都不太需要了!」
學生:「動詞根本都背不起來,我都亂講~」

奇怪,好好接受老師的讚美,難道是會被收比較多學費嗎?

我知道很多人一定會留言說:「因為台灣人被教育要謙虛啊!謙虛是美德!」

語言是很有力量的,當你經過一百次「被讚美」,然後直覺反應地「否定對方的讚美」,你就是在說服你的大腦相信「我真的沒有對方說得那麼優秀。」

久了之後,「冒牌者症候群」上身,一點也不意外。

家長代替小孩否定別人的讚美,更是要不得,小孩不一定會把「謙虛」和「爸媽認為自己沒那麼好」分得那麼清楚,小孩一般就是理解爸媽「字面上的意思」: 爸媽總是覺得我不夠好,別人說我好,那都是假的!

幾年前,我去參加了一位心理諮商師周志建老師的療癒工作坊,分享了一段幾年來我如何努力在學業、工作上打拚、接下來還想努力些什麼…的想法,周老師聽完,問了我一句:「你這麼努力,到底是在努力給誰看?」

那一刻,我空白了,努力給誰看?我哪有要努力給誰看?我努力是為了自己能有更好的生活啊!是為了自己不是為了別人啊!為什麼老師預設我是要努力給別人看的?

但很奇怪地,我突然整個背脊涼涼的,腦中好像有出現家中長輩的畫面。「我該不會是潛意識一直想向家中長輩證明些什麼吧?」

或許我自己理性上覺得是為自己努力,潛意識卻是對「從小少有被讚美」這件事情心有不甘;也有可能,我100%都是為了自己的未來在打拚。深層原因大概要找諮商師深談才能挖掘出來了。

如果是真正在乎的事情,我是那種激不得、別人說我不行我就硬要衝給你看的個性,這個趨向年紀越大越明顯,我會覺得「你算哪根蔥,憑什麼說我辦不到?」帶著這樣腎上腺素爆發的狀態去衝,就算是為了裝謙虛而被人看扁,對現在的我來說也可能是種助力。

但那是因為我現在四十多歲了,心理素質養強大了一些,能夠把別人的評價當玩笑話來看了。十幾二十歲時候,搞不清楚自己是誰,別人說我怎麼樣,我也是都會當真、困擾自己很久的。

聽久了別人如何評價自己,自然也會用類似的模式評價自己,高中那段時間我就自信心極度低落,反正也分不清自己是在假謙虛還是真的爛了,連續三年成績都是全校墊底。後來待過很多補教機構,我也很常介意同事、學生家長怎麼看我,老是擔心自己這裡不夠好、那裡做得不夠完整。

自我否定久了,是會成習慣的,一百個人稱讚你,也會抵不過一個人否定你,你想要這樣嗎?你想要你的孩子長大後變這樣嗎?

別人肯定你,請大方收下,說個「真的嗎?謝謝!」別人肯定你的孩子,也請大方收下,說個「謝謝你的肯定,他在家真的蠻努力的!」孩子聽了會很開心努力有被看見,而且這一點都不會讓人覺得你驕傲。

相反地,認同對方的讚美,是表示他的觀察正確,肯定對方的識別能力,這樣的對話,不就會讓兩邊都很舒服嗎?

2022年7月20日 星期三

學語言不只是語言 而是從中打造一個全新的你

你以為你只是學一個語言,其實如果你找對地方和方法,你會成為一個新的你。

對雲飛來說,讓學生學會西語,是基本;讓學生因為西語而在生活上、自我成長上、思維上有些改變,是我們的驚喜,也是繼續前進的動力。

一位大學英語教授,從她大學時期就想學西語,在二三十年後的現在,透過我們的線上課程,完成了當時的目標清單。

             



一位華語老師,一邊學西語,一邊感受她的學生在她的課堂上的感受,透過自己當學生,讓自己成為一個更成熟的語言老師。




一位高中理科老師,因為看到Fernando老師天天寫中文日記,也開始日更西語日記,其實她本來就有不時在寫西語文章了,不過被Fernando老師激勵,她也卯起來「日更」了20天,讓全班都相當佩服。

