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19年1月11日 星期五

2019年第一週 練習用心在「生活」這件事

2019年的第一個星期,我讓自己練習專注「生活」。

身為一個多年的工作狂,我一向都是把工作放在所有事情之前,我想夠了,是該做個改變,把生活放在工作之前了。

給自己記錄一下生活上的每一個小改變,同時提升生活感的意識。

關於吃吃喝喝


過了好幾年都是買便當、外食解決三餐的日子,即使常常都覺得口味太重鹹,也是麻痺地吃。

去年底左右,我開始下廚,對自己的飲食負起責任,盡量只讓好東西進入身體。

我發現開始下廚,才會認真對待「自己到底在吃些什麼」這件事。買食物時會開始看成分,甚至連買毛孩子的食物也開始看,認真看下去,才發現自己以前有多忽略這件事。

除此之外,也會在做飯時回憶今天有沒有吃到足夠的菜或營養。

以前總是為了把時間省下來,所以不做飯,長此以往,花在食物上的注意力漸漸被壓縮。其實做飯就是硬把時間分一份出來面對食物,和食物相處,才會吃得健康,並心存感激。


關於休閒玩樂





自從創業之後,週末要出去玩一天,我常常都會糾結好久。

「這一天不要拿去玩,可以趕好多備課進度。」
「這一天留在家,可以把許多積欠的文案全部處理完。」
「這樣玩一整天太沒生產力,至少要回家閱讀一本書吧!」。

對於玩樂時間吝嗇,對於工作時間倒是很寬容地無限延伸。

最近我開始有意識地調整,想要做的玩樂活動,就看開去做吧!畢竟就算這些時間全都拿來工作,人生也不一定比較成功。

我已經付出一定比例的時間在工作上了,而且工作的時間我也都很投入,玩樂也是生活的一部份,玩樂也會對工作表現有幫助,相輔相成。

看開這件事情的一大關鍵是三隻狗女兒,養了她們之後常看寵物社團分享的文章,知道寵物生命很有限,能夠充滿活力活蹦亂跳的日子真的沒幾年,我想在有限的時間內,和老公跟她們製造最多的回憶。

寫這篇文章的這一天,我即將面對人生中最重要的挑戰,深深體會到,除了拼工作,真的也要好好專注生活,這也是我今年簡單而重要的目標。

2019年1月3日 星期四

創業教會我的八件事(三):放下「生活就該充滿工作」的執念 每天比前一天更平衡

去年底在「從零到一 教育家X品牌新創」跟Claire老師一起舉辦的演講中,有人問:「你怎麼從創業和生活之間取得平衡?」

很想直接回答憲哥的「人生沒有平衡只有取捨」,不過我閱歷不足,還沒昇華到這個境界,所以還是講一下自己體會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比較真實。

先講結論,我去年的方式有三個:「主動排空白日」、「守護完整週末」和「控制工作時間範圍」。


方法一   主動安排「空白日」


每個月都在行事曆上,用綠色螢光筆畫出兩天不可侵犯的「空白日」,這兩個整天不約人、不給人約、不排課、不預排任何行程,連家族行程也不可以排,實實在在留給自己。如果真有非排不可的行程出現,可以彈性調整,在當月另找一個日子來補這天「空白日」,總之一個月兩天是最低限度。

那空白日要幹嘛呢?當天看心情決定,想閱讀就閱讀,想出去就出去,完全自由。

講白話一點,就是自己跟自己約,跟別人約的時間都會早早空出來,不會隨意放別人的鳥,跟自己約的時間也要比照辦理。

空白日可以在週末,也可以在週間,像我的工作型態有時候是可以排在週間的,週間的空白日更好,去哪裡都不用塞車排隊,非常舒服。

空白日的目的,就是透過感受對生活節奏的主動掌控權,去獲得心靈上的平衡,就算沒幹嘛,也可以讓人對生活更滿足,對接下來的一整個星期更有動力。

方法二   和用心工作一樣用心過週末


因為平常雲飛的工作都是傍晚開始,我的週末從週六下午開始算,到週一下午,也算完整的兩天。

我自認工作很用心,但對週末卻很隨便,難怪會感受到生活不平衡,這兩年開始主動調整,對週末的安排,也要用心付出。

首先是過濾週末活動,舉凡可有可無的社交、幾乎已經沒往來的親友婚禮、免費低價卻沒品質的活動、純取暖毫無建設性的聚餐邀請,全部要一一過濾掉。寶貴的週末,絕對要拿來做最想做的事。

現在的週末我只安排這幾件事:進修、聽演講、跟家人毛小孩相處、嘗試新鮮的活動、自己閱讀、運動、寫東西、思考、跟會帶來正能量的朋友聚會等等。

如果週末連續兩天的活動或進修課程都在外縣市,我開始大方地給自己住飯店當作度假,不強求一定要舟車勞頓每晚回家。

而每次獨自外宿都發現,一個晚上安靜、沒有任何中斷的獨處,非常能夠平衡平日時間被外務過分切割的雜亂,獲取安定的能量,也能夠非常有效率地閱讀、或產出文章、發想創業思考。

去年第一次嘗試「刻意地去飯店過一個週末」,兩天一夜我除了必要的覓食之外,我全都關在旅館,不受打擾地寫了一萬多字、看完三本書,身心通體舒暢。如果家裡人口多,不管怎麼關房門都會被莫名干擾,花個兩千塊「刻意地去飯店過一個週末」,是蠻好的充電方式。


