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18年8月18日 星期六

有技巧的毛遂自薦 自己的工作自己創造


雲飛目前的老師,應徵的過程都很符合我的行事風格:不走一般規矩。也是說大部分都不是因為我們在網路上po徵才廣告,寄履歷按照一般流程應徵進來的。 

他們有一個共通點,都很勇於主動毛遂自薦,替自己創造工作機會。

然而並不是所有毛遂自薦都會成功的,到底怎麼推薦自己,才會給未來雇主留下正面的印象,真正幫自己爭取到機會?而又有哪些地雷誤區,是年輕求職者很容易忽略的呢?以下來與各位分享雲飛遇到的四個真實案例。


Photo by rawpixel on Unsplash

路邊出奇搭訕   教學也有實力的A老師


大部分人在路上被搭訕,不是被有好感的異性要電話(這種事已經不會發生在我這種大嬸等級的身上),就是被強迫推銷做問卷。但我這次,是被搭訕詢問有沒有工作機會。

那天我去參加一場華語教學研討會,走出會場要牽機車離開時,面前突然出現一個人:「老師,請問你是游皓雲老師嗎?」把正在專心搬機車的我嚇了一跳,因為帶著安全帽還被詢問有沒有工作機會的機率實在微乎其微,所以這位Y老師留給我太深刻的印象了。

他後來爭取到正式的面試機會,也順利應徵成功,是因為: 

1.從對話當中,我知道他已經追蹤了一陣子我的部落格,對雲飛的背景有初步了解,讓我感受得到他的用心和誠意。 

2.他並不是只要看到有教學機會就亂衝,是真的有在選擇自己想要的環境。 

3.曾經是老師,離開教職到其他領域,發現自己還是愛教書,決定再轉回教職,很清楚自己
在做什麼。

4.出奇招搭訕爭取到面試機會,試教表現也還不錯,態度能力都具備了,當然就順利錄取。


超出業主期待   履歷中有驚喜的B老師


B老師是在我們沒放徵人廣告的情形下,主動來信應徵的,第一封信就附上了: 
1.履歷
2.教案
3.自己對雲飛所做的SWOT分析

Z老師其實還是在學學生而已,他所做的SWOT分析,看得出來他是稍微研究過雲飛的現況才做出來的。這份分析到底能不能用,並不是那麼重要,我欣賞的是他主動在履歷後面附上SWOT這個策略,這起碼能讓業主知道,這位會是一個能夠主動思考的員工。

其實雲飛的信箱中,常有人來信只是詢問:「請問貴中心現在有沒有缺老師?」「請問我沒經驗可以應徵嗎?」可能等著我們回信表示「有缺你快來」、「沒經驗我們可培訓喔歡迎你」,才會寄履歷來。

這樣的乖乖牌應徵者,一秒鐘就會被淹沒在履歷海中,請想想為什麼公司每天負責收幾十幾百封信的職員,要花三十秒鐘回信告訴你:「現在有缺,歡迎應徵」?

建議大家可以學習B老師,除了大家都有的履歷表,你還能帶給公司什麼?這種「幫業主多想好幾步」的作法,很容易就能讓對方留下印象,至少請你過來談談,是會有機會的。


直接登門拜訪   誠懇態度取勝的C老師


C老師是在完全沒有預先知會的情況下,自己帶著履歷就來直衝雲飛教室了,我本來還以為他是要來問課程的,後來才發現他是想找工作。

他很幸運的是,來的時候剛好我在,而且還很剛好地不太忙,所以情況允許我跟他聊一下,再決定是否請他來試教。

他的突然出現,一開始是讓我有點反應不過來的,當時我雖然沒有急著要教課,但手上也是有事情在做的,突然被打斷地、被半強迫地一定要接待這個人,感覺並不會好到哪裡去,這是想要採取積極主動攻勢的求職者必須要冒的風險,你很難掌握這位未來雇主對你的突然到訪,會有什麼觀感。

他後來爭取到正式的面試機會,也錄取了,是因為:
1.手上帶著履歷紙本,讓我至少能看著履歷快速問他一些關鍵問題。
2.履歷上的工作經歷還不錯。
3.態度非常謙虛誠懇。 
4.時機選得好,當時雲飛的確缺老師。
5.配合度高,一次又一次地來受訓、觀課、試教,全都配合,完全沒有怨言。


直接登門拜訪   見面一次就被除名的D老師


D老師則是另一位完全沒有告知的情況下,在非營業時間,突然出現在雲飛門口的求職者,剛好我們在雲飛備課,補習班門開著,於是他就自己走進來了。

不同於C老師的是,他兩手空空啥都沒帶,而且,也不會有再來第二次的機會了。

他一進來先表示,自己剛搬到新竹,經過朋友介紹得知雲飛這個機構,表明自己能教三種語言,且教學經驗豐富。

不過從談話過程中,我發現了他明明有朋友介紹,卻什麼功課也沒做,不知道我們沒教英文、不知道我們倆夫妻的背景、不知道我們的營業時間,聊到這邊我已經對這個人不太有興趣了,內心想著我還有一堆待辦事項,為什麼要把時間放在他身上。

我請他回去準備履歷和15分鐘的試教,我們再約時間,對話結束前,他提出了一個關鍵問題:「你們鐘點費大概多少?」

因為並不清楚他的教學實力,我先告訴他無經驗者的起薪,有經驗者須看試教&面試狀況決定,他直接表明太少,他已經教了十年的書,外師的行情價應該是如何如何。

我告訴他:「我已經教了十八年,你在想什麼我都知道,我已經說了,這是無經驗者的起薪,教學經驗豐富的老師,我們會看試教情況再判斷。 」

其實他如果先在試教過程中讓我驚艷,覺得不用他絕對是個大損失的話,他要的鐘點費就會很好談了,但是當天我們談到薪水之前,我對他的認知就是: 

1.沒預約就出現,而且還是非營業時間,以為對方隨時有空可談話。 

2.沒先做任何功課,網路上資料這麼好找,看到我跟我先生可以認不出來,還問我們會不會講西文,明顯是亂槍打鳥。 

3.真正有實力的話,還不如現場做個試教,什麼也不必吹噓。 

4.什麼也沒準備,卻直接嫌鐘點費低,自我感覺超級良好,那就慢走不送。

有可能他是個很會教的老師,後來履歷寄來了,工作經驗的確豐富,只是第一次接觸太失敗,我就解讀為我們沒有緣分吧!


