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20年7月31日 星期五

為什麼我明明很認真備課,課程還是進行得不順利? 讓教學流程卡住的三個原因和解法(語言類課程為主)

很多老師每天熬夜備課,花很多時間做精美PPT,課程還是不順,很挫折又很耗能量,我自己也經歷過這一段。

這篇文章把我常看到的新手試教的關鍵問題寫出來,希望可以幫助陷在迴圈中的老師們。




一、老師情緒過度冷靜


曾經看過一些試教,明明是講週末的活動那種很開心的主題,老師臉上卻完全看不到喜悅感,那個感覺好像學生是在跟一個機器人互動,學生自然沒有意願交流。

後來問老師為什麼會這樣,才知道老師心裡正緊張地想著「下一個教學流程要做什麼」。

想想如果是跟一個朋友聊天,對方只是一直在想「我下一個話題要聊什麼」,我們應該也會覺得隔一層,很難聊吧!

解法:

老師之所以會緊張地想著「下一個教學流程要做什麼」,就是因為對教學流程不熟悉,所以基本要解決的是熟練度的問題。

針對比較沒有把握的教學內容,最好可以先找朋友當試驗品,多試教幾次,提早發現會卡住的地方,課前就修正。

另外,既然經驗不足,就不要搞一大堆花俏的活動逼死自己,一切從簡,把該準備的提問都準備好,做成PPT來提醒自己,減少不確定感,才能把情緒投入在學生互動上。


二、老師提問過於開放、空泛


比如說,問學生「你覺得這個城市怎麼樣?」初級學生就很難回答出什麼有內容的東西,頂多就是「很漂亮」、「很好」,然後就冷掉了。

解法:這時候不如改問「這個城市方便嗎?為什麼?」「這個城市安全嗎?你可以半夜一個人出去嗎?」「這個城市的交通怎麼樣?沒有車可以嗎?」

多問幾題之後,再引導學生把前幾個句子都組合再一起,整段重述一遍。


三、老師一次給太超出範圍、或需要太多步驟的任務


比如說「請你們都站起來,找三個同學,問每個人一個跟旅行經驗有關的問題」。

這時候學生腦子裡面需要用一個陌生的語言處理多少資訊?

我要找哪三個人?
我要問他們什麼問題?
三個人的問題可以一樣嗎?還是要問不一樣的?
我要問什麼問題?我現在想不到!
同學問我的問題我聽不懂怎麼辦?
我有時間準備一下問題嗎?

這上面都還只是我隨便基本列一下的而已,通常班上同學會有更多各種神解讀,接下來就是一片混亂。

解法:

把任務拆成小步驟,一個一個進行。

假設是上面那個旅行的主題,我會這樣設計:

1.老師先示範幾個「動詞+過」的例句,像是:我去過埃及、我看過比薩斜塔、我參觀過羅浮宮...。
2.請用「動詞+過」想一個問題,要跟旅行有關係,寫在自己的小白板上。(全班一邊寫,老師一邊到處看)。
3.讓幾個寫得快的同學先問老師他們寫好的問題,剩下的同學繼續寫。
4.全班都寫好以後,找一個程度比較好的,先上來跟老師示範。學生問他手上的問題,老師回答,然後換成老師問,學生回答。

5.指定好兩人一組,坐在位子上互相問答。

6.看大家都蠻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了之後,再叫全班起立,問三個不同的同學自己手上的問題。

大原則就是,每次只讓學生做一件新的事情。

看起來步驟很多,但是只要熟練,其實會節省很多無謂的講解和反覆確認活動規則,並且讓學生練到最多次。整體教學效率是更好的。


總結

要讓課程氣氛熱絡、互動順暢,老師不能一直悶著頭備課,而是在步驟上要去不斷地想像:「如果我這樣做,學生會是什麼反應?」「如果我是學生,我會想要跟著做老師的這個任務嗎?」

再來到了課堂上,就是100%情緒投入,不斷嘗試各種提問方式,不斷把給學生的指令縮短、任務拆解到最細,最後再組合起來成段產出。

這是一個要不斷練習=》自我觀察=》修正=》再練習的過程,跟學生學習新的語言ㄧ樣,練習次數到了一個量,效果就會出來了。

2020年7月30日 星期四

補習班老師的職場進階(三)如何成為一個難以被取代的老師?

2020年   清大師資班第22期

最近常常在想,拿掉我熟悉的教學技巧和我的語言知識,我跟其他老師到底有什麼差別?不知道版上的老師們有沒有人也想過類似的問題?

身為一個語言老師,以下是標配基本能力,也可以說是身為語言教師的硬實力:

教學技巧:包括班級經營、課程設計、師生互動、問答、教學法轉換等等
語言知識:包括語言學理論、語法概念、語言與文化的素養等等

既然是標配,代表著具備是應該的,不具備可能就是一種不足。

要在職場上任何一個領域取得某個程度的成就(不管在求職競爭力、收入、地位、影響力等等),就得具備上述標配之外的能力,做出差異化。

但那種差異化的差別,很抽象,難以具體條列說明。

這陣子訓練師資班新手老師,看著他們生澀的試教時,我覺得自己突然想通了什麼。

教學技巧說穿了沒有什麼秘密,只要你願意「一直上課+一直觀察+一直練習+一直用心揣摩學生+一直修正」,經過一段時間的歷練,80%以上都可以練到一個大部分學生會給你80分的程度。