方法三   控制工作時間範圍


因為工作型態的關係,許多演講或師訓課程都排在週末,而這也是我很大一部分的收入來源,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我能做到的,是每個月盡量控制在兩個週末以內,如果連續兩個週末都有演講、師訓邀約了,第三個週末就跟主辦單位調整,盡量分散安排,以維持每個月四個週末當中有一半是可以好好休息的。

雲飛這邊來問週末課程的我只接星期六早上,兩年來狠心推掉了無數星期六下午、星期天想上課的學生,這樣才能留得住週末。

不過去年底我腦子冒出個想法,星期六、日應該要是週末,其實也是社會規範出來的,沒人規定每個人的週末都要是星期六和星期天,這兩天通常到處人滿為患,出遊又不舒服又貴,今年我可能會調整,只要一週有兩個完整的整天是屬於自己即可,一天是週間一天是六日也沒關係。

週末的用意就是讓人獲得喘息、跳出每日慣常規律,不讓工作佔滿所有的日子,所以重點是在管理工作量,至於週末是哪兩天,自己定義好就好。

經過週六到週日一天半的工作無推進,星期天晚上的焦慮還是偶爾會出現,只能繼續練習與焦慮共處,然後慢慢地轉念,讓它被其他意念所取代。


平衡跟創業一樣   需要花時間摸索孵化


上面這三個方法看似容易,其實真要推掉工作邀約的當下,對我們這種工作狂來說還是蠻掙扎的,我練習了兩三年,有時候仍會忍不住排太多工作進去,這需要不斷不斷地練習、調整。

我曾經度過好幾年「生活中就該塞滿工作」的日子,甚至很扭曲地會瞧不起那些週末只會吃喝玩樂喊無聊的朋友,覺得當然要塞滿工作才叫做上進。

那幾年我週一到週五排滿課,每天教7-9小時,週末回信、寫文案、備課、做教具,週一又開始新的一週,覺得滿滿的課表=人生成就。

2005-2008年,我到處跑課教兒美,因為太想趕快存錢出國,所以瘋狂地一週排給自己35-40小時的課,所有同事找我的代課來者不拒,那時覺得工作=快樂,因為教學是我愛做的事,又可以賺錢。

2008-2010年,我外派到多明尼加教華語,因為是政府外派,不得兼差,我過了人生中工作與生活最平衡的兩年,一週16-20小時的課,其他時間除了備課隨我安排,週末整整兩天都完全是自己的,創業後回想那段時間,簡直是遙不可及。

2013年開始自己在家招生,2015年開了雲飛,合夥人又是老公,因此工作離不開生活,生活離不開工作,而且我非常沈浸其中,2015-2016年嚴重失衡,一個週末沒工作都覺得對不起自己。

那兩年我常常上健身房運動時,一邊打拳擊、跳有氧,還一邊想著雲飛還沒解決的問題,總是上完整堂拳擊課,整間教室的人汗流浹背,我卻一滴汗也沒留,因為我只是身體軀殼在動,心、腦子根本都留在工作的時空。

邊運動邊想工作,付出力氣卻毫無運動效果,然後心裡責怪自己白花了一小時運動無效工作又沒推進,越運動越自責,非常誇張的兩年。

或許是精神上真的繃太久了,自覺這不是長久之計;也或許是年紀到了該轉變的時候(畢竟都快到不惑之年了,驚!);也或許是家裡的狗女兒從一隻變成三隻,需要我更多時間的照顧。

感謝她們的存在,時時提醒我需要分點注意力在工作之外的事情(比如說帶她們去散步、跑跑、吃吃喝喝),說實在她們是幫我過得更平衡的重要因子。


開始針對平衡做些什麼   就會一天比一天平衡


一直到去年,我終於開始慢慢放下「生活就應該塞滿工作」的執念,過度扭曲的真的是自己,「生活中就該塞滿工作」只是外人看似努力,背後代表著我薄弱的時間管理、取捨能力、和生涯規劃能力。

不斷塞滿工作的結果會是什麼?初期事業上可能能夠快速進展,時間一長,會發現思考、體力、情緒控制能力開始下降,工作效率的上升幅度倒是越來越低。

不斷塞滿工作也代表著沒有時間去進修、閱讀、旅行、去活化思路,這些對每天需要大量用腦的創業者都非常危險,停在原本的層級蠻幹,早晚會被同業取代。

不斷塞滿工作也代表著沒有心思去照顧身體的需求,讓體力透支,心靈疲乏,有一天身體受夠了,就會發出反撲訊號,用強烈的生病手段逼你慢活。

去年開始有意識地認真調整,心情相對平靜的日子的確稍稍增加一點,自責、不安、焦慮還是有,我們只能選擇主動面對它們,首先的行動就是書架上除了商管類的書,近期也多了許多身心靈領域的書,要面對它們就要先好好地了解它們,總有一天這些心情會與我們和平共存。

完全平衡是一個遙遠的境界,與其要求平衡,不如把目標放在「用自己的節奏過生活」。

回到那個演講中觀眾提出的問題「你怎麼從創業和生活之間取得平衡?」平衡的日子不會馬上出現,就跟創業不會一天成功一樣,開始為了平衡去做點行動,讓每一天更接近理想中的平衡,就算對得起自己了。

2019年1月1日 星期二

2018年創業回顧+自我成長筆記


每天東忙西忙地過日子,有時會突然覺得自己到底有沒有在推進一些事情,常常往回看一下自己的累積,才會發現其實做了不少事情,也能更有動力地往前走。

所以不免俗地在元旦回顧一下2018年,完成了什麼具體項目:


雲飛的成果


1. 實體教材:出了第一本自已的教材「我的第一堂西語課」,博客來最佳名次外語學習類第九名,可接受。

雲飛的第一本自編教材   我的第一堂西語課


每次逛書店都忍不住找一下這本書


2. 線上課程:三門線上西語課上架,分別是「用生活經驗秒懂虛擬式」「30分鐘極簡發音課」「一小時掌握八大旅遊西語句型公共場所篇」,其中第一個「用生活經驗秒懂虛擬式」銷售成績較好,似乎市場比較需要的線上產品是文法課,可以作為今年製作其他課程的參考。

在Udemy上架的三套西語課


3. 活動參與:在西班牙之家舉辦的「西語日」代表瓜地馬拉大使館參展,先生洛飛南老師並且接受了國際媒體採訪

2018年3月西班牙之家所舉辦的西語日參展


4. 學員數量:年底結算,雲飛同時在付費上課的學員有130多位,平常每天看學員來來去去,都不知道有這麼多,真心感謝雲飛的十多位老師行政夥伴,以及曾到雲飛學習的每一位學員(班級數太多僅選幾張照片代表)。

2018  雲飛週二西語班學生


2018雲飛週三西語班學生一起買西班牙胖子彩券
2018雲飛週三西語帝雉班  第三年交換禮物大會
2018  雲飛超資深五年元老班

2018雲飛週六西語班學生



2018  雲飛週四華語班學生


難得的雲飛華語老師群合照(只差某位火紅老師缺席啊~)

5. 媒體曝光:上了憲哥的廣播節目,非常感謝憲哥總是製造機會和舞台給我們。

2018年9月上憲哥的節目士大夫談職場


另外跟先生挑戰了連續做半年的每日深夜直播教西語,從害怕鏡頭,到沒準備也敢入鏡亂亂講,果然一切都需要大量練習。

2018年維持了半年的深夜直播


個人的成果


1. 師訓:在雲飛自辦自己主講的3場、客座講師主講的5場、憲福教學工作坊公開班、大學、華語中心邀請約10場,包括雲科大、逢甲、萬華社大、明新科大(2場)、中原(2場)、清大(3場)。

2018/06/25  清大華語中心內部師訓

2018/08/03   如何與外籍人士溝通工作坊

2018/08/25   憲福教學工作坊四班

比較特別的是回到講私塾五班去做教學示範,讓仙女老師當場下跪應該是我今年最大的教學成就XD。

2018/12/09   講私塾五班教學示範   讓仙女、為民、罐子下跪  莫名有成就感XD

2018/12/09  講私塾五班+回鍋教學示範輔導員

2018/03  和最佳搭檔陳慧澐老師的新手老師師訓課


2018  師訓課程台中最佳應援團  哈哈老師、品慧老師

2. 50人以上演講:4月份的大人學語言學習講座、12月份與Claire老師自辦的從零到一創業講座。

2018/04/28   大人學語言學習演講


2018/12/29   和Claire老師合辦的教育家品牌新創講座

3. 進修課程:還是上了好多課,教學、演講、行銷、策略、懶人包、理財、創新、寫作、心理等領域,另外也學了新的樂器--鋼琴,並且持之以恆了一整年,今年還會繼續。今年打算少上些課,多留些時間來產出作品。

2018/6  洪震宇老師寫作課

2018/10/13  火星爺爺策略王

2018/08/11   教學的技術助教群


2018/12/08   林長揚老師的懶人包課程相當厲害   可以好好應用在雲飛文案上
2018年學了一整年的鋼琴  彈鋼琴是我每星期最放鬆的時間之一
4. 閱讀:約50本書,多為行銷、管理、生活安排、學習這類的商管書,經過兩年的練習,閱讀量可以穩定維持平均一週一本了,但是產出還是太少了,今年希望能多產出閱讀心得。

5. 生活:

(1)心心念念的西班牙自助行終於在4月份成行,只有9天也非常滿足,參觀了當地經營了16年的語言學校,知道雲飛還有多少發展的可能。

2018/04/05  參訪西班牙瓦倫西亞語言學校Hispania

2018/04/02  拜訪我在西班牙的西班牙文老師Emilia,和我雲飛的學生Elsa一個三代同堂的概念

(2)跟三個女兒和老公的家族旅行數次(宜蘭、彰化、苗栗、新竹近郊),今年要挑戰彰化以南!

帶女兒們在新竹近郊爬山

帶女兒們看大佛
(3)跟老公去高雄看了我最愛的動力火車。

2018/04/12   動力火車高雄巨蛋演唱會

(4)參加曾公的簽書會,發現我被寫進書裡面,超大驚喜。

2015/05/19  曾公簽書會

(5)看兩場棒球,都有丟到彩帶。

2018/10  Lamigo封王

(6)跟一位台灣老師和阿根廷老師上了幾堂阿根廷Tango課,真的好想去阿根廷喔!