成功毛遂自薦的四要素:誠懇謙虛、有備而來、給對方驚喜、平時培養實力


整理以上四小段故事,如果您也想毛遂自薦,為自己創造工作機會,以下四個要素應該能幫助您:

1.誠懇謙虛:越強的人,越懂得謙虛的重要。再說,如果真的夠強,應該是好工作會去找您,而不是您在主動求職了,所以,即使自認為經驗豐富、有談判籌碼,第一次接觸的誠懇和謙虛仍然重要。

2.有備而來:想要主動登門拜訪,有些主管或許會欣賞,我在臉書上貼過相關po文後,就有朋友表示這在有些國家是很平常的。但我想尊重對方的時間是絕對重要的,至少也要把能令人印象深刻的履歷、作品隨身攜帶,如果對方願意在這麼臨時的狀況抽出一小段時間跟您談,也才有個依據可談。

3.給對方驚喜:一般般的履歷是一定會石沈大海的,還不錯的履歷可能也只是一片優秀履歷海當中的其中一份而已,除了大家都有的履歷,您還能給公司什麼?運用創意,在第一次接觸就製造個驚喜給對方,說不定就會被看見了。

4.平時培養實力:有敢衝的勇氣很重要,有紮實的工作實力更重要,如果只敢衝卻能力不足,就算幸運應徵上了也是無法長久存活的。平時不斷自我進修、刻意練習職場技能,是一輩子都不會吃虧的投資,也是毛遂自薦成功的基本要素。







2018年8月13日 星期一

外語課堂中用學生母語輔助 到底適不適合?


到底外語課堂的教學,應該如何拿捏翻譯教學法(即說外語和說學生母語的比例),一直是語言教師圈每隔一陣子就會討論的熱門話題。

我自己這幾年來,都是假設自己當時是學外語的學生,會希望老師怎麼教,我就盡量那樣教。


你學外語時   希望老師怎麼做?


邀請大家先站在學生的角度思考一下,上外語課時,你期待哪種教學方式呢? 

1.不管懂不懂,希望老師用全外語上課,製造全外語環境,反正聽久了總會懂。
2.老師用一點點中文或是你原本就熟悉的語言來輔助說明。
3.主要用中文或一點點你熟悉的語言來說明,說外語的比例大概一半就好。

我自己以前是2,最近這幾年趨向於1。


從依賴學生母語到全外語教學的歷程


所以,我的外語教學,就因著個人想法改變和經驗的成長,經歷過以下版本:
(因教過英中西三種外語,為方便閱讀,下以「外語」統稱「我在教的語言」)

1.98%說外語:教兒美的時候,學校規定全英語教學,如果真的沒辦法需要在教室裡面說中文,大家都得先問:「May I speak Chinese?」,包括老師在內。 (那2%就是那幾個少數沒辦法的狀況。)

2.60%說外語:去多明尼加教華語的時候,因華語教學經驗為零,當地學生又完全沒有中文環境,我非常依賴西班牙語,教室內中文跟西語的比例約是6比4。 

3.70%說外語:回台灣教華語的時候,剛開始面對聯合國的班級,還在摸索如何有效率地溝通,不過有一點點經驗了,教室內中文跟英語的比例約是7比3。 

4.98%說外語:到最近幾年華語教學經驗逐漸成熟,且學生住在台灣有豐富的中文環境,零起點的班級也能全中文教學。 (那2%就是那幾個少數沒辦法的狀況。)

5.80%說外語:教西班牙文約4年,因為學生住在台灣毫無西語環境,且多為工作壓力大的上班族,避免造成無謂心理壓力,教室內西語跟中文的比例約是8比2。


全外語教學的好處



我個人是蠻贊成「全外語(目的語)教學」的,也就是說學英文就100%英文授課,學西班牙文就100%西文授課,如果沒辦法100%,至少也是大部分時間都盡量用該外語溝通,翻譯教學法,是到真的沒辦法或一定有必要的時候,才會拿出來的急救箱。

要做到全外語(目的語)教學,需要刻意練習,也需要老師的刻意堅持,畢竟在課堂上,當老師堅持使用目的語,學生一臉霧煞煞的時候,老師很自然地會想:「那就說一下學生的母語,不就馬上解決了嗎?」

那這麼做到底有什麼好處呢?從我教學上的觀察,有以下幾點:

1.提早習慣用外語來思考:

早早擺脫什麼都要翻譯,減少「可是中文就不是這種邏輯呀!」的糾結時間。

2.提早習慣用外語來溝通:

學習外語初期,跟母語者溝通一定都是雞同鴨講,溝通出現障礙時,如何繼續用自己有限的外語來解決,而不是一個字聽不懂就馬上拿手機出來google翻譯,也是需要刻意練習的。上課不練這個能力,我很難相信學生出了教室會自己練。

3.輕鬆維持課堂秩序:

課堂內禁止使用學生母語的話,兒童課學生想搗蛋就比較困難,成人班則可以避免一不小心話題岔開就流於閒聊,就算變成閒聊,也還是用外語來閒聊。

4.讓初學者有成就感:

如果學生發現他們從第一天上課,就可以2小時都不講母語也可以通,絕對會有種驚喜的成就感。

5.對各國學生都公平:

假設在華語課堂中,班上同學母語都不同時,老師什麼都用英文解釋,英文母語同學一聽就懂,非英文母語同學,得用原本就不熟悉的英文來理解中文,長期累積下來,對英文能力不強的學生來說,是相當不公平的。反正全班的中文程度是差不多的,不如一視同仁全部用中文。


2015年交大密集班學生,國籍包括:日、韓、蒙古、荷蘭、土耳其、法國、貝里斯、巴拿馬、宏都拉斯
七種不同母語,沒有人的母語是英文。

從依賴學生母語到全中文教學   摸索了3-4年


在多明尼加教華語時,因為教學經驗不足,我又通西班牙文,所以上課時只要一有需要,我就用西班牙文來解決一切,講解文法、帶領活動,講西文一下就好了,多麼輕鬆愜意。

回到台灣這招就行不通了,我的第一班是越南班,學生英文都不太行,我又不會越南文,心想慘了,這要怎麼溝通,還好那班不是零起點,基礎中文溝通還行。

後來就一直都教全班都是不同國籍的班級,班上總有英文不太好的學生,一開始我因為不知道怎麼處理,只要遇到溝通不良的狀況,我偶爾還是會硬講英文。但我知道這不是辦法,不僅對非英文母語的學生不公平,依賴英文的同時,我也剝奪了學生原本可以挑戰用中文跟我溝通的機會。

於是我一邊教、一邊到處參加工作坊、觀察別人教學、回想以前教兒美時如何全美語教學、再一邊修正。

我漸漸發現,要減少依賴英文的比例,就是要多以示範舉例代替無謂解釋,我在每天的教學中密集練習,遇到溝通不良的時候,先忍住不講英文,硬撐一下,想辦法換句話說、長話短說、用圖片、影片輔助,少解釋、多設計清楚秒懂的例子,大約花了3-4年的時間,才能夠做到全中文教零起點的班。

我沒有認真比較過全目的語教學和雙語教學的效果,會想要這樣堅持,背後的根本原因,是十幾年前在西班牙讀書時發生的一個小插曲。


老師一句:「你不會講英文嗎?」備受歧視


在西班牙學西文時,我短暫待過一個班級,班上80%以上都是英文母語的交換學生,每天到了中間下課時間,教室就瞬間從西班牙變成英語系國家,整個空間都是英文的聲音,連走進廁所別人不小心撞到我,都是跟我說excuse me。

為什麼這些人在語言學校連excuse me也不用西班牙文說?又憑什麼覺得我這個東方臉孔的人應該要聽懂英文?23歲的我,當時就很情緒性地覺得,英文母語學生霸道地破壞了我好不容易才取得的西語環境,很怒。