尤其現在資訊那麼多元,年輕新手老師只要願意學,都可以進步得非常快。遇過用心又有慧根的幾位新手,我都會覺得他們只要再被密集地磨一下,很快就可以超越5-10年經驗的中等經驗老師。

年輕學生喜歡年輕面孔,如果他們又夠努力,那麼那些中等經驗的老師,除了「教學技巧」和「語言知識」之外又沒有什麼其他長才或特色的話,很快就會被取代。

因此,在不斷精進教學技巧和語言知識之餘,極力建議老師們要分些心力經營一下自己的差異化能力。

我認為有幾個方向值得去努力經營,這些也可以說是身為語言教師的軟實力:

一、習慣公開分享自己的作品:


可以是教學心得文、教學影片、對學生的觀察文、讀書筆記等等都好,喜歡文字就用寫的,喜歡說就用拍片的,總之就是要把公開分享變成習慣。

哪天教學單位有危機/被砍預算/人事異動等等的時候,馬上可以拿出一些公開過的作品,讓主管知道你除了會教書之外還有其他哪些能力,可能是可以被發揮、應用的,那麼機會就比別人多一截。

我經營了十幾年的部落格,一開始只是寫好玩,後期才開始認真以經營品牌的精神去維護,說實在這個部落格無形中給我帶來了太多的工作紅利,包括第一個自動找上門的西班牙語家教學生、一大堆的工作坊邀約、跨領域的合作機會等等。

會覺得公開分享自己的作品很自在,部分是因為大學念的是新聞傳播系,每天都在接受寫稿、公開、製作成刊物的訓練,越多人看我越high(這樣才能當記者啊)。

如果你現在覺得公開自己的文章有點彆扭,是很正常的,因為你還沒有針對這件事情刻意練習過,只要你想經營,多試就對了,試久了就變成真的了。

二、對某個非教學領域深入研究


體育項目、手工藝、塔羅牌、烹飪、某種電腦軟體...什麼都好,我自己的話應該是創業、職涯發展、心靈成長這一類的相對有心得。一些比較輕鬆的像是樂器、拳擊、寵物這些話題我也稍有了解。

掌握2-3項非教學領域的專長好處多多,首先課堂上的討論互動就會跟其他老師有所不同,比如有一天我教某篇課文是要學生練習發明一種新的飲料賣到西班牙,我就把許多創業上真正會遇到的實務問題加進提問當中,而不是只有字面上地講解、糾錯。


三、主動發現教學單位的需求、並提供協助


教學單位缺一些成果發表的影片嗎?你剛好正在練剪片技巧,何不主動提議幫大家剪一支影片呢?

或許你會想「又沒有加薪,我為什麼要做白工?」我必須說,可能有些單位是真的會讓你做白工,連一杯飲料也捨不得請你喝,可是事實上你只要換個角度想,怎麼樣都是賺。

(1)如果做得好,有機會被看見,未來搞不好你的教學單位標案標到一個什麼案子,你的機會就來了。

(2)你的教學單位、公司讓你用他們的名字,來公開展示自己的作品,增加自己的曝光,就有機會被外部廠商看到,帶來新的機會。

(3)為了剪這支影片,會去逼自己學習/練習剪片技巧,你不知不覺就進步了。

四、增加生活的豐富度


如果上面123真的都看了沒什麼感覺,也不知道從何開始下手,那就先讓生活變得有趣吧!人生無趣的老師是無法靠著土法煉鋼的備課,教出什麼多精彩的課程的。

去學點有的沒的的才藝、去做點刺激的戶外運動、多看電影、多看書、多參加活動認識新的人,你會發現世界上好玩的事情多到體驗不完,那麼跟學生的話題也就多到聊不完。


回到本篇文章一開始那句話:
「最近常常在想,拿掉我熟悉的教學技巧和我的語言知識,我跟其他老師到底有什麼差別?」

教學技巧可以靠不斷練習來複製,語言知識可以靠不斷苦學來獲取,只有這兩項之外的軟實力,可以造就一個無法被取代的老師。

2020年7月15日 星期三

老師,我教華語一定要字正腔圓嗎?


這篇有點政治不正確,但我覺得值得分享、討論。

在某個華語師資班上課,學員問了我很有趣的問題。
「老師,為什麼你講話不用字正腔圓啊?」

我想了一下,回答:「我覺得在課堂上自然表達、真實互動,比起讓學生聽所謂的字正腔圓,更重要。」

我自己也有點驚訝,那個當下我會這麼回答,如果是五年前,我應該是會不好意思地叫學員忽略我的口音,不要被我誤導。

這樣,我可以解讀為「我對教學又進階了一個階段」嗎?