2018/7  跟阿根廷老師Leandro和佑檀老師學Tango

(7) 穿著Doraemon,去看了Doraemon展

2018/07  巨城看Doraemon

(8) 第一次看陳金鋒演講

2018/07/19   陳金鋒台南演講

6. 部落格:49篇,最受歡迎的還是教學文,其他的主題還要再多練。


檢討


1. 理財:記帳虎頭蛇尾,有些錢怎麼花的完全沒頭緒,今年用一個付費的記帳APP重新來過,好好控管支出。

2. 健康:為了忙工作,餓了不吃、累了不睡的日子還是有,身體已經給我許多訊號,吸引我的注意力,今年我會練習時時選擇把身體的需求擺在工作之前。12月份努力每週運動4小時,今年希望繼續維持。

3. 心靈:練習用自我肯定代替自我批判,接受自己這個當下就是只能做到這個程度,盡力就好,練習與自己的一切和解。

4. 信念:如果哪一堂課沒有準備到100%,我幾乎不會緊張,因為信念就是我靠著經驗和臨場應變也能教出一堂令學員滿意的課,而事實也幾乎都照著我的信念走。但如果是教學之外的事沒有準備到100%,我往往都是朝負面去想,於是結果就會證實我的信念。

今年我想練習各個方面的信念,都能慢慢導向正面,為自己製造好的結果。


2019年期許


1. 雲飛:再出兩本自己的教材,盡快建立雲飛完整的教材系統。

2. 師訓:超越教學技巧層面的全新主題,我總覺得技巧應用的背後,還有一層更深的理念需要放入師訓課程,希望今年能突破。

3. 演講:語言、教學結合生活、思維的全新主題,目標是幫助更多人願意學、喜歡學外語。

4. 進修:商管類的進修前兩年應該上夠了,今年想把學習焦點放在身心靈、健康、騎馬、畫畫、寵物互動這一類的,療癒身心,同時我相信對活化創意也會很有幫助。

5. 閱讀:繼續閱讀,不再追求數量,但要寫閱讀心得部落格。

6. 生活:一個人的自助旅行出國至少一次,跟老公和狗女兒們的外縣市旅行至少6次,我想趁我和他們都還走得動,好好地看台灣。另外也要多跟老朋友敘舊。

7. 部落格:目標50篇,部落格寫10年了,從在多明尼加開始亂亂寫到現在,我知道幫助了不少華語老師,但總覺得對於瀏覽人次不滿意。這兩年我開始寫一些不限於華語教學的文章了,今年希望能寫出幾篇代表性文章,累積瀏覽人次能破百萬(2018年累積20多萬,不過有夢最美,先努力再說)。

8. 聚焦:練習把自己的需求或直覺擺在第一順位,大方推掉耗損能量的活動、社交、工作案件,專注在真正值得做的事情上,留更多時間給自己,滋潤心靈的同時,也調養健康。

每年都要花三、四個小時整理這篇年度回顧文,我覺得很值得,每年往回看一下,都可以看到自己走過的不會白費的每一步。

2018年12月12日 星期三

創業教會我的八件事(二):有些客戶的錢 不要賺反而更好

上星期有個朋友介紹的外國人跟我聯絡,表示想了解雲飛的華語課程,透過私訊跟他介紹了課綱、師資和價錢後,他丟來這樣一串訊息:

「我可以保證我在台灣的這六個月,每個禮拜都會出席上課,但我無法一次繳整期十堂課的費用,我只能每堂課繳單堂費用,如果你覺得不妥,沒關係我完全尊重。」

透過我這個朋友,我知道他並不是經濟上有困難。從我跟他私訊互動的語氣看來,就是一個「搞不清楚狀況、把專業語言中心當實習家教老師」的客戶。

各位老師們,如果是你,會怎麼處理呢?有客人自己找上門的錢放著不賺好像有點可惜,但你真的要答應他每次上課單堂繳費嗎?

我跟先生只討論了30秒,就這麼回覆他:「我們是正式的語言中心,跟所有的學生都是整期收費,一次規劃整期的課程,如果你覺得不適合,沒關係我們完全尊重。」

會可惜嗎?三年前剛創業時會覺得可惜,現在我很確定,這才是對雲飛好的做法。

因為有些客戶的錢,賺了只是給己找麻煩。

雲飛從開始到現在這三年多,大部分的客戶真的都非常優質,我們只有遇過很少數的不理性case,然而這樣的case只要出現一個,並且因為經驗不足沒有好好處理的話,就會變成一個大量耗費經營者能量的麻煩,所以我想在這邊分享一下,提供給自己接案的獨立工作者當作參考。




一、硬要殺價的客戶


創業第一年,曾經有位學生,一來信就雄心勃勃地說一次要報名2-3種語言,請我們給優惠。

當時我們剛創業沒經驗,就想說學生一次要學2-3種語言,給個折扣也是很合理的,於是非常用心地為他製作了客製化的報價方案。

報價傳過去,對方不滿意,繼續來信討價還價,還加上一大堆「他要常常出差,上課時間能否彈性調整」「上課地點能否偶爾改到教室外」等等之類的但書。

印象中他殺價的金額,其實就是希望平均每小時的學費減少10-20元左右,即使一次報名100小時,頂多也就是1000-2000元差距。

為了這樣的價差,我們大概持續傳訊息溝通了兩三個星期,我其實已經覺得如果他很介意那1000-2000元的差距,那就算了,因此並不是很積極地想要說服他來報名,但是他每一兩天都還會傳個新的想法過來詢問,希望說服我們降價,不回覆又不行,搞得我快要精神分裂。

