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20年9月20日 星期日

【外語學習】外國人老愛問「週末過得怎麼樣?」我都只有耍廢,到底要講什麼?



每個星期一、二的課,我大多都會問問學生「週末過得如何?」
每個星期四、五的課,我大多都會問問「週末有什麼計畫?」

最常得到的答案:

1.沒幹嘛
2.在家
3.沒有要做什麼特別的

如果你也有在上什麼語言課,我想你的老師也應該常常會問你類似的問題。 如果你有西方國家的朋友,應該也蠻常遇到這個話題的。

好,我知道你回答的可能是很真實的答案,你的週末就真的沒幹嘛,不過請你想一下,你真的以為你的老師很在乎你的週末嗎?老師更在乎的是,你能不能用這個語言說一段完整有內容的描述啦!

你不要覺得老師好假喔,明明不在乎你的週末,還要一直問,看起來一副很在乎的樣子。

老師們問的當下都是很真心的,我所謂的在不在乎,是指老師沒有一定要聽到什麼很了不起的答案,問這個問題的目的,是了解你的生活,從你的生活去找話題跟你對話,以及讓你練習表達你的生活。

你可能會想,難道不能換個話題嗎?週末就過得很無趣了,還一直問,是要講什麼?

那麼我來講一下為什麼這麼愛聊週末好了,因為這是許多西方國家的人,社交時的必聊開場白。

以前我在兒美補習班上班的時候,週五、週六上班,外師同事一定會問What´s your plan this weekend?週一上班,外師同事一定是見人就問How was your weekend?

在多明尼加上班的時候,一樣,週四就開始問¿Qué vas a hacer este fin de semana?週一上班會問¿Cómo te fue el fin de semana?

你以為他們很在乎你的週末有什麼規劃嗎?當然沒有,但是你會說他們這樣很假嗎?不會啊,因為這就是一個很單純的「社交話題」而已。

不然台灣人見面都愛問:「吃過了嗎?」是有很在乎對方肚子餓不餓嗎?一定沒有嘛!再說一次,這就是「單純的社交話題」而已。

人家想跟你社交,你每次都說「我週末沒幹嘛」,那不就是句點王嗎?這麼難聊,久了別人也懶得問你了,然後你說你學了外語但是外國人都不太跟你聊天,或是沒機會練習。搞不好是你這些無意識中的句點王式說話法,自斷了練習的後路呢!

所以語言課當中訓練學生聊這個基本話題的能力是一定必要的,明明知道學生會答什麼,許多老師還是硬問,它實在是一個學任何語言都必練的話題清單啊!

那麼你明明週末很無聊,到底要怎麼講到很有聊呢?以下提供三個方向:


1.從平凡中小題大作:


你可能整個週末都宅在家,但你總不會醒著的時間都在發呆吧?你總是要吃飯、買東西、打掃家裡吧?平凡的日常生活中,找一件小事來好好描述個三句話。吃飯是最好發揮的,你可以說你去超市買了什麼菜,做了一個什麼料理,跟老婆一起吃,一邊吃一邊追劇,很放鬆的一天,這樣就五句話了啊!

你講出一點東西,對方才有東西可以聊,他可以問你那個菜怎麼做,平常都是你做菜還是你老婆做菜,你們追的那個劇好不好看...,全部都可以發展話題,就不會變成句點王,以後才有更多社交練習外語的機會。

2.認真描述你的無聊:


有看到重點嗎?無聊也要「認真描述」。你只講一句「很無聊沒幹嘛」,對方就沒得接,這樣不行,你可不可以至少認真描述一下你的耍廢過程?

早上睡到11點才起床,在床上滑1小時的手機看廢文,刷牙洗臉,懶得做飯所以煮個泡麵隨便吃,然後再去睡回籠覺,下午四點打個電動,打到天黑,晚上覺得自己實在太廢了,所以出去散步30分鐘透透氣,雖然廢了一天不過心情愉快,因為好久沒有這樣單純耍廢了。

這樣不就把無聊的一天說得很有聊嗎?搞不好問你的那個人也差不多廢,你們接下來就很有話題了。


3.把問題丟回給對方:


自己不想講,起碼也要為整個對話稍微付出一點努力,你可以說:「我週末都沒幹嘛耶!上星期很忙,所以這個週末都在家休息,你呢?有做什麼好玩的事嗎?」說不定問你的那個人很想聊啊,就等你問他。

聽完對方講的之後,也可以練習再接續問幾個問題,比如:「你常常做XXX這樣的活動嗎?」「那個地方聽起來不錯,有沒有網站連結可以分享給我?」「下次我也想試試看,你什麼時候要再去?」等等。

談週末,只是社交話題的一個起頭,下次不管在課堂上、在真實世界的對話中,試著要求自己,至少說出三句話,讓對方有話可以接,這樣一來一往,你才有練習的機會,也或許因為這樣的小聊,就發現了什麼新的好玩的活動可以做,不是嗎?


2020年9月19日 星期六

驚喜找到22年前的西班牙語啟蒙老師

過了22年,我找到了我學西班牙語的起點:我的第一位西班牙語老師Francesca。

很開心在教師節前夕,有機會帶著我的兩本出版品,親自跟啟蒙老師道謝,感謝她的啟蒙,過了那麼多年,她的子弟兵也成為老師了。 



我的學生幫她的老師找到老師


感謝強大的網路力量+熱心的學生Piña(鳳梨)小姐,前陣在臉書子po了這篇文章,提到我第一個學西班牙語的地點是台北YMCA,我的學生Piña真的把它看進去了,那天她剛好人在那邊,就直接幫我跟YMCA尋人。

YMCA調出二十多年前的資料聯絡到我的老師(可見員工資料系統保留的重要性),個資法的關係不方便在未經同意的情況下直接給我老師的電話,因此只好把我的電話留給老師。

    

隔天,老師打給我,就這樣聯絡上了,沒想到一切如此順利。

「你是Yolanda嗎?¡Soy Francesca!」聽到熟悉的聲音,二十多年前的畫面都回來了。老師把我們那個班的同學全都點名了一遍,問我還有跟誰聯絡,老天,連我都不記得我同學的名字,老師那麼多班竟然記得一清二楚,記憶力驚人!