從研究所時代就被挑惕的口音


研究所時期,我對自己的口音非常自卑,到處聽語音學的講座,但似乎也沒什麼幫助,講座都不會直接糾正老師發音,團體性質地講一下要改什麼而已,所以講座聽完,我的口音還是那樣。

翹舌音不到位,ㄢㄣㄤ不精準,上台報告難免被教授講兩句。

後來我進了一些華語中心教書,同事們有的是超級字正腔圓,有的比我好一點,我大概是最沒有刻意去改自己發音的那種華語老師,頂多開會的時候稍微收斂一點,發音會注意一下。

當然,這樣的口音,有些華語中心是聽了面試的錄音檔就直接除名了,我根本別想進去,其實也還好進不去,要我每天這樣刻意改口音,我應該教起來也不會太自在。


多樣貌的西語口音   讓我看見另一個世界


後來,我教西班牙語,也參加一些西班牙舉辦的、西語老師的線上師訓,西語國家有十幾個,老師們各有各的口音,誰也不會挑惕誰的口音,我好喜歡那種十幾位不同國籍的老師,都自信地用自己的口音在討論教學的場景。

那樣的語言交流,好美。

然後,華語口音這件事,我差不多就放下了。



與其追求標準腔   不如練習做80%的自己

我再也不要追求什麼標準腔,我是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母語者,我講出來的話是有內容的,或許帶有一點點台灣腔,或許只有標準腔的80%,但那就是真實的我,真實會在教室外跟「正常人類」互動的樣貌。

比起標準腔,我認為更重要的是,我的人生經驗和教學方式,可以給學生帶來獨一無二的學習體驗,包括我那個80%精準度的腔調,也是專屬我老師的特色之一。

學生的生活   幾乎不存在標準腔


我認為,我們的外籍學生,在生活中,其實極少會碰到一口字正腔圓的人,讓外籍生刻意把口音學成那樣,反而無意間造成社交距離。

就像我的西班牙語,以前一直是跟西班牙籍老師學的「標準西班牙腔」。後來,我到了多明尼加去工作,我那在當地人眼中做作的要命的西班牙腔,讓我努力了兩個月,才開始有那種「我好像可以開始跟多明尼加人溝通了」那種感覺。

想像一下一個大鬍子西方人,用一口北京腔中文在台灣生活,是不是會覺得「怎麼聊都隔一層」的感覺?


腔調是很容易改變的   不用幫學生操未來的心


有人會說「你也要為學生的未來想想,萬一他以後要去對岸發展,你讓他學一口台灣腔中文,這怎麼行?」

我只能說,我不知道我的外籍生以後會往哪裡去,他自己或許都不知道,為什麼要去操這種未來的心?

再說,語言能力建立起來之後,要調整口音,只要用心感受一兩個月,在當地每天聽,一定就能調整過來了。

我的西班牙語,在多明尼加住了兩年後,完全變成多明尼加腔,後來認識了我瓜地馬拉的老公,跟他用多明尼加腔交往了兩個月之後,漸漸也變成一個接近瓜地馬拉腔的狀態了。

不管是什麼腔,我都是在做當下的自己。

在教室外講什麼腔,在教室內就是那種腔。


用精準度80%的腔調   來進行100%真心的語言交流


語言的美麗,就在於它沒有標準答案,它會隨著人、民族、風土民情,演變成各種風貌,即使它本質上是同一種語言。

或許考證照真的需要練一下標準腔,考試嘛,不就是一個標準化的認證過程罷了?拿到證照,階段性任務達成,還是回到自己真實的那個80%的標準腔去跟學生互動。

有的老師已經把標準腔練到內化,標準腔反而就成為他那個自己,我覺得也很棒,老師自在,學生就會學得自在。

職場上已經太多虛虛實實,在課堂上,大家一起好好地用真實的自己來進行單純的語言交流,包容、欣賞多種樣貌的口音,不也是交流當中的一種美好嗎?

2020年6月19日 星期五

【語言老師職涯規劃】 外籍生進不來 華語老師怎麼增加收入?


華語教學界薪資水平一直都低於其他語言的老師,現在疫情讓新的外籍生進不來,不知道華語老師接下來的處境會不會更加辛苦。


雖然如此仍有許多人來上師資班   還是有很多人在為了未來做準備的

聽到一些同行老師說:「學生變少,校方就要求我們這個那個一大堆門檻,薪水又沒加,限制還更多,這樣怎麼過啊?」

我只能說:我們改變不了校方、改變不了體制,唯一能改變的只有自已。

如果想要增加收入,自己找出路才是正解。所謂的自己找出路不是創業開公司,而是用其他技能幫自已增加一個收入來源,或提高原本的收入。

我以一個補習班經營者的角度來說,要我歡喜甘願幫老師加薪,有幾個原因(以下以私人商業機構來討論,體制內學校可能不適合套用):


1.老師的教學技巧、品牌形象、學生推薦同時增長


很多老師會覺得自己一直去進修教學技巧,為什麼學校都看不到這樣的努力,給點實質的鼓勵?

那麼我會想要反過來問一下老師:「學生會單純因為老師教學技巧的進步,而願意付比較高的學費嗎?」

經驗上我認為機率不高。我敢說60%以上的學生,甚至不一定有能力看出老師的教學技巧有沒有進步。教學技巧是一個虛無飄渺摸不到的能力,很難用這個來談價錢,要談價錢還是會跟課程的效果、老師的品牌形象綁在一起。

如果我現在要去找一個阿拉伯語老師,他跟我說他教學技巧有多好多好,收費較高,但我無法實際感受到所謂的教學技巧,仍不一定會買單。但是如果這位阿拉伯語老師有許多談教學的文章公開發表在部落格上,或是很多過去的學生親自推薦,那我或許就會付高價試試看。