             



一位國際業務主管,從零開始上了一個月之後,覺得體驗到了以前學外語從來沒有過的成就感,發現自己其實是有能力在短時間之內,把語言能力累積到一個程度的,還可以帶著兒子一起體驗,甚至未來複製到第四外語學習上。




一位國際業務主管,一開始是因為想要「能向拉丁美洲客戶介紹公司的產品」來學西語,全職工作+經常出差+兩個孩子的爸+一大堆的進修課程,他即使不得已常常缺課,也一直把專注力放在「自己多上一堂課,就比前一堂課更多會一些西語」上面,堅持到現在半年,程度差距跟同學比起來其實也還好。

他完美詮釋「只要堅持,就有累積」這句話。不需要浪費能量在「批判自己不夠努力」,只要做到能力範圍能做到的,跟過去的自己比就好。


   




學一個新的語言,你不只是會學到語言本身,你會有新的想法、思維、建立新的生活習慣、看世界有新的觀點、對人生態度有新的體悟。


歡迎你到雲飛來找一個新的自己,以下是近期招生中的零基礎新班(2022/7/20更新):


1. 每週一次的實體課:週四18:45-20:15,目前進行到第五週,歡迎學過一點點的同學插班。

2. 每週一次的線上課:週四18:45-20:15,8/4開班,歡迎零基礎的同學加入。


一週一次的課程,適合平日生活較忙、一週只能空出一天給語言學習,並且不急著學到一個程度出國、工作使用,慢慢學也可以的學習者。對這樣的課程有興趣,請點這裡預約我們兩週一次的免費線上說明會

3. 每週三次的線上密集課:每週二、三18:45-20:15、週五18:15-20:15,9月初開課,歡迎想要密集學習,一年後就擁有B1(大四西語系學生口語程度)的同學來挑戰。對這樣的課程有興趣,請點這裡預約我們的密集課免費課前諮詢


2022年7月15日 星期五

你手上的課已經多到教不完,接下來怎麼做?


你手上的課已經多到教不完的時候,接下來可以怎麼做?


1. 有空時段就塞爆自己,備課的時間嗎?就拿犧牲睡眠來換吧!

初次嚐到這種時段被塞爆的滋味時,一般會很high,什麼都捨不得放掉,一週教30-40小時,硬撐好像也還可以,收入明顯多起來,拿到薪水隔月又更有動力繼續拚。

我的經驗是這樣拚了三年,真的可以忙到沒空花錢(累積一整年後去歐洲旅行一次花光XD)。

賣肝的日子三年應該差不多了,之後就是急速進入教學倦怠,那個情況一定會逼自己做出改變,避免淪為教學機器。


2. 請後來的學生排隊,等你有時段空出來,會通知他們,但他們不一定會等

對自己的品牌和能力比較有信心的老師,就可以這麼做,你的客戶會慢慢習慣/接受,你的課不是隨時要上就上得到的,有時候就是會需要等一下。

當然,你要承受「不是每個人都會等你」的風險,他們如果走掉,你要平靜看待。


3. 找其他老師合作,成立小團隊,一起接課,逐漸公司化。

這個選項當中又有很多做法: a. 你pass學生給其他老師,你從中抽成賺取介紹費、管理費 b. 你們共同管理所有的收入,每個月扣掉必要成本後,大家平分掉 c. 你們建立一個共同的教學系統,你當老闆,向學生收費,再發鐘點費給其他老師

上面每一個選項,你只要選下去開始做,接下來就有一連串的「人事」問題要處理,你的工作就再也不只是一個單純的「教學者」。

你們要怎麼分潤/抽成?怎麼建立一致的教學系統,讓客戶看得懂?甚至如果之後這個合作要結束掉,要怎麼一起結束?都要先討論清楚,並且白紙黑字寫下。


ˋ4. 把小班制的人數擴張,例如原本一班收5人,就提高到10人

直接的效益就是你每個班級的收入會增加,但要考慮班級人數增加,你的教學方法是否還hold得住?學生學習體驗的滿意度會不會下降?如果是實體課,你的場地能容納這樣的人數嗎?或者要換場地?