現在回想起來,真的是年輕氣盛啊!一心只想著把西文練好,也沒考慮他們那麼多英文母語者聚在一起當然是講英文。

某一天,因為有一段課程內容比較複雜,授課老師用了一點英文來輔助,只見全班英文母語同學秒懂,而我則是瞬間腦袋空掉,沒吸收進去。

我用西班牙文跟老師說:「你可以再用西班牙文講一次嗎?」

老師當下的反應竟然是:「咦!?你不會講英文嗎?」

我覺得莫名其妙,用西語回答:「我是台灣來的,母語是中文,我應該會講英文嗎?」


當過兒美老師的我   竟也因此排斥英文


我已經忘了老師有沒有再用西文講一次,總之經過這個小插曲,在接下來的遊學生活,我有了以下的變化:

1.刻意遠離英文母語同學:

覺得他們勢力龐大、先入為主地認為全世界都該配合他們講英文,憑什麼。

2.質疑該老師的授課內容:

老師那個當下沒有把我的反應當一回事,而是用另一個問題來質疑我不會講英文,我對他已經失去認同感,這位老師的課,對我來說效果自然大打折扣。

3.意氣用事故意排斥英文:

我開始排斥跟英文有關的一切,離開語言學校去旅行時,我甚至裝作自己完全不懂英文,就是不想跟這個強勢語言沾上邊。


無法預測可能造成的副作用


回想起來是還蠻幼稚的,其實就是一件小事而已,我把英文這扇窗關了,對我也沒什麼好處。

好吧,或許擺脫英文真的能幫助我把西文練好,又或許我不要想那麼多的話,在遊學的那年我可以把西文英文都練好。

總之當時才23歲的我,是沒有那種成熟度可以思考這些的,我純粹就是覺得那堂課我沒聽懂那小段英文被歧視,意氣用事地想要證明自己的人生不需要英文。

身為語言老師的我們,並不能預測,會不會有天也遇到哪位學生,跟多年前那個年輕不懂事的我一樣,因為老師的一個無心行為,而排斥某件事。

所以到現在,每次我上課遇到解釋不過去的狀況,學生開始用英文問我問題,並且期待著我用英文跟他們解釋的時候,我內心就很衝突。

如果全班都是英文母語者或是英文都超級流利,我不反對使用一點英文,很快地把關鍵詞解釋一下,的確可以增加教學效率。

但如果有人是英文母語者有人不是,我就會刻意避免使用英文,我允許學生用英文問我問題,但我大多用中文回答。


因為我真的不希望任何一個被我教過的學生,感受到我當年在西班牙的那種不舒服,甚至開始排斥英文,或排斥我,就像我當年排斥那位老師一樣。 


我建議的「課堂使用學生母語」拿捏方向


說了這麼多,到底在外語課堂中,老師該怎麼分配使用學生母語的比例呢?以下是我目前的具體思考方向,提供給老師們參考:

1. 依照學生母語組成來判斷:

學生全為同一母語的話(例如全班都是泰國人,一起在台灣學華語),而老師剛好會講一點泰文,在關鍵時刻使用泰文可以加速學習理解,又沒有公平性的問題,就可以在適當時機使用。建議老師還是要控制使用比例,個人認為30%的時間使用學生母語,已經是非常多的了。

如果全班同學母語不同(例如台灣各大語言中心大部分的華語課,一個班就會有七八個國籍的學生),那麼我會盡量要求自己99%使用中文,讓學生的學習權利不因原本的英文程度而受影響。

2. 依照學生個性來判斷:

老師們應該都遇過那種「什麼字都非得翻譯才開心」的學生吧?這種學習習慣想必不是一日成型的,改變習慣也需要時間,老師需要不斷給學生洗腦「直接用外語思考」的好處,然後花時間陪著他們把習慣調整過來。

也有的學生本來就很能接受挑戰,或者已經學過好幾個外語,完全了解雞同鴨講是怎麼樣的過程,那老師就不要多慮,直接就全外語上課吧!


3. 依照學生學習目的來判斷:

如果學生只是下班後學個興趣,順便認識一點異國文化,那麼就不用太堅持全外語,反而造成不必要的心理壓力。像來雲飛學西語的學生大部分都是學興趣的,偶爾用中文講點五四三,其實是重要的調劑,我大部分還是把中文比例壓在30%以下,以維持西語練習的品質。

反之,如果學生是為了通過檢定考試來上課的,像西語檢定是聽說讀寫都要通過才會有證書,那就得認真要求全西語進行了。


4. 依照所在國家來判斷:

如果學生目前就住在目的語環境(例如外國人來台灣學中文,住在台灣生活環境也是中文),那麼為了讓學生盡快融入當地生活,我也會盡量全目的語上課。而且他們走出教室也是全中文環境,要習慣全中文課程,是可以很快做到的。

反之,像是在台灣學西班牙文的台灣人,他們走出教室完全沒有西語環境,上課全西語,需要多一點時間才能習慣,初期就可以搭配30%以內的中文,來幫助理解。



附註:以上的建議僅來自我十幾年教學經驗的累積與觀察,教學成效或學習效果有太多影響的因素,學生母語使用比例也只是眾多因素當中的一項,我提供的作法並非標準答案,老師們請按照自己課堂的情況來調整。




2018年8月3日 星期五

征服西語虛擬式(二):祝福別人

在前一篇「征服西語虛擬式(一):表達對別人的期望」文章當中,我們已經介紹了,el presente de subjuntivo最常用的就是以下四種情況而已:

1.表達對別人的期望。
2.祝福別人。
3.講不確定的未來。
4.表達一種價值觀。

這一篇我們來談第二種情況:祝福別人。

祝福別人的句子,只要用”Que”來開頭,再加上一個presente de subjuntivo就可以了。注意這邊是沒有重音符號的”Que”。(有重音符號的是「什麼」的意思,用在問句裡面。)

以下提供一些情境來說明。

1. 晚上和朋友道別


你晚上去朋友家吃飯,結束要回家的時候可能已經晚上十一點了,就可以說: 

(1) ¡Que duermas bien!好好睡一覺吧!(duermas的原型是dormir)
(2) ¡Que descanses!你好好休息!(descanses的原型是descansar)
(3) ¡Que pases feliz noche!祝你度過愉快的夜晚!(pases的原型是pasar)

如果是在中文對話中同樣的情形,要從朋友家離開了,我們在中文會說什麼嗎?頂多就是「那晚安囉!」「那你早點休息!」大概不會說「祝你有個愉快的夜晚吧」吧!?一開始要說出口會覺得挺肉麻的,需要多練習來習慣一下。


2. 祝福朋友的工作表現


朋友說:「我明天有個重要的簡報要發表,很緊張。」你可能就會問問簡報主題是什麼,準備得如何之類的,最後就可以來個祝福: 

(1)¡Que todo te salga bien! 祝你一切順利!(salga的原型是salir)
(2)¡Que te vaya bien! 祝你一切順利!(vaya的原型是ir)
(3)¡Que tengas éxitos! 祝你成功!(tengas的原型是tener)

這時候講得出這一句話還蠻重要的,會讓對方得到認可、被重視的感覺。

很多學生會問,不是在祝福「對方」嗎?為什麼是用salga而不是salgas?為什麼是用vaya而不是vayas? 