不斷進步的教學技巧+品牌+過去客戶推薦,才比較有提高收入的可能。

單純的教學技巧進步,是身為一個教學者,「本來」就應該具備的自我要求。


2.老師的工作效率提升



例如老師以前一週只能接10堂課,現在因為熟練+備課時間縮短,可以接20堂,一個老師可以接的課變多,代表管理者不用請那麼多員工,管理成本變少,就可以考慮加薪。


不過以補習班的角度,把太多課丟給同一個老師,也有其風險,因為這個老師一旦離開,要補這個大洞就辛苦了,所以會不會大量排課給同一個老師還是要看情況。老師如果希望自已在某個單位的課能一直增加,最好的方法是「教學品質」和「穩定度」同時都讓單位主管清楚感受到,讓他們排再多課都放心。


3. 市場/客戶願意花更多錢來買這個老師的課


例如以前學生平均只願意付800/小時上一對一的課,而現在市場行情改變,學生們開始願意付1500/小時,那老師的收入當然就增加了。

或許老師們會覺得「怎麼可能做到,學生聽到1500/小時就是覺得貴啊!」

我這麼說好了,路邊攤的滷肉飯都是賣30,如果莫名漲到50,用餐環境沒變、用料沒變、餐具沒變、吃起來的感受沒變,客人當然會覺得貴。

但是為什麼鬍鬚張的滷肉飯可以賣到一碗50?用餐環境明亮乾淨有冷氣、按個鈴服務生就來、可以付現又可以用行動支付,我每次去吃都付得很甘願。

回到語言課,我們可以多給客戶什麼價值?例如在別的地方要學50小時,但我們只要20小時就學會?讓客戶用錢省時間,可能就是一種提高課單價的方法。

先讓你的雇主看到你有這樣的能力,就有機會被調薪。


4.老師的學生續課率很高


學校招生是要付出非常多成本的,辛辛苦苦招進來的學生,接下來就是要靠老師的教學把他們留住。

有的老師一個班可以持續好幾期都不掉學生,維持一個穩定度,就有籌碼跟校方談加薪。

有的老師的班級就是過不了level 2,怎麼招生都留不住一個班,當然就沒什麼好談的。


5.老師有能力從頭到尾開發新課


假設我跟一個老師說希望他在雲飛開「新聞華語」的課,老師可以自已把課綱寫出來,我可能修改一下就可以拿來招生,而招生又順利,我就會很願意加薪。

更好的是老師有能力自已有想法提出要開什麼課,一樣提出具體課綱,招生成功,更有機會加薪。

大部分的老師還是比較想單純做教學工作,被動等著校方排課,不想要弄什麼課程設計那些的,那麼做一樣的事就領一樣的錢,也就很合理了!


6.老師幫校方創造新的收入來源


像是錄製線上課來販售、幫校方辦一個收費型活動、講座、整理教材讓校方自費出版、開發教具透過校方販售等等,老師透過這些都可以跟校方談抽成(再強調一次,我講的這些是私人機構的經驗)。

現在的補習班真的不只有做教學,還有好多生意可以做,老師只要不要認為自已只能被動等課送上門,其實真的有很多機會可以為自已創造收入。(歡迎老師們來雲飛提案)


結論:靠年資加薪的時代已經過去


看到這邊,我知道有些老師會想:「現在做老師也太難了吧?除了教學還要做這個做那個,就算只看年資,也該幫教了這麼多年的我們調薪吧?」

我只能說,如果10年來都用差不多的方法教,學生的成果也差不多就是維持在一個水平,到底為什麼該調薪呢?不就是10年都沒有更新的Iphone第一代嗎?現在Iphone第一代拿出來賣,一定不會有人願意拿Iphone 8的價錢來買吧?

就算真的給你調到年資的薪水了,不過也就是一個勞苦功高安慰獎的概念而已,你真的覺得這樣可以支撐你很久嗎?

看到這邊,我也知有些老師們還是會說,有些工作環境是沒有這些發展空間的,多做再多的薪水也是不會有成長的。

這我知道,我還是那句話,我們改變不了體制,只能做到改變自已。沒有人能逼迫我們要去做什麼違背意願的事,到頭來都是自已選擇接受的。

祝福老師們都能在接下來外籍生暫時還進不來的日子,找到一條出路。


延伸閱讀


人人都可以把興趣變成事業 就看你要不要而已

2020年6月18日 星期四

【語言學習心態】給自己一個重新愛上學外語的機會


最近跟幾個朋友聊到他們學英文的經驗,似乎都非常辛苦曲折,讓我想講講自已的經驗和理念。

我算是一個天生就愛外語的人,所以學得很辛苦的時候我也不覺得苦,但我學得並沒有比別人快,我是很甘願付出很多時間,而且過程中我總能找到樂趣。

雲飛的教室,每一間牆上,都有各國語言這樣的標語:讓語言學習成為你的樂趣。

晚上上課時間,來教室外面走一圈,外人可能都會被那些一直不間斷的笑聲+宏亮的會話練習聲驚訝到。

因為我們真的很努力在實踐我們的企業精神:「讓語言學習成為你的樂趣」。

學外語的人大致有兩種,第一種是為了工作考試,第二種是為了生活樂趣(旅行、藝術、開眼界這些都算這類)。

第一種的人常常很難想像,怎麼會有人想要為了生活樂趣學外語,學外語不都很辛苦嗎?要背單字、要寫考題、要讀書,哪裡來的樂趣?