22年後才知道老師為什麼會成為老師


馬上跟老師約了隔週就去拜訪敘舊,老師住在小巷弄裡面,我這個路癡迷路了半天,老師乾脆下樓到巷口找我,一見到面沒有西班牙式的熱情打招呼,反而是訓了我兩句:「就跟你說不能走那條路,你們都不聽,還是走到那邊去...」。

畢竟骨子裡還是台灣長輩,習慣於用責備來表達關心,我爸爸也是這個調調,我懂,哈哈。

聊了兩個多小時,這一天,我才把老師怎麼樣開始接觸西班牙語的過程全部搞清楚。

老師原本是在銀行上班的,長期過著日復一日的上下班日子,可能還有生活上遇到一些事,感到很煩悶,於是決定要辭掉工作,到西班牙去跟在西班牙做生意的姊姊生活一陣子,換換空氣,給人生做個暫停。

結果一暫停就是三年,在西班牙一邊幫忙姊姊的生意,一邊念語言學校,三年在當地的磨練之後,回到台灣,從銀行業轉戰西語教學。

22年前,在台灣學西班牙語的人,當然比現在還要少很多很多,我好不容易在YMCA找到西語課,當時在台北好幾個YMCA會所的西班牙語課,都是Francesca老師跟師丈兩夫妻包下。某種程度上來說也算一個小創業,讓西班牙語這個項目在YMCA從無到有,從原本每週晚上一個班、到兩個班,不知不覺,每天晚上的班都滿了。

口碑做出來了,學生一直來,老師想說不然試試看週末班好了,那是YMCA第一次有週末西語班,就是我參加到的班。

每週六下午2點到5點,我都毫無懸念地從輔大騎車到台北車站去上課。年輕的我不懂什麼叫教學法,只知道西班牙語的資源非常難取得,當時沒有Youtube、沒有臉書社團、沒有google翻譯,上課是唯一的練習機會,每一分鐘的練習機會我都不想放過,下了課還常常黏著老師聊天,想要多練個幾句。 





老師對教學有沒有愛   學生都感覺得出來

Francesca老師非科班出身,不過老師跟師丈兩人都對西班牙非常有愛,上課除了教語言,也常常忍不住熱血地分享他們在西班牙生活的點點滴滴,搞得我們心癢癢,上不到一年的課,我就跟幾個大學同學衝到西班牙去自助旅行了。 

老師跟師丈很擔心我們幾個小女生的安全,一直叮嚀我們要把錢藏在暗袋裡面,不要背太好看的包包。

還有印象很深刻的,是有一次全班到老師家去做tortilla(西班牙蛋餅)跟paella(西班牙海鮮飯),其實我超討厭做飯的,但那個大家一起做飯的畫面就是可以停留地如此鮮明。(所以帶學生一起做些活動,真的是很值得的)

因為年紀、健康、YMCA經營策略的種種因素,老師跟師丈,沒有再繼續教西班牙語了,近期幾年去了西班牙進修、也短期待了巴拉圭,近幾年算是進入半退休狀態。

好多年沒有教學,談起西班牙文文法、教學方法、前去西班牙進修時遇到厲害的老師,很自然地越講越high,就跟我們上到好課也會忍不住到處分享一樣,只要是喜歡的東西,學到幾歲都會覺得過癮。

回想起來,20多年前那個沒有任何教學遊戲、PPT、教具、數位輔助,只有一本課本+一本動詞變化辭典,非常陽春地一連上3小時的課,我們到底為什麼會一直很滿足地學下去?

老師對教學這件事情有沒有愛,應該是很大的關鍵。

對教學有愛的老師,會在意學生的反應,會真心與學生互動交流,會自然關心學生的狀況,會想盡辦法讓學生懂,會讓學生有動力想要繼續學下去。

我現在的教學呈現這樣的版本、狀態,跟我過去在求學階段得到的輸入,或多或少也有著一些關聯。

從談話中隱隱感受到,老師仍然很想念教學的日子以及在西班牙的生活,現在因種種因素已經脫離了西班牙語教學圈,不知道何時還有機會踏上他們喜愛的西班牙土地,不時流露出一種時不我予的無奈。這個時代變得太快,不熟悉網路的長輩們要跟上的確會很吃力。

至少現在聯絡上了,或許之後雲飛有一些比較輕鬆的西語活動時,如果兩位老師的狀況允許,我會試著邀請兩位老師一起來參加,回味一下西班牙的味道。如果我的學生有機會跟我的老師來個對話,三代同堂的場景應該也會非常有趣。

很開心這個跨越22年的尋人心願,在教師節前夕這麼順利地就完成了,再次謝謝強大的網路和熱情的Piña鳳梨同學,讓我可以找到西班牙語在我生命中的起點,親口謝謝啟蒙老師。




2020年9月17日 星期四

【外語學習】先背字母再學單字、對話 看似合理,真的對嗎?




有沒有人認識可以讓我不用先背五十音、不談發音規則,並且3個月都不要求我閱讀,而直接訓練我無文字對話的日文老師?拜託介紹給我。 

我敢這麼要求,是因為我現在都是這樣教華語跟西班牙語的,效果很好。

上星期我在某平台,找不同的老師,各上了一堂一對一的線上日文課,兩堂都令人失望。

50分鐘的課,45分鐘都是老師在講中文,告訴我50音有什麼行(は行、な行?)、什麼發音類別(促音、濁音、XX音?)

我一度懷疑我是付錢聽一場用中文進行的「日本語語言學理論」演講,而不是學「日文」。

更令人不太舒服的是,老師完全沒有詢問我學日文的動機和目的,我主動表達我只需要對話沒興趣讀寫之後,似乎是踩到了老師的雷。

老師在整堂課當中有意無意地穿插提醒「你看這個發音規則你沒搞懂的話,你怎麼有辦法講話?」「最基本的50音沒背起來的話,是根本『沒有資格』」學對話的。

老師可以不同意我的學習方法,但是也不能只有那一套教法,然後說理念不同的學生都「沒資格」繼續學。

我必須不客氣地說:「這位老師沒搞清楚學生狀況就武斷地評斷學生,真的有資格當學生的啟蒙老師嗎?真的有搞懂從零開始學語言是怎麼一回事嗎?」 


為什麼一定要先背好50音(字母)才能對話?