當然,這個客戶後來沒有談成,我也覺得非常萬幸,教育又不是菜市場賣肉,可以這樣秤斤論兩、這邊減10塊、那邊減20塊的。

自己的專業價值自己維護,如果今天答應了這位客戶的殺價,那下一位客戶來不殺價,你就收他原價,難道他們不會有一天互相交換情報嗎?我認為堅守自己的底線,才是長久之計。



二、條件一堆的客戶


就類似本篇文章開頭的那位外國學生,完全沒在看我們學校的遊戲規則,直接就要我們配合他的「每次上課單堂繳費」條件來提供服務。

之前也曾遇過,希望老師可以配合他的時間,每個星期在他不固定的休假時間排課的學生,除非老師真的很不介意自己的時間被這樣的學生改來改去,或是他願意付出兩倍的價錢來買老師的時間,要不然我真的完全不建議老師們接這樣的case。

表面上看起來好像反正不賺白不賺,但可以想見的是,跟這樣的學生之後會花在「約時間的溝通」上的時間,可能會比上課時間還多,非常耗能量。


三、要求不合理的學習效果的客戶


比如明明是完全沒程度的、希望在3個月內可以通過某某測驗、又因為學費預算有限只能上很少時數的課程。這樣的學生要是勉強接下來,課程結束後沒達到預期效果,很有可能會反過來責怪老師不夠專業。

建議老師們在課前的溝通就一定要講清楚,多少上課時數大概可以達到什麼預期目標,如果學生覺得不夠,那就得增加上課時數等等,千萬不要勉強接下,之後又砸了自己的招牌。

重點其實都在開課前的溝通


不知道老師們有沒有發現,以上這三個情況,都是「開始上課前就可以掌握的」,可見自己獨立接案的老師,在開始上課前的課前溝通有多重要,很多老師都會覺得自己接案難度很高,要不然就是學生往往上一兩個月就不了了之,然後又要辛苦地在網路上找更多客源,其實跟一個新學生的課程是否能走得長久,課前溝通是否完整佔了很大的影響因素。

我自己從19歲開始接家教,一直摸索到30多歲,才慢慢建立了一套自己的完整接案流程,事前功夫做得越足,學生能留得越久,也越能建立口碑。

還想知道更多關於自行接案、創業的經驗分享嗎?12月29日在台北,我跟在英國創業的Claire老師聯合舉辦的Zero to one 「教育家 X 品牌 新創」講座,歡迎您一起來面對面交流!

2018年11月25日 星期日

創業教會我的八件事(一):能捨棄的 就不會是最好的選擇

在學校教書,學校給什麼課就教什麼課,老師基本上用心備課就好。

創業後要考慮的就會變成「許多客戶要XX課,這種課我現在沒有,該開發、還是該拒絕?」「客戶要什麼產品,我是不是就該變出那種產品?」「現在拒絕掉,會不會無形把更多客戶隔絕在外?」


有時候難的不是選擇哪個,而是放棄哪個。


最近雲飛一直接到幼兒西班牙語課程的詢問,感覺幼兒學第二外語,會是一個未來的趨勢。

身邊也常常有人建議我們要開發幼兒課程、親子課程,說這個族群是塊大餅,而且新竹的生育率這麼高,絕對能帶進很多生意。

如果您是我,會怎麼做?會趕快想辦法開課,把客人留住、把錢賺進來再說,還是會有其他的做法?

這幾天,我忍痛把這幾位家長來信要求的課,都推掉了,不知道也不想算,我這等於是跟多少未來的收入說再見。

也有幾位家長繼續來信:「老師其實只要陪我的孩子看繪本、用西文玩遊戲就可以了!不需要太多專業的教學也沒關係的!」

我很感謝這些家長、孩子對西班牙語的興趣和熱情。只不過看完這樣的信,我更確定我推掉這些課是正確的選擇。

為什麼我會這麼做?我的考量有三個:
一、這符合創業初衷嗎?
二、這符合未來目標嗎?
三、這符合企業形象嗎?


一、這符合創業初衷嗎?


當初開雲飛這間教室的初衷,是提供新竹地區的「成人」,一個與眾不同的外語學習環境,因此我們幾年來不斷翻新適合成人的教學法、課程設計、教材,教室的設備也大多以成人去規劃,包括我們採買的桌椅是適合成人的高度、教室佈置也是成人的風格等等。

感謝許多家長青睞和信任,我們因為有之前在兒童連鎖補習班的多年教學經驗,目前除了成人團體班為大宗之外,也有少數兒童、青少年課程,而且孩子們都學得又長久又開心。

但是幼兒實在是個對我們來說太跳tone的領域,我相信光是用國小以上兒童的那一套去複製,絕對是不適合的。

其實多去研究一個教學領域,沒什麼不好,我相信以我們的潛力,如果認真要來發展幼兒,也可以做到數一數二,只不過一天就是24小時,分給B勢必減少A,那我們原本想要好好深入開發的成人領域呢?是否不得不暫停更新?

這樣可以想見,我們創業的初衷會在不知不覺中漸行漸遠,權衡之下,這是一筆該捨棄的生意。



二、這符合未來目標嗎?