雲飛一直努力在做的,就是翻轉「學外語」這件事情帶來的既定印象。

來雲飛上課的學生,給我們的評語,大多都是這樣的:

1.學西語蠻紓壓的!
2.上課很歡樂啊!
3.可以暫時跳脫工作,療癒身心!
4.認識一群沒有利益糾結、又同樣喜歡語言的朋友!

應該很少有外語補習班的學員回饋長這樣的吧?

我們設計過的教學法,初級班的學生,在課堂上就會讓學生用各種方法,把每個單字都說過5遍以上,下課差不多就已經背起來。

我們知道學生大多都是希望自已看到外國人就可以開口講話,我們上課時間50%以上都是在讓學生「有系統地」開口說話,30%老師說話,20%搭配一點點閱讀、書寫。

那些以前學英文時沒完沒了的抄抄寫寫,雲飛的課都沒有。

雲飛的「會話課」,就是老老實實的「會話課」,沒有那種「明明是會話課,結果都是老師在講話的聽力課」。

做這種第二外語小眾市場的補習班,很不容易,因為全台灣80%以上的人口都要學英文,而要學其他語言的人口,可能只有不到20%。

有這些歐亞外語需求的客戶,先天就比英日韓這些語言少很多。

會堅持繼續做歐亞外語教學事業,一方面是因為西班牙語這個語言改變我太多,也給我的生命帶來太多驚喜,我真心希望更多台灣人可以來體驗這個美好的語言。

另一方面,台灣不缺英文補習班,但台灣人真的需要看看英文之外的世界。

不一定是西班牙語,德語、俄語、葡萄牙語、東南亞語,每一種語言都有它很值得認識的地方。

還有一個原因是,每過一陣子,就會有學生跟我說:

為什麼以前英文都沒有這樣學?明明就可以很開心地學!
西班牙文學幾十個小時,我出國旅行就可以講蠻多東西,英文學十幾年,好像都沒有辦法這樣!?
學西班牙文真的有顛覆到過去學英文的慘痛經驗,以後可能可以換個心態去重新學英文了。

每每聽到學生這麼說,就覺得即使有時候招生真的頗辛苦,還是很值得,牙一咬繼續付教室房租、員工薪水,繼續努力前進。

2020年6月9日 星期二

那個大家都在學英日語的年代 我到底為什麼會去學西班牙語?

從人生中第一次上西語課到現在,竟然已經度過了22年!年輕時單純的起心動念,意外成了我現在人生的主要事業。

常常有學生會問到我為什麼會學西語,才發現我好像都沒有認真寫過一篇來交代一下。看到照片,合理可以推斷是跟棒球有關,各位,搬板凳來看戲囉!





棒球很強的國家怎麼都講西語? 

故事要從1992年巴賽隆納奧運說起,中華隊拿到銀牌,我也因為當年的郭李建夫、林朝煌、黃忠義、林琨瀚等國手,從棒球小白,變成棒球痴、棒球狂。

這跟西班牙語有什麼關係呢?因為銀牌是中華隊,那金牌呢?超級紅色閃電古巴,金牌戰中華隊1:11被KO,當時才國小的我,第一次聽到這個國家,只覺得他們像神一般的存在,根本看不到他們的車尾燈。

一時好奇去查了一下這個國家講什麼語言,喔!西班牙語!

當時才國小,我只是模模糊糊對西班牙語有這樣的印象:棒球很強的國家都講西班牙語。

後來持續看棒球多年,發現還真是如此,多明尼加、波多黎各、巴拿馬、墨西哥等等都是那個年代的棒球國際賽常勝軍。加上後來我迷上三商虎,當年最強的三劍客鷹俠、康雷、哥雅,母語全都是西班牙語,於是我漸漸萌起了「以後有機會學新的語言的話,就是西班牙語了!」


立志成為會講西語的棒球記者


因為愛棒球成痴,我從國中立志要當棒球記者,高中三年功課爛到爆,唯一信念就是要把中文、英文考好,以加重計分考到新聞系。

沒想到高三模擬考每次都是落榜邊緣的分數的我,還真的因為英文考得不錯,給我矇到了輔大新聞系。

進了大學,我就繼續想著要如何成為棒球記者,體育記者都是男性的天下,身為女性要得到機會,多會一個語言或許會是優勢,而且我真的好想聽懂那些拉丁美洲的洋將球員到底都在講什麼,所以我就非常有行動力地,去找了可以學西班牙語的地方。

人生中第一堂西語課是在台北車站的YMCA上的,老師是一位台灣的中年婦女,她先生也在YMCA教西語,兩位長輩就像我們的叔叔阿姨一樣非常關心我們,沒有PPT,沒有酷炫的教學技巧,依然讓我們還帶我們去他們家做西班牙海鮮飯paella、西班牙蛋餅tortilla。

常常聽他們在課堂上分享去西班牙旅行的所見所聞,搞得我心癢癢,於是大一暑假,我就自己存了一些旅費,再厚臉皮跟家裡要了一些援助,跟三個同學勇闖西班牙自助旅行。

那是個沒有臉書、沒有智慧型手機的年代,自助旅行的難度比現在高很多,問路要靠自己,沒有google地圖,同行三個同學中,我的西語算學最多的,但也就只有問路買東西這樣的能力而已。

一路上就這樣靠著連A1都沒有的西語亂講一通,用紙本地圖問路,用比手畫腳買東西,大概有被當凱子騙一點觀光客的錢吧,但誰在乎呢?