這是因為(1)(2)兩句的主詞都是「你在祝福的那件事」,在我們設定的情境當中,就是指「明天的簡報」,所以才會有個”te”放在前面當受詞,邏輯是「希望簡報讓你一切順利」。

至於(3)的¡Que tengas éxitos!主詞是「你」,所以是用tengas,而不是tenga。

3. 祝福要結婚的朋友


有朋友在臉書上貼出要結婚的消息,你可以怎麼留言給他/她呢? 

(1)¡Que seáis muy felices! 祝你們幸福快樂!
  (seáis的原型是ser,中文用法中這句不會出現「是」,無法直翻。)
(2)¡Que disfrutéis la vida de casados! 希望你們好好享受婚姻生活!
  (disfrutéis的原型是disfrutar)
(3)¡Que tu mujer te trate bien! 希望你老婆會好好對待你!
  (trate的原型是tratar,這句是兄弟之間的挖苦玩笑話)
(4)¡Que te lleves bien con tu suegra! 希望你跟你婆婆會相處得很好!
  (te lleves的原型是llevarse,這句是熟朋友之間互酸的玩笑話)



難點在克服說話習慣


「祝福」情境的subjuntivo用法的概念是相對簡單的,從教學經驗中我觀察到,學生大多能很快理解這些句子,難點在於中文的說話習慣很不相同。

華人比較少隨時把祝福掛在嘴邊,晚上睡前道別我們大概就是說個晚安,朋友聊到明天有重要的簡報大概就是說個加油,可是在西語裡面相同情況不會只說個ánimo(加油),還會加上一兩句祝福的話。

「祝福」的subjuntivo,建議大家練習時可以自己設定一個情境,練習在每個情境之下說出3~5句不同的祝福,這樣去習慣「自然給對方祝福」的說話方式。

以下就來提供三個練習情境:
1.朋友要換工作了,你會給他什麼祝福?
2.同事辭職準備出國念研究所了,你會給他什麼祝福?
3.朋友的孩子快出生了,你會給她什麼祝福?

歡迎大家將自己的答案寫在留言區,越多人留言,我們越有機會互相學習喔!


延伸閱讀



征服西語虛擬式(一):表達對別人的期望

兩小時學好四種時態虛擬式:用生活經驗秒懂虛擬式 線上課程傳送門

在新竹學西班牙文:歡迎參觀雲飛語言文化中心

2018年8月1日 星期三

征服西語虛擬式(一):表達對別人的期望

100個學西班牙文的學生,有99個聽到subjuntivo(虛擬式)時,第一個反應都是「這是什麼鬼!」「看起來就好難!」

「虛擬式」這個讓人感到很虛幻的翻譯,困住很多學生,其實真的多慮了。


學subjuntivo之前的洗腦


它真的就是名字唬人而已,我建議各位,要克服虛擬式,請先告訴自己三件事:

1.「虛擬式」只是一個名字,「虛擬」這兩個字沒有任何意義。 

2.請把「虛擬式」這三個字隱形,你只是要學一個新的時態而已,西班牙文十幾種時態,你會學到虛擬式,應該至少也已經克服五六種了吧?

3.如果「虛擬式」這三個字還是很困擾你,那就用西文名字“subjuntivo“,或是直接給它一個新代號,比如說用「期望式」、「祝福式、「自由式」、「狗爬式」什麼的來稱呼它都可以,這樣比較不會被中文字面翻譯影響!


什麼時候需要用el presente de subjuntivo?


這篇文章接下來,我們就用西文名字“subjuntivo“來稱呼。

“subjuntivo“又分為四個時態,這一篇先討論現在式(el presente de subjuntivo)就好。

基本上el presente de subjuntivo最常用的就是以下四種情況而已:
1.表達對別人的期望。
2.祝福別人。
3.講不確定的未來。
4.表達一種價值觀。

本篇我們先來談第一種情況:期待別人做某件事。


el presente de subjuntivo情境舉例&規律


先給一些例子來看看(紅色粗體的字是subjuntivo動詞): 
1.(Yo) espero que (tú) me compres un coche. 我希望你車給我
(比如夫妻之間的對話)
2.(Mi novio) quiere que (yo) le  un masaje todos los días.
  我男朋友要我每天他按摩(比如姊妹淘之間討論自己的男友)
3.(Nosotros)  solamente deseamos que (nuestro hijo) sea feliz.
   我們只希望我們的兒子快樂的(一群家長之間的對話)
4.(Nuestros amigos) necesitan que (nosotros) llevemos bebidas.
   我們的朋友們需要我們飲料過去(朋友之間的對話)

*括弧裡面的主詞,如果前後文或說話情境已經看得出來是誰,就可省略不說。

這樣的句子有一些規律:
1.通常句子中會出現的第一個動詞是querer(想要)、esperar(希望)、desear(想要、希望)、necesitar(需要)這四個表達意願的動詞。
2.第一個動詞用現在式,因為是我現在希望你...、我男朋友現在要我...。
3.第二個動詞才用虛擬式(句子當中紅色粗體的部分)。
4.句子當中一定有兩個主角(主詞),比如上面的第一句有「我」跟「你」,第四句有「我們的朋友」跟「我們」。

變成問句也是一樣的概念,以下舉例(紅色粗體的字是subjuntivo動詞),全都符合以上四個規律: 
1.¿Qué (tú) quieres que (yo) haga?
  你要我什麼/你要我怎樣?(比如兩個人在吵架)
2.¿A dónde (tú) quieres que (nosotros) vayamos?
  你要我們哪裡?(比如朋友之間在打電話約地點見面)
3.¿En qué (tú) necesitas que (yo) te ayude?
  你希望我你什麼?(比如同事之間協調工作)
4.¿A qué hora (ellos) quieren que (nosotros) lleguemos?
  他們要我們幾點?(比如一群人要約出去見面) 


哪種情形一定不用講subjuntivo?


那麼一般學生學到這邊,常會有的問題,就是:
如果只是要講「我希望自己怎樣怎樣」「我們需要自己怎樣怎樣」的話呢?