初衷是創業初期的萌芽點,那未來呢?我們的目標是成為「成人無痛學習第二外語的第一選擇」,「幼兒外語教學」顯然不在範圍內。

很多人會說為什麼一定要自我限制在成人範圍裡面,就把市場擴大一點到小孩呀?而且許多家長不一定會花錢給自己學習,但花錢栽培孩子可是毫不手軟,這個市場無可限量。

的確是如此,想到新竹許多砸大錢在孩子教育身上的高收入家庭,不免會心動。

然而工作的考量不能永遠把錢擺在第一位,這樣我保證過不了多久就會疲乏、失去動力。

會有「成人無痛學習第二外語的第一選擇」這樣的目標,一定有其原因。

我看到許多職場上的成功人士,終其一身被失敗的英文學習經驗綁架著,認為自己沒有語言天份、學不好任何外語、滿腦子都是對於外語學習=精美文法、大量背單字、檢定考試的刻板印象。

我看到許多下了班來雲飛學第二外語的上班族,透過學習一個陌生的第二外語,恢復了學習外語的自信,重新相信學習外語也可以是一件快樂的事。從看到學員這樣的轉變,我得到無價的滿足感與成就感。

幫助更多成人找回學習外語的樂趣,是我近期最想做好做滿的目標,其他的,就必須先放一邊。比如說坐在色彩鮮豔的巧拼地墊上,陪滿地爬的三歲娃兒念繪本,雖然是easy money,但真的不是我目前最想做的事。


三、這符合企業形象嗎?


想到Nike,我們會想到專業的運動鞋,但如果要買芭雷舞鞋絕對不會走進Nike。想到何嘉仁美語,我們會想到把小孩子送過去學美語,但自己可能就會去隔壁的大衛或是地球村報名。

企業需要有個清晰具體、讓客戶不需思考就能自然連接起來的品牌形象。就算不是企業,單獨跑課的老師也該有這樣的品牌思維。

雲飛努力要定位的形象,就是「成人無痛學習第二外語的第一選擇」,只要多接一門幼兒課程,就會無形中削弱「成人無痛學習第二外語的第一選擇」這個形象。



結論:能捨棄的 就不會是最好的選擇


就像減肥路上出現的每一種美食都是種干擾一樣;創業的路上,看似吸金的選擇會不斷地出現,除了幼兒課程這塊大餅,我們還遇過各種各樣的提案,每一次的選擇,都考驗著我們對初衷是否堅定。

從在家的一間小教室到現在的雲飛,我們也曾經做過許多錯誤的選擇:提供不符合成本的客製化服務、接受與公司理念完全不同的提案,花下許多無謂的勞力成本,甚至長時間傷身熬夜、去處理根本不符合雲飛理念的工作。

然而每一次錯誤的選擇,都可以成為下一次做出更正確選擇的經驗,並且更確定自己想要聚焦的目標。

學會忍心捨棄,有時比確定自己要什麼更有難度。而當你發現這是一件可以捨棄的事情的時候,其實就可以明白,這不是你的第一選擇。

就像雲飛不可能選擇捨棄成人第二外語教學,但可以選擇捨棄幼兒部分,所以幼兒教育顯然不是第一選擇,成人教育才是。

到底看似能賺大錢、而又不在目標範圍的事業機會出現時,該怎麼應對呢?希望這篇分享,能夠幫助您做出更適合的選擇。


附註:
1.目前雲飛90%以上的課程都是成人第二外語課,學員來桃竹苗各行各業各國的上班族、公司主管。
2.兒童、青少年課程約佔10%,只接舊生或親友認識的熟客,不再主動招生。
3.目前沒有,近期內也不會提供幼兒課程,敬請見諒。


如果您想了解更多創業、個人品牌經營的故事與經歷,如果您明年正打算開始好好建立自己的個人品牌,歡迎您參加年底我與Claire老師舉辦的「zero to one 教具家ㄨ品牌、新創」講座,我們將分別分享在台灣與英國,從一個單純的跑課講師,到創業建立自己的品牌的經驗。

詳細講座內容請按下面連結參考:

「zero to one 教具家ㄨ品牌、新創」講座傳送門


















2018年10月21日 星期日

【進修心得】 火星爺爺的策略王

從不小心發現火星爺爺的Ted「向沒有借東西」之後,我就一直密切追蹤火星爺爺的粉絲頁。

火星爺爺最讓人佩服的,就是不管再複雜的概念,都可以簡化再簡化,濃縮成讓人秒懂的內容,從這本「故事要瘋傳成交   就用這五招」,把各種寫文案、說故事的方法整理得清楚明白,就完全可以證明火星爺爺的功夫。

這一堂策略王課程,把「人生策略」這麼弘大的課題,用一套桌遊、六個關鍵字,清楚明白地設計成一個人人可以帶著走的隨身寶典。



這真的是只玩過一次桌遊的人設計的桌遊嗎?


課程一開始,我們先花了40分鐘的時間,體驗了一場非常有組織的大型桌遊。從遊戲的過程中,一次檢視平時人生中的盲目決策、胡亂摸索、以為什麼都能靠自己、只看短線的幾個大誤區。

遊戲後火星爺爺說他只玩過一次桌遊,就設計出這麼一套一套人生策略大型桌遊,我回到雲飛望著那整區的桌遊教具,問自己玩了這麼多,怎麼都還沒生出一套像樣的、可商業化的語言教學用桌遊。

這個刺激,應該是本堂課程的附加收穫,生產出一套可以幫助學員更輕鬆學好西班牙文的桌遊,絕對要列入雲飛明年的重點項目。


大量案例   模仿是進階的第一步


「什麼都想自己來」是人生常犯的錯誤,創意不用自己憑空想像,現實世界中已經存在太多成功案例,把概念抽取出來,就是可以模仿的榜樣。

麥當勞做了什麼升級?小米做了什麼跨界?對比到自己的事業,可以怎麼升級、怎麼跨界?有前例可循,抓方向的準確度就可以瞬間提高。火星爺爺整理了大量業界案例,讓各行各業的學員,都有機會找到適合自己模仿的方向。



無論如何都要讓學員覺得簡單到可以帶著走


從憲哥和福哥的講師訓練,我學到「厲害的講師,就是要想辦法把學員變得比自己更厲害。」火星爺爺的課程,透過不斷地練習、討論、實作,就是要讓學員在當下就覺得「這個我也做得到。」

每次上完企業界的公開班,我都會對比到自己的以及各大院校的華語師資培訓課程,有多少參與的學員,在上完課後,也是這種「這不難,我也能做得到」的心情?