我整個就在那趟旅程中完全愛上這個語言,一種彷彿我上輩子就該是講這個語言的FU。

回台灣之後,我繼續上西語進階班,班上同學一個一個陣亡,班級人數不足,多次被換班、併班,我總是會找到方法繼續讓自己有課上,後來YMCA真的沒有更進階的班了,我就找到了歐協,那邊的班很多,讓我一路補到大四畢業。

整整大學四年,我的每個週末,都是和西班牙語課度過的。我去上課、去看歐洲電影、去法雅客站著試聽一大堆西班牙語歌手的CD(當時沒有Youtube可以一秒找到西語歌)、去網路上找語言交換,想盡辦法把自己泡在西班牙語環境裡,透過語言交換的朋友們,我在大學期間認識了西班牙的藝術家,秘魯、尼加拉瓜的交換學生、委內瑞拉的機師、阿根廷的商人(整個被阿根廷的性感口音迷倒)。

覺得這個語言的世界好大,那些國家好遠、好神祕,我總有一天要去探索!



把你的起心動念圖像化   成為長期持續學習的動力


在那個年代,大家第二外語都是學日語,也有不少人學法語,西班牙語給人的印象就是「落後國家」的語言,我如此著迷西班牙語,常常被當成怪咖。

但管他的呢?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就好。會越少人會的技能,不就代表著能得到越少人能競爭的機會嗎?

總結來說,當年學西班牙語的起心動念,主因就是棒球,想像著那個我可以走進球場,用流利的西班牙語跟外籍球員訪談、讓身旁許多人都驚艷、每天都可以寫出別人沒有的新聞的畫面,就是支持我一直學下去的動力。

我也會這樣建議大家來設定你學語言的目標,不只是「目標」本身,而是還要有「達成目標後的那個美好想像畫面」。

比如你的目標是「可以用西班牙語遨遊拉丁美洲」,就要常常去想「自已在拉丁美洲到處跟人講西語都很吃得開」的畫面;比如你的目標是「可以用西班牙語跟你的客戶溝通」,就要常常去想「跟客戶講西班牙語對方喜出望外、成交率提升50%」的畫面。這樣才會讓目標一天比一天更具體,並且在偶爾學到苦悶撞牆期的時候,仍有動力長期持續下去。

你學習西班牙語或第二外語的動機是什麼呢?把那個美好想像畫面分享給我們,一起來互相增強動力吧!


高效學習西班牙語,歡迎聯絡:新竹雲飛語言文化

我們也有線上課程:西班牙語線上課程

如果想要直接了解近期開班訊息,歡迎私訊粉絲頁:新竹多國語言教室   雲飛語言文化


2020年5月12日 星期二

超速學習 我們一般凡人也能做到嗎?【超速學習閱讀心得】

以下幾種人很適合看這本書: 

1.想要快速學好某個技能的人(語言、畫畫、樂器、甚至產出一篇論文)
2.想要知道如何有效制定學習計畫的人
3.願意挑戰短期高強度自主訓練,讓自己很不舒服也願意學下去的人

因為自己的工作領域,我這篇文章會以「超速語言學習」為主軸來分享閱讀心得。





什麼是超速學習


如果要以一句話來說明什麼是超速學習,那就是「花很多時間,有目的、高強度地做你想變擅長的事」。

作者自己和朋友做了一整年的語言學習實驗,他們給自己設定了「不說英語的一年」,花三個月待在一個國家,盡量做到只說當地語言,一年累積待了四個國家,完全泡在當地語言中。

一年後,他們可以流利掌握西班牙語和葡萄牙語,而相對對他們來說難學的亞洲語言:中文和韓文,也到了可以一般社交話題的對話程度。

這是一般人很難仿效的極端做法,但其中有些概念我們是很可以抽取出來應用的。


我們再看一次所謂超速學習的解讀:「花很多時間,有目的、高強度地做你想變擅長的事」。

注意到了嗎?作者說了「他花很多時間」,所以請不要再抱著速成走捷徑的夢,該投入的時間還是要投入的,更重要的是有系統地,把要投入的時間壓縮在短期間內一次到位。

如果以國中生每週上3小時英文課來算,一學期18週,投入54小時,一年108小時,保守估計加上一倍自已做功課複習的時間好了,一年投入216小時,三年就是648小時。

這樣以考試而非以應用為目標為導向的長期學習,得到的是什麼?

現在回想一下三年國中英文得到什麼?一大堆的聽寫、死板的閱讀測驗、克漏字、文法細節選擇,就這樣。 

畢竟三年的課程都是以考試為導向在訓練學生,所以把學生訓練成很擅長考試的人一點也不意外。

因此看到外國人一秒變啞巴,要寫封email也吐不出一句話,連在臉書上po個文章都可能有問題。因為我們完全沒有花過任何時間來練習說話跟寫email。


投入總時數不變 但短期高強度一次衝到底


如果英語學習能重來一次,要怎麼調整呢?