我以前接受的語言教學訓練,都強調要讓學生多說、課堂大部分的時間盡量要用目標語(學生在學的那個語言)溝通。先不管這樣的理念是否是最好的教學方式,但是我必須說這樣的教學方法在理論上如此主流,然而市場上這樣的課,卻非常非常難找。

或許我這麼寫,會得罪許多日文老師,但身為一個上過N堂初級日文課、嘗試過至少7個老師的課,五十音始終過不去的學習者來說,我真的很想要討論一下,到底為什麼一定要先背好五十音那一百多個符號,才能學對話?

不要讓讀者認為我針對日文,其實我這幾年來也嘗試了俄文、阿拉伯文,大部分老師都很堅持從字母開始學,只因為「我們要打好『基礎』」。

學好字母真的等於打好基礎嗎?我打一個大問號。

我們如此習慣於過去的學習經驗,就覺得這件事情只能這麼做。Iphone12都快要出了,語言學習的方式還停留在I pod的時代。

為了讓所有讀者都看得懂,我用中文來打比方。中文看似沒有字母,不過外國人來學中文,也會經過學習注音符號或是漢語拼音的歷程。

非要背好五十音才能繼續學日文對話,就跟要求外國人硬要把37個注音符號全部背起來,才可以學怎麼說「你好」一樣荒謬。

同樣的道理,換到俄文、阿拉伯文,什麼文都通。要求學生一定要先背好字母再開始說話,完全違背人類學習的自然天性。


背字母再說話 其實並不符合語言本質


語言是用來溝通的,我先能夠用日文和日本人說一句「初次見面,我叫_____,請多多指教」,再回去學認字,我不是很快就能記住「はじ めまして」這6個符號的聲音了嗎?

用有意義、可直接拿來溝通的句子,反推回去記發音,這是從上而下的概念,先完整再細節,效率加倍。反之,現在大部分語言課程都是由下而上,硬生生地把好好的一個句子拆成最小單位,變成破碎的資訊,叫學生單個單個死記起來,再辛辛苦苦地把它們拼組回去。

我們老說學語言的四種能力是「聽說讀寫」,我一直覺得這樣的順序是非常有道理的,也就是先聽說,再讀寫。

特別是有些人天生就是聽覺型學習者,你硬要他不說話只先閱讀字母,根本就是要他自廢武功。


用聲音學聲音 比用文字學聲音簡單多了


有人會說「沒有字母要怎麼把單字句子記錄下來?」我會說他用母語、用羅馬拼音暫時記下來都沒差,這只是過程而已,他終究有一天會學會用正確的文字紀錄,但不需要從頭開始就聽說讀寫並行。

有人會說「沒有字母他要怎麼知道正確發音?」拜託!文字就是文字,文字並不會發出聲音,文字是人類發明出來的「符號」,去「代表」某種「聲音」罷了。

比如把「我愛你」這個句子的土耳其文錄音起來,傳給十個不同國家的朋友,他們一定可以靠著「模仿」,把這句話的聲音學起來,如果忘了,就再拿出來聽就好了,保證學得會,而且只要練習次數夠,發音都會蠻接近的。

這就是「用聲音學聲音」。

反之,我們如果把「我愛你」的土耳其文,用土耳其文原文文字,加上羅馬拼音寫在下面,傳給十個國家的朋友,我保證他們全部都會發出不同的音,搞不好天差地遠。

這就是「用文字學聲音」。

明明可以直接牽到喜歡的女生的手,為什麼硬要在兩手中間隔一層紗呢?

讀到這邊你可能想要問:「照你這麼說,是都不用學文字的意思嗎?」

我沒有說不用學文字,我是說不用「從零開始就學文字」,沒有人規定「聽說讀寫」一定要並進。

如果你是在學外語的人,我建議你試著偶爾丟掉文字,用聲音學聲音。如果你是在教外語的人,我更要鼓勵你,提醒自己跳出來想想,「十年以來都是先教字母再教說話,不代表這就是唯一真理。天底下一定還有更有效的教學方法,是還沒有被發現的」。

盡可能地去嘗試天馬行空的教學方法,讓學生覺得「wow,竟然還可以這樣學!」

不要再按部就班那一套了,現在學語言的app那麼多,我們當老師的還在使用一個APP就可以取代的方法(帶學生念字母)的話,那麼被AI取代也是遲早的事。

並不是每個人學語言都需要聽說讀寫,特別是當這個語言不是大部分人熟悉的abc字母系統的時候,要能閱讀是非常花時間的,如果他的目標就只是旅行的時候可以說說話,到底為什麼要逼每個學習者都花大把時間走一樣的路:背字母、拼單字、再組句子?


不先學字母   程度一樣可以很好


如果你仍然對於「不先學字母打好基礎」這個方法充滿疑慮的話,我來提供幾個例子:

1.台灣有許多外國人,這樣厲害的族群有許多是我們容易忽略的東南亞幫傭,口語超級流利,但你把他1分鐘前跟你講的話打成逐字稿的話,他會說他不承認那是他說過的話,因為他完全看不懂,也寫不出來。

2.我的法文目前大約是中級程度,我可以用法文面試員工、跟法國人全法文視訊1小時,但是我寫不出一個完整的手機簡訊,許多簡單的字我都不會拼,比如說「再見」的法文。法文字母我也背不出來,但是那對我一點都不重要。

我去法國玩的時候到哪裡都是用開口問來解決,看不懂菜單也直接開口請服務生推薦,反而得到許多和當地人聊天交流的機會。

3.沒有一個台灣小孩子是先學會37個注音符號、並且都把它認會、背熟,才開始叫爸爸媽媽、跟幼稚園老師說「我要去廁所」的,對吧?