附註:感謝這堂課,協助我找到「雲飛與異業結盟」的點子,這個星期我們已經著手設計新的課程,希望明年初就能將這個新嘗試實踐!




2018年9月30日 星期日

刻意練習「先聽說再讀寫」 的外語教學方式


我一直覺得學習一個新語言時,先「讀寫」再「聽說」,或是「聽說讀寫」並進,是值得商榷的,但是我們現在的外語教育,永遠都是考讀+寫+聽,從初級班就開始考聽寫,於是就會教出一大堆學了好多年英文,卻講不出英文的孩子。

想想嬰兒是怎麼學會母語的?每天聽父母說話、模仿、再說、再模仿,兩三歲就能講很多東西了,五六歲之後才會開始學閱讀,不是嗎?所以只要是身體沒有特殊情況的孩子,都是能夠流利講母語的。

但我們現在的外語教育呢?課本至上,先拿著課本讀好幾遍,才要練習把課本的句子背起來、丟掉課本來對話,真的是蠻違反自然的。

上週鋼琴課,發生一個小插曲,更讓我覺得,先「聽說」再「讀寫」的教學方式,確實很有必要,在開始的階段,過多的文字輔助,有時候反而是干擾,在語言、音樂上都是如此。



沒有譜   反而意外彈出高難度版本


那堂鋼琴課我在彈一首新的曲子,有一個小節我彈錯了,所謂彈錯意思是我彈的跟譜上寫得不一樣,但其實那個版本也是對的,而且是無心插柳意外彈出很難的附點八分音符(記得老師是這麼說的,看不懂這個專有名詞沒差,我自己也沒有很懂)。

當時老師只是很冷靜地把我不小心彈出來的那個版本譜寫給我看,然後我照著老師寫的試著再彈一遍,明明是我之前不小心彈出來的東西,現在刻意要彈反而彈不出來了。

於是眼睛視線移開不看譜,純回想剛剛的節奏,竟然就又彈出來了。

圖片下載於freepik
文字是幫助   還是干擾?


我判斷自己應該是不要看譜,透過純模仿來學習反而能學得更快的聽覺型學習者。常常是老師什麼都不解釋,彈一小節我馬上接著模仿,都還可以學個七八成,但如果要看譜,去分析左手幾拍右手幾拍、正拍還是反拍、切分音還是三連音,思考太多,就可以一個小節卡關二十分鐘,怎樣都過不去。 

我目前是同時在學鋼琴跟琵琶,常常都覺得看那個譜是太多干擾,譜上有音符、還有一堆符號、指法什麼的,一邊看譜還要一邊看手指,老師在譜上面加上越多註記我越焦慮,如果是第一次學,還要看老師的示範,大腦根本已經沒有空間去好好聽自已演奏出來的音樂到底怎麼樣。

樂譜只是記錄音樂的一種工具,如同文字只是紀錄語言的一種工具一樣。看譜學習是個過程,最終目標當然是不用看譜,鋼琴一打開就能來上一首,不是嗎?那麼能不能從一開始就不要看譜,從最直覺式的模仿開始,等到演奏得七八成接近正確了,再看著譜來對照,修改細節呢?

音樂不是我的專業,或許這樣的判斷太武斷,我目前還在跟老師討論可能性的階段,要老師突然改變一直以來的教學法,大概也不太容易。但我自己,是已經把這樣的概念,部分放進我的語言教學中了。


刻意丟掉文字的語言教學方式


我開始在課程中,有意識地讓學生丟掉文字,每堂課剛開始,都不太用課本,利用像是圖卡、教具之類的輔助工具的引導,讓學生一直說話,說到最後,打開課本,才讓學生透過文字看到:「喔~原來我們剛剛在講的就是這些啊!」

你或許會問:「不看課本,只是模仿,學生怎麼知道自己在講什麼呢?」

以初級學習者來說,文字可以用照片、用動作代替,比如說,我要教學生講西班牙文的「跳舞」怎麼講,不一定要把這個單字bailar秀給你看才能教,我只要拿著一張「跳舞」的圖卡,或是做個動作給學生看,然後說bailar的發音,不就也能教完這個字了嗎?

以中級學習者來說,文字更可以用經過設計的提問、討論堆疊來代替,如果那篇課文要講的是網路購物,那麼老師可以先設計一大堆小問題讓學生回答,問答的過程中都是不依賴文字的自然對話。如果題目設計得當,學生的回答也大部分會在老師掌控當中,把那些問題都回答完了,再打開課文,就會發現自己剛剛講的有六七成都出現在課文當中,課文只是幫助他們用更漂亮的詞彙,把意思表達得更精確有深度而已。 

我發現到,學生在沒有文字的情況下,發音會特別精準到位。因為除了老師的發音可以模仿,他們沒有其他輸入來源,不過缺點是會忘得比較快,老師需要有系統有技巧地讓每個字間隔出現、反覆練習,否則學生只是空空地模仿一大堆東西,組合不起來,會更焦慮。 

這樣教完一段之後,我通常會故意問學生:「剛剛前面十分鐘我們都沒看文字直接說話,後來才是打開課本練習閱讀,你們覺得有字和沒字哪個比較簡單?」

學生突然被這樣問,大部分人是答不太出來的,我會請他們再回想一下:「那你們再想想,哪個階段說得比較順?發音比較好?」

這時通常會有超過一半的人,覺得直接模仿的時候,比較能自然地說話。


如何開始嘗試無文字教學?