答案很簡單:
因為「我」跟「自己」是同一個人,這就不符合第四點條件「句子當中一定有兩個主角(主詞)」,這只要用現在式+原型動詞就可以了。

以下對比舉例:
1.(Yo) espero ganar cinco millones este año. 我希望(自己)今年賺五百萬。(從頭到尾只有一個主詞「我」,用現在式espero+原型動詞ganar) 

(Yo) espero que ¨mi empresa¨ gane cinco millones este año. 我希望「我的公司」今年五百萬。(第一個主詞是「我」,第二個主詞是「我的公司」,第二個動詞要用subjuntivo: gane。 

2.(Yo) quiero viajar en Argentina un día. 我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去阿根廷旅行。從頭到尾只有一個主詞「我」,用現在式quiero+原型動詞viajar
 
(Yo) quiero que mi esposo y yo viajemos a Argentina juntos un día. 我希望「我跟我先生」有一天可以一起去阿根廷旅行。(第一個主詞是「我」,第二個主詞是「我跟我先生」,第二個動詞要用subjuntivo: viajemos


不用再想了 這個概念是中英文都沒有的


大家應該也看出來了,subjuntivo是一個中、英文都找不到對應語句的表達概念。

中文:
「我希望你『買』車給我」。
「我希望我自己可以『買』車」。
以上兩句的動詞,都是一樣的『買』。

西文:
「我希望你『』車給我」的『』是compres(subjuntivo)。
「我希望我自己可以『』車」的『』是comprar(原型動詞)。
句子當中是一個主詞或兩個主詞,就會用不同的動詞來講。


建議的練習方式


所以呢,要把這樣的句子講順,一直單背動詞是沒什麼效果的,比如拿著動詞變化表一直念yo compre, tú compres, ella compre, nosotros compremos, vosotros compréis, ellas compren,就算這樣機械化地念一百個動詞,當有人問你¨¿Qué quieres que te compre?”(你要我買什麼給你)的時候,你還是很難馬上反應這個是要回答subjuntivo。

我會建議以下的練習方式:
1. 機械式的動詞變化練個3-5個,知道字尾是怎麼變的就好了。
2. 要常練習整個句子一直反覆,次數夠多後,在對話之中才會變成自然反應。 
3. 聽歌、看影集、跟朋友講話等等,都要很有意識地去聽,文本裡面有沒有出現subjuntivo,如果發現了,只要在心中默默告訴自己「哇!我剛剛聽出來了耶!」這樣就好。


學完就練效果最好


這邊就來三題給大家練習完成句子,大家可以在這篇po文下方留言回答,如果有答案不確定的也可以留言提問。越多人回答,大家可以看到的句子就越多樣,學習越有效果喔!

1.Quiero que sepas que _________________. 我要你知_____。
2.Espero que mi _______ pueda _________. 我希望我的___可以___。
3.¿Qué necesitas que te ________________? 你需要____ __你什麼?


最後送上el presente de subjuntivo的規則動詞變化表給各位,下一篇我們再介紹el presente de subjuntivo的第二種用法:祝福別人。

el presente de subjuntivo 現在虛擬式規則動詞變化表


延伸閱讀

兩小時學好四種時態虛擬式:用生活經驗秒懂虛擬式   線上課程傳送門


在新竹學西班牙文:歡迎參觀雲飛語言文化中心


2018年7月26日 星期四

【班級經營】學生不願意發言或參與課程 怎麼辦?


每次在師訓示範分組討論、遊戲競賽教學時,總有老師會問:「有學生不願意主動發言或參與,怎麼辦?」 





看起來這是很多老師心中的困擾,所以我花了一段時間自我觀察,自己遇到學生不發言時,第一反應都是怎麼做的。

要解決這個怎麼辦,我們得先了解一下學生不願意「主動」發言或參與的「原因」。

就我自己十幾年的教學觀察,不願意發言的原因不外乎就是以下幾種:
1.跟老師同學不熟
2.對課程主題沒感覺
3.老師提的問題很難答
4.怕講錯會丟臉
5.發言了也沒什麼好處
6.學生本身個性害羞
7.班上有股大家都故意跟老師唱反調的詭異氣氛 
8.心情不好、下班太累、心裡有事

了解原因之後,老師的角色,就是要避免以上情況在課堂上發生,當這些障礙都排除了,學生發言的機率就高了。

以下來分享我自己遇到這八個狀況的時候,通常是怎麼處理。


跟老師同學不熟


第一堂課不熟是正常的,尤其那種全班都來自不同國家的班,他們對台灣陌生、對語言陌生、對同學老師都陌生,除非是出國生活過很多次的同學,要不然都是緊張得要死,所以破冰很重要,通常我會先帶一個一句話的帶動唱,讓全班跟著重複做幾次,放鬆全身肌肉,這個過程大約2-3分鐘。

然後我會玩個3分鐘以內的小遊戲來破冰(團體班),最簡單的就是找名牌主人的遊戲(破冰活動往後另外寫文討論) 。

通常玩到這邊氣氛就已經打開了,因為全班是同時進行的,講對講錯都沒人會被注意到,老師這時候就要在整間教室內移動,看看大家是否都在進行這個任務,適時幫助落單的同學就好。


對課程主題沒感覺


通常這種情況有兩種可能: 

1.學生是被逼來上課的

這比較棘手,被逼來心情一定不好,成人的話,只要老師拿出料,並且在課堂開始就讓學生知道,這堂課一定會有超值學習又不會無聊,相信是可以解決,所需時間就看學生當時狀況以及老師的功力了(另外再寫文章討論)。

2.主題真的不是他的興趣:
 
團體班很難避免這樣的情況,總不可能每個人都會喜歡每個主題,比如說我自己不管上什麼語言課,只要討論到政治或科幻這一類的主題,我通常都是閉嘴。老師必須將這樣的狀況視為理所當然,尊重學生的興趣,當天不參與不代表以後不會參與,也不代表當天就學不到東西。

老師可以從中穿插一些主題性沒那麼強的任務(類似認字、操練語法),或是盡量將該主題與學生的生活連結(像是討論政治學生沒興趣,還是可以引導一下「政治和生活其實息息相關喔!比如說孩子的教育制度改變是不是也有政治因素呢?」)


老師提的問題很難回答


所謂的難回答有三種:
 
1.難度太高,超過學生的能力

當老師發現有這種狀況的時候,不要硬逼學生回答,而是馬上就要換句話說降低難度,學生會了以後再慢慢加難度。提問的目的是讓學生答得出來,而不是考倒學生(關於提問的層次也以後再另寫文章討論)。

2.回答起來很難堪

比如說「你交過幾個女朋友?(涉及隱私)」「你都穿名牌衣服,看起來你家很有錢喔!(這是羨慕還是嫉妒?)」「你們國家的人是不是都怎樣怎樣?(亂用刻板印象扣帽子)」,這樣學生不回答也是剛好而已吧? 

上面這些問題,如果是跟學生很熟很熟,老師有把握學生絕對不會不舒服,可以看情況來聊,如果有一丁點不確定,拜託請一定要小心。

3.問題太不著邊際

學生一下子不知道從何答起,比如說「你覺得台灣的交通怎麼樣?」這個範圍就太大了,學生要從交通規則講起嗎?還是大眾交通工具?還是交通事故發生率?學生心中想法太多,說的又不是母語,有的人覺得很麻煩就乾脆不說了。

老師具體一點可以問:「你去過很多歐洲的城市都有捷運吧?請你比較一下歐洲的捷運和台北的捷運,有什麼不一樣?」如果學生仍然答不出來,老師還可以繼續縮小範圍:「比如說台北捷運是不可以吃東西的,其他你去過的國家呢?」


怕講錯會丟臉


這要分兩個部分來討論:

1.製造一個安全的發言氣氛

老師可以自我觀察一下,通常學生發言之後,自己的第一個反應會是什麼呢?是給個正面回饋說:「很好!」還是馬上抓學生的語法發音錯誤?