我們來套用作者說的超速學習:「花很多時間,有目的、高強度地做你想變擅長的事」。所以投入時間不變,但要加入目的、強度、想變擅長的事。

原本6年才消化完的648小時,可以濃縮在6個月(180天)一次拚完?平均一天投入3.6小時,6個月就有648小時。

還是覺得太難,那規劃8個月看看?平均一天投入2.7小時,也可以。

事實上以台灣人從零開始學西班牙語有目的有規劃地投入400小時,就完全有機會達到B1 (等同於大學主修西語系學生的畢業門檻程度),根本不需要到600多小時。

把原本的馬拉松,調整為短跑,好處是時間一開始就全力衝刺,避免生活上出現各種狀況中斷計畫的頻率,一氣呵成更容易走到終點。


徹底釐清目的


作者把所有學習者的學習目的分為兩種:

1.本質性目的:

純粹是為了學習而學習,比如說雲飛很多學生,你問他為什麼要學西班牙語他說不上來,但他就是喜歡來上課,享受學習的樂趣。或許備而不用,或許哪天出現外國客戶就會派上用場,但那都不是學西班牙語的主要目的,總之他就是想學而已。


2.功能性目的:

為了達成某個任務/目標而進行的學習,比如三個月要考到A1證照、比如100小時以後要參加西語演講比賽、比如兩個月後拍一支西班牙語的影片給自已心愛的西班牙足球員偶像等等。

而我自己在教學經驗上的觀察,以及「六個月學好任何一種外語」這本書的建議,目標設定最好要連目標達成後的生活樣貌、心境,也一起描繪出來。

比如拿到A1證照之後的爽感、參加西語演講比賽表現搶眼之後的威風感、影片傳給西班牙足球偶像之後的滿足感等等,因為那個才是會支撐我們在學習路上一直往前的主要動力。

作者建議這樣「功能性目的」的學習者,在開始學習之前,先深入研究該領域成功案例的學習方法,再開始學習的行動,學習效果會有顯著的差異。

至於這個研究時間要花多長,作者也有很具體的建議,他說盡量不超過總學習時數的十分之一,比如現在已經打定主意要花600小時來搞好西班牙語,那麼花60小時來好好弄通學習西班牙語是怎麼回事、該有什麼規劃、該做哪些事前準備,是很值得的,因為這些是前釐清,能夠幫助學習整省下大量之後胡亂摸索的時間。

我非常喜歡作者這樣的學習目的分類邏輯,一旦認清了自已是屬於哪種類型,就不太會陷入「好像一直在學,怎麼都沒進步」的無效努力。

如果自己是本質性目的,那麼似乎不用強求什麼高壓式超速學習,因為你要的不是成效,而是學習的過程。既然如此,就好好享受慢慢學的過程,既然你本來的設定就不是要學快,不要突然哪天還腦補「我怎麼進步這麼慢?」

如果確定自已是功能性目的,那麼請不要再跟著一般學習者瞎混,應該好好為了達成目的,趕快去規劃一個屬於自已的學習地圖。


決定要做什麼來達到超速


釐清目的後,我們就要來規劃自已的學習地圖(做什麼)。

再強調一次,作者說的超速學習,是:「花很多時間,有目的、高強度地做你想變擅長的事」

那個「想變擅長的事」應該就是你的目的。

那件事是什麼,投入大量時間一直做它就對了。

如果以我的學生當中最常見的幾種目的來舉例:

1.想要去西班牙、拉丁美洲旅行的時候可以簡單溝通

那麼我們就來好好釐清一下,所謂「簡單溝通」,需要「聽說讀寫」什麼能力?
想必「聽跟說」是最重要的,其次可能是「讀」,而「拼寫」幾乎不需要。

旅行的時候你會需要問路,要會問(說)、要知道對方怎麼回答(聽),要接著再問(說)。

旅行的時候你會需要點餐,要會那些想點的菜的名字(說)、要知道服務生怎麼回答(聽)、可能還需要看一下菜單(讀)。

釐清之後,我們就發現,這樣的學生需要「想變擅長的事」 ,就是聽、說、(可能加一點「讀」),那麼這段學習期間的拼寫能力就絲毫不重要,可以直接忽略,可以主動請你的老師不要給你考聽寫,也不要出寫的作業來浪費你的時間.

但是「聽跟說」絕對不能放過你,每堂課都要把你練到嘴巴肌肉酸疼才行。 


2.想要可以跟客戶用西班牙語email往來


跟客戶可能一年才見一次面,或許幾年都見不到面,只需要email溝通,這樣的學生,需要「聽說讀寫」什麼能力?

想想寫email需要聽跟說嗎?顯然不用,需要讀嗎?要,因為我們寫過去,對方一定會寫回來;需要寫嗎?當然要,不然怎麼寫email?

所以結果出來了,這樣的學習者,需要「想變擅長的事」,跟上面那種旅行時的溝通需求,是完全兩碼子事。

他上課時需要不斷地練習拼寫、email架構、常用商務句式反覆操練,每堂課都該寫到手酸,但嘴巴一個字都不開口練發音,一點都不重要。


我們一般凡人    真的需要這樣搞自已嗎?


如果我有這樣的條件,花三個月待一個國家,給自己做這種語言學習實驗,我求之不得,那是因為我有強烈的語言學習動機,並且對語言學習這件事有特殊的感情。

但其實你可能會懷疑一般上班族,有多少人受得了、甚至真的需要這樣的高壓式學習?