5. 錄製線上課程,用影片取代自己,只留下必須要現場互動的課。

知識性的內容,重複講真的是挺累的,錄成影片是一個好方法,只不過我的經驗是,一堆影片丟給學生,大部分的人還是都不太看,比較想要現場互動(至少以語言課來說)。

所以並不是影片錄完就好了,整個課程都還要重新規劃,看完影片要有什麼任務?或是學完什麼之後看什麼影片,都要經過設計。

這個工程會累一陣子,之後應該是會越來越輕鬆。


6. 提高收費,以價制量


對自己夠有自信的話,半年~一年公布一次更新版本的費率,逐漸提高,絕對會有客戶抱怨的聲音,不太可能你一直變貴客戶還一直說你好棒棒,你必須與那些抱怨共存。 

一段時間感受到學生變少,會有點慌,不過關鍵真的還是在你的實力,是不是值得你開的價,時間和市場,都會直接地告訴你。如果你值得,過了一段過渡期,學生數量還是會回穩的。


7. 直接回絕那些排不進來的學生,請他們另找學習資源


你沒有想要做任何改變,你不想成立團隊、不想錄影片、不想改變班級人數、也不想爆肝接更多課,直接回絕掉那些進不來的學生,也沒有什麼不好。

當然,你每天的行動都跟過去一樣,你的收入或狀態應該也就會很配合地「都跟以前一樣」。如果這就是你要的,那也沒什麼不好。

如果你目前的想法,是比較接近上面的選項3、4,那麼我在雲飛的一場實體講座「開補習班前一定要知道的事」應該能夠幫助你。

本講座每年開三梯,歡迎點這裡處的連結了解詳情,報名本講座的都是未來補教夜的各科創業家們,邀請你一起來交流,為未來的事業做個深入的方向規劃。



2022年7月8日 星期五

年紀大了還學的會外語嗎?讓我的兩位72歲的學生告訴你



如果你心裡曾經有過「啊~我這把年紀了,再想學新的語言也記不住那麼多字了啦!」這類的念頭,請你一定要看完這篇文章。

我教過最高齡的學生,是72歲,一位是多年前在救國團教西語,教到的一個台灣爺爺;另一位是更多年前在多明尼加教華語時,教到的一個多明尼加奶奶。

他們都是我一輩子難忘、也是生活態度令我敬佩的學生。


想再去西班牙一次   自己點咖啡的台灣爺爺  


那位台灣爺爺,我還記得,在我第一天走進救國團教室的時候,其他早到的同學,都圍著他聽他講話,我還想說我是不是走錯教室,那位爺爺應該是教什麼其他科目的老師吧!

他聲音非常宏亮地說著,幾年前跟兒女一起跟團到西班牙玩,很喜歡那個國家,但是當時什麼都要請導遊幫忙溝通,他就想說自己來學一點,下次再有機會去,他要自己買咖啡、點餐。

年輕同學們都看著他,發出一聲「哇~~~」的讚嘆。

他說話的氣場像是60多歲,不顯老,但身體移動的靈活度,就真的像是70多歲的長輩,稍微駝背,步行的樣貌也看得出,如果要長程旅行,長途步行,應該會挺吃力的。

我好奇地問:「伯伯,今天下大雨,你怎麼來教室的?住附近嗎? 他說:「我自己騎機車來啊!慢慢騎,可以啦!」「老師,你以前是在西班牙唸書的嗎?我年紀大,記憶沒有年輕人快,但我會認真學啦!」

說完,又贏得全班年輕同學的注目禮,這班在第一堂課都還沒開始之前,就跟這位爺爺上了很有價值的一堂人生經營課,如果這樣身體條件的長輩都對生命還這麼有熱情、仍願意向學習新事物挑戰,那麼,年輕人有什麼理由說自己學不會?」