4.人生當中到底什麼時候溝通會需要用到字母呢?想想還真的不多:別人問你你的名字、公司名字、地址怎麼拼的時候,而這些情況通常就寫一下文字訊息、或現場紙筆寫一下就解決了。

5.我自己經營的補習班:雲飛的西班牙語課,完全不教字母,第一堂課就85%以上的時間,用層層堆疊的系統化教學方式,讓學生第一天下課時帶著一段對話能力回家。一期6個月的課程結束之後,給學生看一下字母歌、字母教學的影片,不用刻意背,只要唱個幾次,80%就直接記起來了。如果晚點做就可以如此輕鬆,何不把力氣省下來先學說話呢?


字母不是不用學   而是可以放到後面一點再自然學會


我認為學語言的本質是溝通,完整的單字不需要經過被拆解成字母去分析、讓學生重組、再講出口的過程。

針對初學者,可以先練習聽跟說,建立一點基本的對話能力、聽得懂一點日劇、韓劇、紙房子西班牙劇,會唱幾首歌,再回過頭來學字母,可以事半功倍,而且又不會因為過程太無聊沒有成就感,造成在初期就受不了而放棄。

過去的學習方法只是經驗,並不是聖經,如果過去的方法都這麼棒,那麼現在台灣應該每個人的外語都會好棒棒才對。對現狀持續質疑,持續改變,才會進化。


延伸閱讀




2020年9月8日 星期二

離開台北 才發現台灣有多大

到現在我在新竹定居7年了,我沒有任何一秒鐘想過要回台北住。


上週于為暢「完全訂閱制」文章,談到為何「不一定要住台北」,我看得點頭如搗蒜,因此也來寫寫我離開台北到新竹來定居後7年的心境。 




天龍國長大   以為台北就是世界


我在台北東區,天龍國當中的天龍國長大。就讀的仁愛國小、仁愛國中算是當時的明星學區,從小覺得豐沛的學習資源理所當然,走幾分鐘就可以到各種補習班,要去國父紀念館看展、逛誠品金石堂、台北市立棒球場看棒球,一切都很近。高中又考上了靠近市政府那間松山高中,我的世界就是台北東區那麼一點大,出了東區,還真就有一種離開文明世界的錯覺。

ˋ大學時我家搬到新店,大概從小就有流浪魂,明明讀輔大新聞,就硬要去學校附近租房子,可以離開家有獨立的空間,覺得超爽。

滿18歲我馬上就去考汽機車駕照,每天沒事就騎摩托車在新莊、五股、三重、板橋那幾區亂晃,出了台北市我覺得原來新北市(當時的台北縣)那麼大,而且一點都像想像中的落後。

不過說到底我都還是在大台北生活圈,如果有些什麼活動是在台北以外的地方,因為心理上就覺得那些地方還要坐火車,都好遠,我通常就是默默放棄它,現在回想起來,狹隘的天龍國生活習慣,不知道失去了多少開拓視野的機會。

大學開始有機會認識到中南部的同學,台中彰化台南高雄這些地方的名字,漸漸出現在我的生活圈當中。班上難免都有自然形成的小圈圈,很巧的是,北部人就是比較容易熟起來,而中南部的同學也會自成一群。

有一次我混入南部同學小圈圈,趁暑假去高雄找另一個同學玩,再一起開車到台東玩,他們在城市間移動都一派自然,只有我顯得生澀、格格不入。我記得有駕照但不敢開車的,好像也是只有我這個台北人,於是被他們拱著硬開了台東一段沒車的大馬路,慢到大家都受不了。

大學畢業後我去西班牙念書、後來又去多明尼加工作,跑了許多國家,但說來慚愧,我對台灣的認識,仍然只有台北。外國人問我台灣的事,我講得出來的只有台北觀點和生活經驗。

走出台北   我認識了新的台灣


9年前認識了當時的男友、現在的老公,他讀交大GMBA,我讀台北師大,約會時有時會到新竹去找他,第一次搭客運到新竹我超新奇的,對比已經把台北轉運站的一切熟到不行的那個外國人,我覺得我這個台北人像極了鄉巴佬。

約會一年後,他交大畢業,在彰化找到台灣的第一份工作,於是我們變成台北彰化的遠距,約會時的地點加入了彰化這個選項。我發現出了台北之後,每個人都會騎車開車,餐廳位子都好大、要出去吃飯不用訂位、停車位好好找又便宜。

我開始有了「我到底為什麼要在台北住在如鴿籠般的小房間、忍受不合理的停車費、坐捷運永遠人擠人」的生活。 

又過了半年,我錄取了交通大學語言中心的華語老師,剛好當時碩班念到第三年,寫論文的生活鬱悶到極點,決定離開台北,搬到新竹去住。

因為我當時在新竹根本沒朋友,只認識當時男友的瓜地馬拉朋友們,找房子、搬家都是那幾個外國人在幫我。住在新竹新租的套房第一天晚上,我騎車在市區亂晃,觀察新竹的星期天晚上,發現晚上八九點後路上幾乎沒有攤販、人潮也很少,那是我第一次開始感受「非台北人」的台灣生活。

新竹彰化遠距快一年後,我們決定結婚,一起在新竹生活。月租20000,就可以在很好的地段租到三房兩廳的全新社區房子,還有中庭花園,騎車到工作的地方只要5分鐘。這樣的租金,如果在台北市,要租全新的房子,應該只能租到6-10坪套房?