什麼都不會的情況下跑去另一個國家生活,不會講就拿出手機現場查單字,打死不講母語,這保證有效,但少數人才做得到。

它要成功,背後牽涉的層面的確很多,有的人光是在課堂上講錯就怕得要死,直接叫他去路上亂講他搞不好會嚇到完全空白。有的人可能第一天可以,堅持一週之後就覺得挫折感太重就算了。

這也就是為什麼它被稱之為「超速學習」,看似簡單,卻只有少數人能做到。

看完這本書,我基本心情是很興奮而激動,我創業開了雲飛後,西班牙語課程每年都在改版,以往我們要教40小時的內容,現在20小時就可以讓學生熟練,深深感受到用對方法所帶來的強大效益。40小時可以濃縮為20小時,意味著400小時也有機會在200小時內完成,學生完全可以把另外的200小時,投入去學另一個語言,那他就有機會多看到一個世界。 

為了不斷體會重新開始學習新技能的過程,以運用在西班牙語華語的課程設計教學當中,這幾年來我去學了鋼琴(這邊寫過一篇文章分享學習經驗)、琵琶、拳擊等以前從未接觸過的技能,採用的也是作者所說的「直接去做你想要變擅長的那件事」,刻意與老師討論想要的學習方式,有意識地在學習速度上要求看到進步。

這個過程看似高壓,其實充滿樂趣,跳脫工作的上的一再重複,帶有一點點自我挑戰的學習模式甚至有助於我們在工作上找到意外的樂趣。

我們或許不需要都成為超速學習者,但我們都需要退一步好好想想,自已在學習的方法上,有哪些可以調整、加速、升級的地方。

作者連MIT的四年課程,都可以在一年內挑戰成功,這代表著我們現在在每個領域的學習效能,都還有極大被開發的空間。

永遠對現在的這個版本質疑、好奇,永遠不要被動接受老師給的唯一方案,只要有質疑好奇的念頭,就會有機會發現更超速的方法。

想想如果只要投入200小時就可以掌握一門語言的世界有多美好,走到世界各國都暢行無阻,上網看到各種語言的影片、資料、知識都可以直接理解,看到喜歡的創作者作品,可以直接寫信跟對方溝通。

越多人(特別是老師)投入超速學習的體驗,這樣的未來真的是可能的。

最後送上作者在ted分享他一年學會四種外語的影片:




延伸閱讀:




2020年5月5日 星期二

【語言與文化差異】 當台灣人說「我週末要回家」時 到底是回哪個家?



當你說:「我這個週末要回家」的時候,你指的是平常每天回的住處,還是你父母的家呢?

在西語課跟學生有了一段這樣的對話,證明了語言與思維密不可分,想成什麼樣子,就會說成什麼樣子。

我:¿Cuál es tu plan este fin de semana? (這個週末有什麼計畫?)
學生:Voy a mi casa.(我要回家)Este fin de semana es día de las madres. (這個週末是母親節)
我:Bueno, ¿pero no vas a tu casa hoy? 好,可是你今天不回家嗎?
學生:Sí...(對啊)
我:¿Vives con tus padres? 你跟父母住嗎?
學生:No, mis padres viven en Tainan. 不是,我父母住在台南。
我:Entonces, no vas a tu casa este fin de semana, sino vas a casa de tus padres. 所以,你這個週末沒有要回家,而是要去你爸媽家。
學生:Oh...喔~~~

這種對話還蠻常出現的,台灣學生常常會說:「我這個星期六要回家」,其實是講他爸媽的家。

然後我就會接著問:「那你今天下課後要回哪裡?」

學生會說:「回家啊!」

我就會接:「所以你每天都回家啊!為什麼要特別跟我說你星期六要回家?」

然後我們才會搞清楚,其實學生都是說週末要回的是父母的家。

這個話題聊下去,有的學生會補充:「喔~我在新竹只是自已租個套房,那不算家啦~」

但也蠻常有已婚學生還是會用「回家」來表達回「父母家」的,這似乎是一種中文獨有的表達方式,隱含著「父母的家才是家,我自已住的地方只是形體上的一個殼,或是一個暫時的地方。」

所以很多成年人明明經濟獨立,獨立為自已做決定卻很多障礙,許多事情都還要跟父母那一輩牽扯不清,包括婚禮要怎麼辦、新房子要買在哪裡、出國工作需要鬧家庭革命等等。

老是把父母的家當成自己的家來講,情感上就越來越難把自己的空間獨立抽離開來。

在西班牙文,如果一個成年人說Voy a mi casa,指的就是自己當時在住的地方,是套房、雅房、甚至一個地下室倉庫都好,那就是他的casa,屬於自已的空間。相對的,父母的家就是屬於父母的,不是他的,如果要說回父母的家,通常會講清楚Voy a casa de mis padres.(我去父母的家)

所以西文母語者即使是自己租的一個小空間,也是會花心思好好佈置、粉刷,讓自己有家的感覺。

台灣這邊據我跟幾個學生們聊的狀況,很多人會覺得那只是個暫時的套房,就不太會想要好好佈置、或是買好的傢俱,反正可能就等以後買房子再說,因此感情上更不覺得那是家,一到週末就往父母老家跑。

各位,當你說「我這個週末要回家」的時候,指的是哪個家呢?

而平常每天下班的時候,跟同事說:「我要回家囉!」指的是同一個家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