救國團的西語班當時剛成立不久,這個班一兩期之後就因人數不足而解散了,不知道那位爺爺後來有沒有去西班牙,實踐他自己點咖啡的夢想。


寫中文就忘了全身病痛的多明尼加奶奶


另外一位長輩,是在多明尼加時教過的72歲奶奶(照片左2),因為她西語本名的發音,本文我就稱呼他為宮奶奶。印象中她是當時多明尼加文化局的高層長官,整頭銀白色的頭髮,又是多明尼加少數的白人,走進教室,很難不注意到她。

曾聽到同事提醒過我,要多注意這位學生,據說跟前面幾任老師有過一些比較強烈的對話,好像是對課程有比較多要求,還是說因為她官大年紀大,意見比較多之類的。

宮奶奶比前面那位台灣爺爺,看起來更像72歲的長者,總是由秘書攙扶著走進教室,坐下、起身,都有點辛苦。

她沒有傳說中的「難搞」,只是年紀因素讓她學習的反應真的趕不上年輕同學,會讓老師教學上有一點挑戰性。

因為班上同學都是外交部的同事,又都是她的後輩,基本上她想問問題、想講些長輩的道理什麼的,同學們都會讓她慢慢講,我在這個班級的經營上,磨練出很多「讓氣氛融洽、讓同學也喜歡跟長輩一起學習」的軟實力。

長輩很難不拖慢學習速度,但長輩會帶給同學更多老師給不了的學習體驗,他們用所學的外語分享人生智慧、職場經驗、甚至給予年輕同學建議,都是金錢買不到的寶藏。

隨著相處時間越來越長,年輕同學幾乎都會被長輩同學的學習精神打動,你看著70多歲的奶奶,筆拿久了手可能都會抖,也願意一個漢字一個漢字跟著描、跟著寫,相較自己還能輕鬆活動的身體,就會覺得我們的學習根本一點都不辛苦。

宮奶奶從來沒有因為自己的年紀、官位,而在課堂上要求過特權,她每一份作業都照教,每一次小考都照考,漢字都照寫,她說:「Yolanda老師你知道嗎?我全身都是病痛,每天要吞一堆藥,只有在寫中文字的時候,我可以暫時完全忘記病痛的存在,寫漢字對我來說非常療癒。」

寫中文字對很多西方人來說,像是外星球奇異行為一樣的存在,一些沒有上這門中文課的同事,偶爾路過,看到宮奶奶寫的中文功課,總是讚嘆:「您也太厲害了,真的會寫啊!到底怎麼辦到的?」

宮奶奶很客氣,常把功勞推給老師:「Pues no sé, pregúntale a Yolanda, ella lo hizo posible.」 (我也不知道,問Yolanda吧!是她讓這一切成為可能的!)

遇到瓶頸?再撐一下!


我自己最近學日文覺得有點瓶頸,卡在一個地方沒什麼進步,也暫時沒什麼動力,兩三個星期沒有每天聽音檔了,只剩下每天錄一個30秒影片的習慣,因為已經兩百多天了,實在不想中斷,仍然吃力地持續著。

今天打開電腦要寫稿時,心裡冒出來的聲音就是要寫這一篇,寫完之後,似乎也給我自己打了氣。

語言這種東西,學習量可以減少、但最忌中斷,自我安慰的「休息兩星期」通常都是不知不覺變成兩個月、兩年,過去的努力就莫名歸零。

我的日文重新來過很多次,這次是第一次一直堅持超過一年,終於來到有一點點對話能力的樣子,相信這個小低潮跨過去,又是另一番光景。

希望這篇文章,也可以鼓勵到想要開始學習新的語言、技能但仍躊躇不前,或是跟我一樣面對學習小低潮的你。


如果想學習更多方面的語言教學概念&方法&實際案例操作示範,我有已經預錄好的五門針對「語言老師」的教學技巧課程,包括生字、文法、課文、活動、零起點程度要怎麼教,歡迎點這邊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