當然,不能學生亂答老師也硬說很好,不過我相信不管學生答什麼,裡面一定都有可取之處。

老師辛苦的地方就是一定要從裡面找出可以誇獎的部份,比如:「你剛剛某個字發音很標準!」「這個我沒想過,你怎麼會想到?」等等。

讓學生知道,不管他講什麼,都絕對不會被罵、被笑、被批評,就算講出一個天馬行空的答案,老師也會說他有創意,久而久之,同學們就也能以相同正面的態度去回應每一次的公開發言,這樣勇於發表的氛圍,就會慢慢建立起來了。


2.讓他沒機會講錯

曾經帶過一個大家都說好內向怎麼辦的日本班,明明是中文系念到二年級,我問:「你叫什麼名字?」全班都傻笑給我看,搞了快一小時,就是不開口。 

我們度過了好幾天都只是讓學生看著漢字朗讀、或是跟著我反覆的練習,因為日本人看漢字相對簡單,比較不會錯,跟著我反覆念,從短短的詞開始,我說:「跳舞」,學生跟著複誦「跳舞」,他真的沒什麼機會講錯。 

這個等待學生把心打開的過程,可長可短,我這一班日本班只來台灣遊學三個星期,到第二星期才慢慢開始跟我進行問答,期末成果發表,也還是可以上台講一段中文,老師請有耐心地慢慢陪學生走這一段。


發言了也沒什麼好處



這種情況來自於他們本身學習動機不強,對於學到什麼並不是很在意,或是根本也搞不清楚這堂課到底會學到什麼(比如說很多青少年遊學團的學生)。

針對這樣的情形,我通常會看情況去選擇以下行動:

1.給予分組計分獎勵,發言後馬上加分,分數可以記在白板上、海報紙上、當下立刻發教具(假鈔、點數、撲克牌等等),總之就是讓學生知道,他的回答是有立即回饋的。這計分機制不一定每堂課都要用,畢竟久了學生也會疲乏,只不過在學生毫無學習動機時,這是一個比較能快速見效的方法。

2.讓學生知道這堂課為什麼對他們重要,可以透過一段影片、一個故事、一個遊戲的體驗,讓他們了解重要性,就是不要講道理,特別是高中以下的孩子,講道理只是讓他們越走越遠而已。

3.先讓學生在小組裡面聊聊就好,不一定非得要公開再發表一次不可,課程當中再做些活動、講述等等,去慢慢改變氣氛,就很像正在冷戰的夫妻,你硬是逼他當下要講,他越是唱反調,乾脆先放著不管,做其他的事情去模糊發言這件事,再等待適合時機出現。


學生本身個性害羞


有時候就是剛好碰到整班都是文靜內向的學生,於是要花比平常多好幾倍的力氣來熱場子。老師首先要接受這樣的狀況,千萬不要說:「哇你們班怎麼這麼安靜!」這種話,我小時候也常聽老師講這樣的話,內心只是覺得「對啊我們就是內向怎麼樣,難道錯了嗎?」

如果我已經觀察到這班學生偏害羞居多,我會稍微收斂一點平常的氣勢,因為非常內向的人跟一個太過外放的人講話,可能只是壓力更大而已。

然後我會先做一些靜態模式的發言,比如學生其實都知道答案只是不想講,那可以用寫的來表達,或是用畫的,不想分組在組內分享,那就自己寫自己畫,老師一樣能了解學生想表達的,透過一次一次的靜態互動,慢慢打開學生心房。 


班上有股大家都故意跟老師唱反調的詭異氣氛


這種應該不是突然發生的情況,通常是課程已經進行一陣子,學生發現老師很不對盤,因此開始聯合唱反調。

因為背後可能有太多因素的累積,這邊無法一一說明,整體來說老師如果發現了這種情況,就要先了解原因,是老師哪句話/哪個行為激怒了某人嗎?還是出現了什麼誤會?

在還搞不清楚來龍去脈之前,千萬不要仗著老師的威嚴去跟學生硬碰硬拉扯,那只是表示老師的修煉跟學生同等級而已。

建議老師先跳出來,冷靜思考一下,那個當下要怎麼去了解背後的根本原因比較好,然後再慢慢解決。



心情不好、下班太累、心裡有事


有時候就真的是學生來上課前剛跟男女朋友吵架、剛罵完小孩、當天上班很多鳥事一肚子火,情緒還沒過去,然後上課時被問到的第一個問題又答不出來,對學生來說,只能說Today is not his/her day。

很多年輕老師誤會以為自已教得不夠有趣,內心一堆小劇場,猜來猜去,結果把學生搞得更有壓力。

每個人每天都有不同的生活,成人班學生尤其多,我們真的無法想像這些學生來上課之前在經歷著怎麼樣的人生。

老師自己可能也是剛跟家裡兩個小孩子大戰完,衝出門去教課,只是老師是來工作的,為了展現專業,我們已經很習慣不將私人情緒帶進課堂。

而學生不一定要當一個「專業」學生,很多成人學生去學東西,就是為了放空、為了那兩個小時可以暫時退去專業角色。相信他們這樣反常不想講話的狀況也是偶一為之,並不會常常如此。

我的做法是直接問他們:「那這樣的話,你今天要參與討論嗎?還是我單元部分的問題就先不問你?你準備好了再告訴我好嗎?」

至於要公開問還是私下問,老師請自行依照您班上的氣氛、以及您跟學生的熟悉程度來決定。


PS:幾年前剛開始做師訓時,每次被問到「學生不發言怎麼辦」這個問題,我其實都不太會回答,因為把自己做得很習慣的事情,再用簡單條理的方式表達出來,蠻難的。

感謝憲福講私塾福哥和憲哥的訓練、蔣葳老師多場工作坊的啟發、每一場師訓課程學員給我的回饋和刺激,讓我慢慢自我觀察,把這些平常教學上的習慣整理出來。


2018年7月22日 星期日

父母老師做了這些 讓我一輩子喜歡學外語

身為語言老師,我們常常需要想辦法「提升學生的學習動機」,於是我就一直在想,我從小到大對外語的濃厚動機到底是怎麼來的?

老師要思考的,是如何將自身的經驗轉化為課堂上的行動,來讓學生維持在高動機狀態?家長要思考的,是如何成為孩子學習動機不斷的助力。



歡樂的學習環境


我說的這個環境,重點就是「啟蒙老師」!

回顧起學英文的歷程,我發現幫孩子選個會讓他愛上英文的老師或環境,真的比考幾分、背幾個單字重要太多太多太多了! 