到現在我在新竹定居7年了,我沒有任何一秒鐘想過要回台北住。如果有機會再換環境,我只想往更南邊搬去。


定居新竹   建立更接近理想的生活


我現在住的地方,我跟先生可以兩個人各有自己的一間書房,還多一間房間可以讓狗玩、放我們的電鋼琴和一堆樂器;走路就到上班的地方,已經完全不記得什麼是塞車上班;社區對面就有全聯超市,只要走路1分鐘;要去百貨公司只要開車15分鐘,幾乎都有停車位,而且只要有任何消費就可以免費停3小時;要去健身房開車也只要10分鐘,都可以停在門口;要去學鋼琴走路5分鐘就到;要到郊外去踏青,開車30分鐘以內有山有海;要去餐廳吃飯說走就走,幾乎不用訂位。

要娛樂?我最重要的娛樂就是看棒球、帶狗出去玩,往北到桃園棒球場看棒球,往南到苗栗去最愛的幸福農場,通通都在1小時之內可以到。1小時很久嗎?以前住新店的時候,要到東區跟朋友吃飯,不管是自己開車騎車還是坐公車轉捷運,也差不多要1小時,還不一定有車位。

更重要的是,跨出台北之後,去哪裡我都不覺得太遠。新竹開車到台北或台中都在1小時左右,台中以南我就搭高鐵,城市間的移動變得非常習以為常。如果有有趣的活動或重要的事情在台中、高雄,我只要時間可以,地理位置就再也不會成為限制。住在台北的時候,我的生活範圍只有台北。離開台北之後,我的生活範圍直接變成整個台灣。

近幾年來因為創業,我常常到台北去進修一些職場課程,隔壁同學聽到我從新竹來,總是會露出驚訝的神情,「天啊你也太努力了,從新竹也願意來!」我現在都回答:「這些課程最多就辦在北中南,通常都會跳過新竹,所以我們一定是要去其他縣市上課的啦!我們已經很習慣被忽略了XD」 


那些許多人眼中的重要娛樂   對我來說只是偶一為之的特殊需求


你問我這樣常常要新竹台北跑不會很麻煩嗎?住在台北不是就可以繼續就近享有這些資源嗎?

我會說比起這些,我更重視平常日的生活品質。平常日的生活是什麼?是在家的時間、是上下班的過程、是購物運動滿足生活需求的條件,這些我在新竹都能以更低的時間、金錢成本,得到更高品質的回報。而去台北進修上課、週末娛樂,本來就屬於平常生活之外的特殊事件,為了特殊事件才花點時間去移動,我覺得也很合理。

我寫這篇並不是鼓吹台北人都要離開台北,而是要提醒大家想想,很多事情只是習慣了、忘了去思考,就以為沒有別的更好的選擇。

當我們在同一個環境時間久了,不知不覺被周遭的一切麻痺,是很自然的事。于為暢的文章說「應該先以生活為重心,讓工作的地點去配合想要的生活」,我很認同。

年紀越大,會對自己想要的生活型態越清楚,如果你很享受大城市的車水馬龍、現代性、便利性、競爭感,那就待在大城市;如果你跟我一樣,越來越有想要慢活一點、安靜一點的環境,那麼記得提醒自己,隨時考慮有沒有更符合需求的選擇!


延伸閱讀


新竹生活圈吃喝玩樂、寵物友善、進修補習、藝文活動、書店、美容美髮、汽機車保養、3C產品服務、各科診所等懶人包

【新竹學外語】給自己一個重新愛上學外語的機會

2020年9月1日 星期二

【語言學習方法】讓背單字變得更有效果的10種方法



常常有學生問怎麼背單字,這篇我會提供融合教學經驗體會出來的「10個增加單字記憶效果方法」,請看到最後。

先講在前面,「背」這個字眼我一直覺得不是很適合,我認為單字不是「背」會的,而是「練」會的,所以我的第一個回答都會是:「先放下『背』的執念,我們來談怎麼『練』會單字。」

先想想為什麼這麼多學生想增加單字量?最終目的不外乎都是工作可以應用、寫email更順暢、看到外國人能多講點話...。

多會一點單字,就有機會達到以上的目標,表面上好像說得通,事實上這中間的關聯並不是那麼直接。 


被動理解單字&主動輸出單字


我們把「學會新的單字」這件事分成兩個層次,第一層是被動的理解,第二層是主動的輸出。

什麼是被動的理解?比如說看駕訓班教練開車,教練什麼時候打方向燈、路邊停車方向盤要怎麼轉、倒車入庫要怎麼看後視鏡等等,每一個動作是怎麼做的、為什麼要這樣做,你都看得懂,這就是被動的理解。

那麼主動的輸出呢?就是自己坐上駕駛座,把教練示範的都實際操作一遍,第一次一定都是卡卡的,明明要打方向燈怎麼弄成雨刷,要路邊停車突然就忘了方向盤怎麼轉,這時候就會發現知道跟做到是天差地遠的距離,怎麼辦呢?沒有什麼訣竅,就是練習練習再練習。

回到學外語背單字這件事呢?什麼是被動的理解?100個英文單字的清單在書上,你眼睛很快地掃一邊,覺得每個字好像都認識了,甚至把中文翻譯遮起來,好像也都記得意思;再把英文那排遮起來只看中文,可能吃力一點點,但也還能說出八成的字,這是被動的理解。

主動的輸出呢?就是跳脫教材,要把這些新的單字放到自己寫的email裡面、要跟外國人講話時用出幾個字,疑?怎麼好像都用不出來?要不然就是怎麼用怎麼不順?搞了半天還是只會用國中學的那些基礎單字?

發現關鍵在哪裡了嗎?如果我們的學習,一直都停在「被動理解」這個層次的流程不斷反覆,比如說買一堆單字書來看,從A背到Z;或是看文章時不去抓整篇的脈絡,而是糾結在一堆看不懂的單字上猛查,那麼我們就算背了一百本單字書、看一百篇文章,看到外國人還是講不出來,要寫email還是詞窮。

所以該怎麼做呢?一個原則:把有限的練習時間,放在「主動的輸出」這個重點上。


10個「主動輸出」練單字的方法


如果你有30分鐘可以用來投入在學語言,與其花30分鐘背單字書,不如花5分鐘看10個新單字就好,然後剩下的25分鐘從下面10件事情選一個來做:


1.自製單字卡:

拿出10張小卡片,一張卡片寫一個單字,正面寫你在學的那個語言,背面寫中文翻譯,或是代表圖片。比如說正面寫西班牙文perro/perra(狗),背面就可以畫一隻狗。卡片帶在身上,有零碎時間就拿出來翻,上廁所可以翻、等車可以翻、上班需要放空一下的空擋也可以翻。

我自己很喜歡用文具店賣的空白名片卡,一盒一盒裝,好整理,又攜帶方便。

                                        我以前做的西班牙文片語字卡


翻的時候不要只用眼睛看,要大聲說出來,也可以自己做動作來幫助記憶,然後造句自問自答(主動輸出)。

造句不知道怎麼造的話,可以固定幾個句型,比如只要遇到動詞,你都用”Do you want to ________?”這個句型去套,這個好處是你可以把一個孤零零的單字變成有意義的輸出,畢竟我們對話的時候都是短句,比較少是獨立的單字。

假設你的單字有go shopping, go ice skating, go diving這三個字,你就自問自答:
Do you want to go shopping?
Do you want to go ice skating?
Do you want to go diving?

(我用英文舉例是方便多數人理解,同樣的方式換成西班牙文、法文...什麼文都可以通)

比較喜歡數位版的話,quizletmemriseanki這些應用程式,都是方便累積個人單字卡的好工具。我自己還是偏好紙本字卡,手寫記憶無可取代,而且打開手機誘惑太多了。


2.利用單字便利貼製造環境:

把這些單字寫在便利貼上,貼在家裡相關的各個角落。我剛學西班牙文的時候,學到家具那一課,我就寫el escritorio(書桌)貼在桌上,寫la lámpara(檯燈)貼在我的檯燈上,視線掃過就大聲念一下(主動輸出),沒兩三天就記起來了。


3.用在行事曆、手帳上:

把這些單字應用在你的行事曆或手帳上,就是一種很接地氣的主動輸出,鐵定會每天看到很多次,而且保證融入生活。

我剛學法文的時候,就在我的行事曆上用法文寫星期一到星期天,每天打開看一定記得起來。每天要做什麼事情,像是:去繳電話費、準備某某學生的講義...這些行程,我也盡量用法文寫,主動輸出越多次,就越難忘記。


4.編故事寫出來:

把這10個單字組合起來,寫成一小段50字的故事、文章、或日記(主動輸出),拜託先不要管對錯,你學開車的時候方向盤亂轉,也是要硬轉下去才知道自己哪裡要調整的,先求有再求好就對了!


5.編故事錄下來:

把這10個單字組合起來,說一小段60秒的故事,錄起來自己看(主動輸出),哪裡說得卡卡的,哪裡用法覺得奇怪,再花幾分鐘去問老師、問同學、查例句,這樣修改,25分鐘夠你改2個版本了。


6.編一個情境對話:

想一個具體的情境,比如跟老闆報告出差行程,你會先講話,老闆會回話,這樣會形成一個自然的對話,你把對話整個想出來,並且要把那10個單字硬塞進去(主動輸出)。

關於情境設定,可以看那10個單字比較適合用在什麼情境下,再做調整,也可以是買菜、跟姊妹滔聊天、跟餐廳客訴這些情境,都可以)


7.想像訪問名人/偶像:

想像你今天有機會跟一個名人/偶像聊天,可以問他10個問題,每個問題都要放進1個你剛剛學的新單字(主動輸出)。


8.重述內容:

如果這些單字來自某篇文章,你可以把這些單字另外寫在一張紙上,然後只看這張紙,把這篇文章用自己的話重述出來,並且一定要用到這10個單字(主動輸出)。再次提醒不要管文法對錯,我們的目的是盡量地主動輸出這些單字,幫助記憶。


9.用單字傳Line:

傳Line給朋友,硬把這10個單字用進來(主動輸出),你可以找一個跟你同樣在學這個語言的朋友,互相做這個練習,如果有在補習班上課的話,直接跟班上同學練就最適合了。


10.玩單字猜謎:

找一個同學或朋友,跟對方玩天才猜猜猜的遊戲:你要用盡方法描述某個單字(主動輸出),讓對方猜你在描述的是10個字當中的哪一個,兩邊角色也可以互換,這樣雙方都能得到不同的刺激。

比如我要對方猜「搬家」這個單字,我可以描述的方式有:「我要從我現在住的地方換到另一個地方」、「現在的房子不住了,要去住別的房子」、「我現在住台北,下個要去住新竹,所以我下個月要___?」對方聽到這些,應該能猜得出「搬家」這個詞。

你花了那麼多力氣去描述過的單字,一定會很難忘記。


用越多感官、用在越多場景越好


總之,我的經驗是,用全身越多感官去投入,越有機會把新的單字從被動理解的層次,提升到能夠主動輸出的層次。

在越多不同的場景把單字輸出出來,也越能讓單字從短期記憶,進入到長期記憶。

坐在書桌前土法煉鋼地背單字是效率最低的方法,花個5分鐘做就好,剩下的時間請離開書桌,用這些單字去做什麼,都比盯著書看來得有效!

祝福各位都能擺脫「背」單字,進入自然而然「練會」單字的狀態。


延伸閱讀



2020年8月31日 星期一

【閱讀筆記】為什麼看100本書也不會讓人生變得更好:最高學以致用法 閱讀心得(含語言學習上的應用)



這是一本以非常直白的方式教讀者如何「持續有效產出」的書。

我大概有100次自己跟自己約定:從這個月起一定要「每天」更新臉書粉絲頁,結果沒有一個月達成過。

在書店有緣翻到這本書,看他前言的自我介紹,馬上去他的Youtube頻道查了一下,的的確確是每天更新!然後我就立刻買下這本書了。

讓我在書店「哇」出來的就是這段自我介紹:

作者每天的輸出方式是這樣的

1.每天發行電子報,持續13年
2.每天更新Youtube,持續5年
3.每天寫作3小時以上,持續11年
4.每年出版2-3本書,持續10年
5.每個月兩場以上的演講,持續9年

我一個星期更新一部Youtube影片都有困難了,這位作者竟然可以「每天」!

而且他不是什麼時間很多的退休老人喔!他的本業是一位精神科醫師,工作想必也非常繁忙。

這時候你一定會想,那些工作狂日本人一定是沒有在生活,時間全賣給工作了吧?