英文補習班的課有中師也有外師,依稀還記得我人生的第一位中師叫Debby,老師很年輕,捲捲的長髮,很開朗上課很好笑,跟學校一板一眼的教學完全不同。

她上課會帶很多遊戲,單字有遊戲、文法也有遊戲,為了隔一堂課的遊戲可以幫我的小組取勝,我每天上完課都瘋狂地背單字、複習,完全不用大人盯。 

一起搭配的外師好像是英國人,可以跟那些長得完全不一樣的人溝通,很有成就感,而且他也很會帶遊戲,還會教唱歌,所以學英文學得非常開心,是那種一堂課都捨不得缺席的喜愛。  

印象中他們不太罵學生,反正想到去上英文課,就是學一點東西、玩遊戲、比賽、唱歌,到了上課時間,我腦子裡面不覺得自己是要去補習的,而是去玩的,只是玩的過程當中都是講英文。


搭配演出的家長


英文補習班還是有考試的,不過我父母從來不太在乎我考試分數,反正聯絡簿拿出來他們就簽一簽,如果我要講上課發生的事情他們就聽,其他很少過問。

他們不會沒事叫我去背單字、多讀英文書,以我小時候機車的個性,他們越叫我做的事情我通常偏不做,(咦~到現在好像也是這個德性),就因為他們都沒給任何壓力,我才會一路一直開心補習補到國中。

家長態度健康,孩子學習就會快樂,孩子想到去補習,腦子裡連結的是去玩,說英文只是順便,那麼家長就要配合同步調,別打壞了孩子對英文課的美好認知。而且以這樣的態度去跟老師互動,相信我,老師也會特別喜歡教您的孩子。


讓孩子從一開始就喜歡英文的四個關鍵


對當時才七八歲的我來說,可能搞不懂學英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那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我愛上英文的?

1. 會帶遊戲的老師:孩子不見得會期待上課,但一定會期待玩遊戲,希望自己在遊戲裡面有好的表現可以幫助隊友,那就是自然發生的學習的動機。

2. 開朗愛笑的老師:有開心的老師才有開心的學生,老師自己樂在工作,學生才有可能樂在學習。(所以選補習班千萬別只比價錢教材,稍微觀察一下在裡面工作的老師臉上的表情,也很重要喔!)

3. 跟外國人溝通的成就感:說真的我遇過的老師當中,教學技巧厲害的是中師居多,但學英文就是為了跟外國人溝通,所以最理想的就是中外師聯合教學的課程。

4. 高度正面配合的家長:把送孩子去補英文當作送孩子去玩,不要有刻意的期待,孩子是去玩的,說英文只是順便,時間久了,英文自然會累積。

在那樣歡樂無壓力的學習過程中,我的英文成績雖然沒有一直維持在前幾名,我得到的是一輩子和英文和諧共處的關係。

像到了國高中,英文成為很多同學的罩門,而我因為兒童時代美好的學習經驗,從小到大對英文從來沒產生過「怕」的感覺,隨時需要,我隨時都敢用,看到外國人,就是會敢衝第一個。

而這樣的正面觀感是會延續到第二、第三外語學習的,我認知當中學語言就是一個有趣好玩的活動,而且最後結果都會還不錯,所以後來把西班牙文學到精通,法文也學到可以溝通。

我現在教的學生大多是成人,很多人學得辛苦,都不是因為能力,而是因為從小學英文的挫折經驗,讓「學外語」這件事在他們心中累積太多陰影。

因此,真的很希望現在正在陪孩子學外語的家長們,能稍微調整對孩子的學習期待,讓他們用自己的方式和步調慢慢學、快樂學,現在的耐心等待,會換來的是他們成長後一輩子對外語的喜愛。


2018年7月19日 星期四

成功球員的強大心理素質與智慧 — 陳金鋒成大醫院演講    

20180719   陳金鋒在台南成大醫院講座:相信的力量

就算在台南,就算只有一小時,也值得從新竹衝下去,因為講者是陳金鋒,而且,誰知道下次何時才有機會聽陳金鋒講那麼多話呢!

是的,就是台灣永遠的第四棒「陳金鋒」的講座,一場從講者進場就掌聲不斷,笑聲也此起彼落的演講。

以下分享鋒哥的講座精華。


自律與堅持 一輩子的功課


像鈴木一朗那樣自律的意志力,一樣的內容每天練,一直練,練到成為身體的一部分的堅持,最令人佩服。

成功人士之所以會成功,關鍵就在長時間持續的自我要求,說來如此簡單,卻又如此難以達成的境界。



教練凶嗎?網友更兇!


棒球隊教練有時兇孩子,要把他當成是未來抗壓性的先修訓練,教練可能很兇,但等到打出名了,要面對的是更毒舌的網友,如果承受不了外界的聲音,怎麼專心打球?

套用在我們一般人的職場環境,就是要把主管的要求當作成長的修煉;把閒雜人等的質疑當空氣,專心做自己。

其實類似的道理我們或多或少都聽人講過,但聽鋒哥講就是特別有power。


基本功是一切根本


國高中球員,沒什麼好多想的,專心練基本功就對了,就連很多剛進職棒的球員,第一二年也是要再從基本功練起。

「如果為了練習什麼技巧,去學一些有的沒的多餘的技能,反而更有反效果。」

這段話讓我想到做講師訓練常常面對的課題:新進老師急於學習教學花招,適得其反,反而模糊了教學的本質。

語言學習上也是如此:現在處處都是學習資源,單字有單字的app,練聽力有練聽力的軟體,那麼多花俏工具,到底把語言學好的人有因此變多嗎?

回歸基本功,專注於本質,最重要。


學會暫時放下 讓時間解開盲點


球場上難免遇到撞牆期、生活上難免遇到障礙,當人陷在問題裡面糾結時,當下是看不清楚的,這時候最好的就是暫時放下,專心做完當天該做的任務,好好睡一覺,時機到了,大腦自然會看清楚問題核心。

這點提醒對常常熬夜處理雲飛鳥事、弄得七葷八素的我,實在很重要。


找到讓自己平衡管道


在美國時,語言不通,漸漸造就了在人群中安靜少言的性格。於是回家後只好跟牆壁講話,再讓牆壁把聲音傳回自己身上。

回到台灣後,溝通沒問題了,但在美國省話習慣已養成,加上球場上隨時高度動態的節奏,讓他下了球場反而更需要靜態活動來平衡,「釣魚」於是成了他的主要休閒。

「跟魚相處很開心啊!因為他們比我還安靜。」

跟牆壁講話也好、釣魚也好,都是很棒的情緒出口。找到適合自己抒發情緒的方式,才能平穩安定地面對每一天。

很難得看到鋒哥拿著麥克風,一連講了一個小時的話,很多話鋒哥講起來雲淡風輕,背後其實都是長期身經百戰歷練之後,累積而成的智慧。會成功的球員,除了會打球,一定還有強大的心理素質,清楚冷靜的頭腦,以及讓自己長期情緒平穩安定的修煉。

這一趟衝台南聽鋒哥演講,非常值得。


PS:

1.謝謝 Albert Yang醫師分享講座資訊,讓我這個院外人士有機會報名。
2. 骨科魂和 Ken 哥都有精彩的提問,堪稱問出影響力第一把交椅。
3. 謝謝Ken哥介紹外地人好吃的台南小店,心靈和肚子都豐富,滿足回新竹工作。

2018年7月12日 星期四

四堂阿根廷探戈課 讓我發現舞蹈所帶來的改變

去阿根廷跳探戈,一直是我夢想清單中的一項,最近幸運發現一位阿根廷探戈舞者Leandro,短期來台旅居兼教學,上課地點竟然就在雲飛旁邊。這次不用飛幾十個小時去阿根廷,走路五分鐘就可以上到阿根廷老師的課,簡直太完美。

阿根廷的西班牙文口音音樂性特別強,每個字講起來都好像包含了四五個音符,聽著這位老師用100%阿根廷腔的西班牙文教探戈的時候,我彷彿覺得這輩子一定要去阿根廷跳探戈的心願,已經完成了一大半。

因為這幾堂太過美好的探戈課,我回想了自己是怎麼從小時候排斥跳舞,到長大後什麼舞都想學,發現跳舞這件事,的確某種程度上改變了我。





因不被鼓勵特立獨行  而害怕跳舞


小時候我很怕跳舞,是因為跳舞好像會讓自己顯得太不一樣。長大後才發現,跳舞是這麼美好的一件事。

從小的教育,我們都不被鼓勵在人前跳舞。就算有什麼難得的舞蹈機會,也都是團體表演,每個人的動作都是被安排好的,比如說必須整齊劃一的那種啦啦隊什麼的,自己設計動作、展現自我,是很少見的事。

出社會後陸續接觸了一點點踢踏舞、國標、以及阿根廷探戈、Salsa、中美洲的bachata和merengue,每次學習到一種新的舞科,都有種相見恨晚的惋惜。


學生時代   對跳舞又害怕又疑惑


高中的時候,印象中都是後段班、不唸書、會染髮穿耳洞挑戰規矩的那些同學,才會下課約去跳舞,當時的文化中,跳舞是一個帶有負面色彩的課後活動(是的,我在高中前都是老師說什麼就做什麼的超級乖乖牌)。

到了大學,開始有迎新舞會、畢業舞會,我疑惑了一陣子:「以前都被貼上負面標籤的活動,怎麼突然就變成是一種主流社交能力了?」

因為當時的我實在太羞於在公開場合跳舞了,我大學的畢業舞會算是刻意缺席,常在電影上看到國外那種高中舞會就可以玩得好瘋狂,總覺得不可思議。


連跟舞伴牽個手都是障礙


後來是因為長期講西班牙文,跟很多拉丁朋友混在一起,常聽到他們講salsa這個舞蹈,上網找影片,才發現這種一直繞來繞去的舞,跳起來怎麼那麼迷人,音樂又奔放歡樂,於是我又找了舞蹈教室去上課,這是人生中第一次接觸雙人舞。

跟一個陌生男同學面對面、距離不到二十公分、牽著手跳舞,還要很自在放鬆保持微笑,其實是需要練習的,我每個禮拜去上課都很緊繃(臉應該很臭吧!),所以我依稀記得下了課都沒人要找我練習,嚴重社交障礙無誤。


到了跳舞=基本社交能力的中美洲


接著我去多明尼加工作了兩年,在多明尼加,甚至是中美洲,Merengue、Bachata是幾乎人人都能來上一段的國民社交能力,也有少數人會跳Salsa。

所謂的國民社交能力,就有點類似在台灣朋友約出去常常是唱KTV,所以口袋裡面總要有拿得出檯面的幾首歌,要不然整場就會被忽略當分母。

在中美洲,朋友約出去大多是bar、或在朋友家吃飯喝酒,不管在哪裡一定有音樂,有音樂自然就是要跳舞,不會跳的話,一樣也是當分母,整晚被晾在一邊。

有一次在台灣參加拉丁美洲朋友的婚禮,是中式坐圓桌吃飯的那種婚禮,旁邊坐著幾個拉丁美洲朋友,吃到有點不耐煩了,竟然問我說:「怎麼還沒有要跳舞?」發現台灣婚禮只有吃沒有跳舞,他們失望到不行,可見跳舞在社交上的重要性。


不帶評價   純粹享受舞蹈的美好


Merengue、Bachata、Salsa都是雙人舞,所以他們從小就能自在地跟陌生異性牽手、近距離接觸。

在台灣第一次學跳舞時,我一牽舞伴的手就全身僵硬的症狀,在中美洲完全治好了。

克服恐懼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面對它。在多明尼加的那兩年,不管是去酒吧、參加朋友家的聚會,誰邀舞我都跳,反正跳完幾首歌就可以掰掰,大家只是有緣,一起享受那個當下的歡樂。

在頻繁沉浸於跳舞情境的生活中,我發現自己的緊張,其實來自於對方對自己的可能評價。我在台灣算體型寬大的女生(即使是十年前比現在少十公斤的自己),基本上男同學要找練習對象,就會先跳過我,先找體型纖細的女同學。當時對外型的低自信,連帶影響一連串行為的表現,自然也跳不好。

而在中美洲文化中,聽到音樂會扭動身體,就像看到喜歡的球隊得分一定會歡呼那樣自然,很少有人評價別人身材胖瘦、跳得好或不好、姿勢正不正確等等(就像我們不可能去評價別人歡呼加油的方式吧!?)。跳舞完全是為了快樂,既然是快樂,何須評價?

在中美洲,我也常看到在公園、海邊,一家人帶著孩子野餐,就會放著音樂,拉著兩三歲的孩子扭腰擺臀,全場歡呼。從小生活中就存在著這個習慣,跳舞根本無須刻意學習。回想自己到了大學都還不好意思參加畢業舞會,深深覺得升學主義下長大的台灣孩子,錯過了許多該有的美好。

在中美洲的兩年多,我學會了為了讓自己開心而跳舞,學會了不再過度在意旁人的眼光,高矮胖瘦的各種人,都應該有權利找到自己適合的舞伴、跳自己想跳的舞。我也學會了不再刻意觀察別人的身材與舞技,不再無謂比較,沒有人跳舞是為了被比下去或是自我貶低,「快樂」才是跳舞的核心。


讓跳舞成為成長的助力


一種舞蹈代表一種文化、也代表一種展現美感、表達感情的方式。尤其雙人舞,還能讓人在跳舞的過程中,體會互相領導以及被領導的藝術,是一種對身心成熟發展、健全社交都極有幫助的活動。

在台灣,我跟老公一起去學過一陣子國標,聽我的國標老師說,現在還有不少人,會阻止另一半去學跳舞,因為跳雙人舞免不了肢體接觸,他們認為「那種環境太複雜。」我可以理解,不同文化的生長背景,造就對跳舞這件事情不同的認知,只是這麼美好的一種社交活動,被這樣誤解實在可惜。如果從小就能讓孩子學舞,這種情形應該就會減少很多了。

藉由從小跳舞,習慣展現自己身體的美感,練習如何和異性以互相尊重的方式互動,是不是也能間接幫助孩子的成長、並且讓整個異性之間的互動模式更健康呢?

跳舞幫助了我自在地與異性互動、藉由雙人舞的搭配學習領導與被領導,不論年紀大小、單身已婚,我都覺得跳舞是認識自己、學習接觸異性、健康社交、建立自信的好方式。


謝謝Leandro老師和佑檀老師帶來的探戈與美好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