那你就錯了,因為作者接著就說:

1.他每天睡眠超過7小時
2.每天晚上6點以後不工作
3.每個月看10部以上的電影
4.每個月看20本以上的書
5.每個月去4-5次健身房
6.每個月有10場以上的聚餐
7.每年出國旅行30天以上

看著自己每週勉強更新一篇的部落格,以及每天睡不夠的生活,默默想著:「我到底是在幹嘛啊啊啊」

於是我把這本書從頭到尾仔細看了兩遍,並且一定要來實踐這本書所提倡的「輸出練習」,就是把這本書的心得寫出來。


輸出為什麼很重要?


每年看100本書,不會讓你成為一個更厲害的人,但是每年把10本書的內容「實際應用」在生活中,人生就會有顯著的進步。

比如看了100本時間管理的書,但是不去有意識地減少滑手機次數、安排行事曆、整理待辦清單,那生活應該是繼續一團混亂,看了100本也是白看。

比如看了100本英文單字大全,但不去找人講講英文,你背1000本也是等於零,因為你還是那個看100本英文單字的大全「之前」的你啊!

所以,想要把外語練好的各位,不要再一直念書了,去找人講外語、去寫日記放在臉書上這些都好,一直抱著書,真的不會變成你想要的樣子!


輸出是一種肌肉訓練   練多了就不會忘


作者比喻,我們小時候學了騎腳踏車,就算三年不碰車,突然要騎車,還是會記得怎麼騎車的這叫做「運動性記憶」。

至於一般學科教材,或是我們國高中都經歷過的「默背」方法,使用的是「意義記憶」,這是很難記住,又很容易忘記的。(看完這段覺得為什麼沒有早30年看到這本書啊!浪費多少歲月在無效的記憶)

像我現在在教語言課的時候,不管是西班牙語還是中文,當我跟學生說:「現在給大家30秒,把剛剛這段自己練一下。」我發現一般成人學生的反應也都是「低頭死盯著書默念」,這種「默念」的學習行為本身,已經成了多數成人學習者的「運動性記憶」,硬要他們改,還不太容易改過來。

「低頭死盯著書默念」是最無效的語言練習方式,我鼓勵大家要盡量同時使用各種感官,一邊看著書(視覺),一邊大聲唸出來(聽覺),一邊手寫(觸覺+視覺)或畫畫(觸覺+視覺),或做些有關連的動作(動覺)等等,運用各種刺激來加強學習,才能事半功倍。


不要再說沒時間輸出 先從每天15分鐘開始


如果每天有時間滑15分鐘以上的臉書、看15分鐘以上的沒營養影片、花15分鐘以上跟朋友抱怨工作,那麼我們一定可以擠出15分鐘來做輸出練習。

作者說,許多人一直跨不出第一步來練習輸出,是因為覺得自己老是抽不出完整的30分鐘或1個小時。

但是剛開始的練習,給自己設定每天15分鐘就可以了,即使是5分鐘都好。

我雲飛有個學生,為了讓自己養成練習西班牙語的習慣,給自己開了一個粉絲頁,每天po一張生活照片+一個西班牙語的句子,到現在也持續了好幾個月,句子越寫越有結構,同時也給自己的生活留下紀錄,這就是短時間輸出持續累積出來的成果。(有興趣的話可以來追蹤一下他的粉絲頁給他打打氣:Sigue lo que ve Hsing)

「最高學以致用法」這本書,不管應用在工作知識上的輸出、技能學習上的輸出、人生成長上的輸出都非常有用,我覺得學生族群、上班族、創業者、freelancer都很適合閱讀。

購書連結:「最高學以致用法」


附註:

看了這本書我竟然開始了想重拾日文的念頭,因為看作者的Youtube頻道和臉書,一點都不懂覺得好可惜啊!

平常我也有在追一些西班牙語世界的作家、講師的社群媒體,深深覺得多會一種語言,就是讓自己多擁有一種世界,語言真的要趁自己年輕有空有點閒錢的時候,儘早累積啊!





不能只看價錢 要看背後所帶來的價值:為什麼我花年費4500元參加一個讀書會?

各位有參加過讀書會嗎?大概是怎麼樣的形式呢?

我從去年起,參加了大大學院舉辦的「商戰讀書會」,這應該算是第一次參加一個有正式組織的讀書會,大多是在討論商管類的書籍,成員最多的是公司各層級主管、創業者。

昨天去參加了這個讀書會的全省年會,一個讀書會可以辦到什麼樣的高度?昨天著實開了眼界。

憲福好朋友跟憲哥


很令人敬佩的創業家Jerry(大大學院創辦人)、現場巧遇王可樂日語的媺筑

1. 年費:


年費4500元,以讀書會來說算是高價,畢竟你自己找幾個人組一組的話,讀書會根本可以不用花錢。

但這個讀書會全台幾百人加入,年會現場目測快要20桌,到底為什麼這麼多人願意花錢參加讀書會?

昨天年會後我回想,我覺得這個年費很值得,參加這一場年會就已經值回票價,更不要說因為這樣的年費門檻,等於是對會員做了一次篩選,這樣的人聚在一起讀書,會討論出來的絕對是一個不同的層次。

換到我們的華語教育產業來說,只要覺得自己值得,就要勇敢開出自己值得的價錢,高價會讓我們失去一些客戶,但也會篩選出最適合我們的客戶。

2. 特別安排讓各區區長上台亮相,製造榮耀感


其實他們也可以不用做這件事,反正區長都是自願幫忙的,但是這件事做下去,相信有許多區長會覺得窩心。

換到我們的課堂場景,我們有沒有在課堂上,適時地製造一些機會,讓平時默默替班上付出的學生,有一種榮耀感?

3. 系統整理客戶名單


每個會員都領到一本全台會員的名冊,上面有任職公司和email,人脈資源整個都提供了,我們那桌吃飯的時候,大家都拿著那本名冊在跟隔壁互相認識,連名片都不用換了。

我覺得這個整理客戶名單的方式很值得雲飛學習。

                                很開心遇到雲飛之前的顧問孫治華老師


4. 百人Kahoot炒熱氣氛

主持人黃翊琪非常有大將之風,還很驚喜地準備了語言課常用的互動APP Kahoot遊戲,一次讓上百個人玩這個線上互動遊戲是非常有風險的,網路一不順就慘了,不過昨天完美收場。

我們平常在課堂上玩Kahoot頂多十幾二十個學生,但昨天我現場見識到了上百人玩Kahoot,實在壯觀。不得不說一些應用程式的效果還是有其獨特性的,但我自己應該是不敢冒這個險,太吃網路資源了。


5. 大師論壇


現場安排了憲哥和張敏敏老師的「職場溝通學」座談,因為現場是一邊吃一邊聽,他們拿捏得非常精彩,知識含量不會太多,讓大家邊吃邊聊又聽得下去可以消化,在那樣的場子講得完還要有料真的是超強功力。


要是我在台上講,下面都在吃飯,我不知道自己撐不撐得完。

我覺得雲飛的課程偶爾也可以安排一下大師講座這樣的主題,或許邀請一些西班牙的講師來做點什麼,給學生一些新鮮的體驗。

我最記得的是,兩位都分享了一個自已在當主管時對下屬溝通失敗的故事,平凡人真的都很愛聽成功人士失敗的案例,畢竟成功不能複製,但失敗可以避免。


6. 獎勵傑出者


最後竟然還安排了全台全勤獎的會員上台,等於是默默在鼓勵其他會員以後也要努力出席。要提高出席率不用苦口婆心地講,直接獎勵全勤的會員就好。

這一點雲飛現在有實踐在今年招生的6個月一期的新班上了,真的有一位學生拿到6個月的全勤獎,而且我們是有發續課獎學金的喔!至於實際對於出席的鼓勵效果如何,我還在觀察中。



花4500年費參加一個讀書會值不值得呢?認識一群新竹愛讀書的朋友,可以參加一場年會,學習別人如何把讀書會辦到一個五星級飯店等級的高度,我覺得4500非常超值。

買東西、買課程都好,不能只看價錢數字,要看背後所帶來的價值。

最後,替自己廣告一下好了,我在大大讀書有講三本跟語言學習相關的書,其中第一本【6個月學會任何一種外語】已經上架。

推薦各位愛看書但沒時間看書的朋友,訂閱大大讀書,每星期都會收到2本書的說書影片,讓許多老師幫你說書,累積跨領域知識。



2020年8月27日 星期四

【外語學習】學第二外語/英文找中師好還是外師好?

 



先講結論:我大力推薦中師+外師聯合教學。 

最理想的就是在同一個課程裡面,原本就設計著中師+外師互相搭配,用同一套系統連貫教學。
(這也是為什麼雲飛的西班牙語課,幾乎都盡量做到每班都有中師+外師搭配)

真的找不到這樣的課程的話,第二選擇或許可以是入門階段找中師,稍有程度之後再找外師。

為什麼呢?以下我來一一說明。

一、中師自己經歷過完整的學習歷程


大部分科目的老師所教的專業,都是自己下苦功去學過的。游泳老師自己從零學過游泳然後當教練,鋼琴老師自己從零苦練多年才能出師,所以或多或少都可以體會學習者會經歷到的困難與盲點。 

但是教母語的老師,教的是一種「本能」,這種本能很接近看到喜歡的人會想接近他、看到好吃的東西自然會想吃,就像一般的台灣孩子就算不去上學,只要有一個一般環境的家庭教育,也一定至少能說流利的中文。 

因此教母語的老師,很難想像其他國家的人要學他的母語,困難到底會在哪裡。 

畢竟要把你打從有記憶以來就會的「本能」,轉成一套有系統的方式教給別人,是跟自身認知相當衝擊的。 

就像如果你是一個一般沒有受過語言教學訓練的中文母語者,突然要教外國人中文,第一天要從哪裡開始?外國人會問為什麼可以說「放了三天的假」卻不能說「休了三天的息」?你可能會突然傻住,因為「我們生下來就不會這樣說啊」! 

我自己一開始當老師是教小朋友英文,當時我才18歲,比起我27歲時開始教外國人中文,我覺得教英文的進入障礙相對低太多了!因為我自己也是小時候去補習班學英文的,不用想像,就可以知道走什麼樣的流程,小孩子是可以一步一步把英文能力堆疊起來的。 

而教中文是真的完全不知道從何下手,我25歲時花錢去上了一百多個小時的華語教師培訓課程,才稍微懂一點點皮毛,後來出國教中文,也是每天都被學生的問題問倒。 

總之,有一個自己走過學習之路的中師引導,在外語學習的歷程上是會很有幫助的。 


二、中師對學生的困難&瓶頸會更有同理心


剛開始教中文的時候,一個從零學起的基礎班,我大概已經帶學生練過三五堂課、加起來至少二十次的「數字」,那些外國學生還是會把「一百一十塊」講成「一百十塊」,有一次我真的好想在教室裡對著學生摔粉筆,「這種東西到底有難到什麼程度,老娘陪你們練了那麼多次,還是講出莫名其妙的版本?」

因為那是我的母語,我才會那麼想。

後來教西班牙語,我看到我的台灣學生們,光是把數字零學到二十,就已經很燒腦的樣子,我的同理心就大爆發了。

因為,十幾年前的我,不也是這樣過來的嗎?

再把自己跳回學習者的角色,你應該也會很希望你的老師對你充滿同理與包容,陪著你慢慢進步。

(當然也會有非常有同理心有耐心的外師,我這邊講的是一個普遍性的通則)


三、外師能給學生的,就真的只有外師能給


既然前面把中師的優勢講得那麼完整,為什麼還要找外師呢?

因為外師能給學生的,就真的只有外師能給。 

母語者最自然的發音、最道地的表達方式、說話習慣、根深蒂固的文化思維、對母國時事、流行文化的掌握,非母語者的老師再怎麼精進,永遠隔一層。 

再說,每個人學外語,最終都是為了要跟外國人互動,所以跟外師學習當然是必要的。 

對學習者來說,在課堂上發現自己能跟中師用外語溝通,以及能跟外師用外語溝通,雖然講出來的語言是一樣的,相信其中的樂趣和成就感,還是不同的。 

接下來的文章,我會再討論一些如何找到好老師的判斷標準、以及如何選擇適合自己的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