這種無文字純口語的教學方式,我自己目前也只是在課堂中穿插進行而已,並不是整堂課都不要讓學生看文字喔!

如果老師們也想在自己的班級應用看看,我提供三個方向:

1. 先從小範圍開始:例如某堂課的十個單字,先用無文字的方式和學生互動五分鐘,等學生發音模仿得差不多了,再讓他們看文字。或是某堂課的課文,前五分鐘都不要讓學生看課文,老師只用純口語的提問帶學生討論該課文的話題(連印有文字的學習單都不要給),這樣慢慢刺激學生不依賴任何文字來開口,因為只是五分鐘而已,老師教起來也會比較篤定。

2. 比例要逐步增加:這種與學生認知差太多的教學方式,建議一次只能用一點,先是五分鐘,學生能接受再慢慢增加,產品再好,也要學生能接受才算數,尤其是針對看著念才有安全感的學生來說,更不能一下子就一大段時間不給文字逼學生講話,畢竟學生要先能心情平靜穩定,才能學得好,而且學生從小累積到大的學習經驗都不是如此,現在要翻轉,也是要一步一步來。 

3. 帶學生自我觀察:常常問問學生:「你覺得剛剛這樣的學習過程感覺如何?」「適合你嗎?」「你覺得怎麼調整能幫你學得更好?」學生在學習外語時通常不會這麼有意識地自我觀察,需要老師時時提醒,讓學生清楚意識到自己屬於哪一種學習者。

說不定您的班級上,也有像我這種「不看文字,純模仿反而能意外學會高難度版本」的學生,這只有您調整教學方式,才會讓這樣的學生浮出水面。

2018年9月17日 星期一

家人反對我的工作 怎麼辦?




身邊有很多到處跑課的語言老師,因為工作時間和收入都不太固定,除了面對每天不同的跑課行程、備課需求之外,還得分出一大半心力,去處理家人朋友的「聲音」。

最近聽了幾位同行好朋友和網友的故事,有的在國內,有的在國外,都是真心喜愛教學、很想在這一行闖出點什麼的夥伴。

然而他們最親近的人並不一定能理解,在這一行要闖出點什麼,是需要時間的,可能一兩年,可能三四年,而這段時間,他們其實很需要家人的心靈支持。

這些優秀朋友剛好都是女性,很辛苦的是,除了另一半,還有觀念傳統的公婆、娘家要面對。

有好幾位網友私訊過來說:

「我真的好想當華語老師,家人覺得這根本不算工作,要怎麼說服他們?」
「我真的很喜歡到處兼課的生活方式,很自由,但家人一直覺得我在玩,沒在工作,怎麼辦?」
「先生的家人每隔幾個月就問我一次,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要去找個真正的工作?可是我明明就是在工作啊,他們就覺得華語老師不算工作。」

一天到晚被問東問西,真的是會煩的,有的人就會開始考慮「投降算了」。

「是不是該為了家庭和諧,做出點什麼讓步?」
「是不是該為了給下一代穩定的生活品質,做出點什麼取捨?」

所謂的「讓步」、「取捨」,意思就是找個稍具規模的公司,可以固定時間上下班,有固定的月薪、有吃得到摸得到的公司福利、三節獎金、育嬰假、年終等等。

很奇怪,為了家庭和諧,該讓步的好像永遠是女性?

她們真的很想說:「好不容易爭取到很喜歡的教學工作,不甘心放棄啊!」

我們無法選擇家人,也無法改變已經選擇的另一半,那還剩下什麼選項?在我看來,只剩下「改變自己」。

所謂的「改變自己」,更具體來說是指「強大自己」。


讓自己強大到有能力自動將質疑消音


幾年以前,有陣子對於家人對我金錢上的質疑,完全無法接受,只要提到一丁點「我為什麼錢賺不夠多」,我會比較有可能暴走,很奇怪。

說到底就是那時候自己心理素質不夠強,才會讓別人隨便說個一兩句,就有本事牽動我的情緒。他輕鬆說說,我難過三天,完全划不來啊!

但我發現我對於家人對我工作上的質疑,就還蠻能視而不見的。

從大學畢業後,多年來都在不穩定的跑課狀態,在任何傳統觀念的家庭眼中,我的生活形態大概都算不合格。家人對於我的工作選擇,偶爾也會碎碎念「你為什麼一定要晚上工作到這麼晚?」「就不能接白天的課就好嗎?」

我可以很堅定、不帶情緒地回答:「這是我喜歡的工作」、「我就想在補習班教書,但白天大家都在上班,沒人會去補習。」「這樣很自由,薪水也不會比別人少。」反應跟金錢質疑完全不同。而我家人看我好像不動如山,也就沒輒。

你有沒有哪些方面是「別人怎麼說你也幾乎可以不受影響的?」去分析一下原因,然後把這樣的能量帶到工作選擇這方面,讓家人講半天而你根本沒反應,照樣把你的生活過得好好的。


再辛苦都要經濟完全獨立


這道理很簡單,一個經濟需要仰賴家人的人,只要家裡發生一點風吹草動,說話就會馬上沒份量。

以我的家用來說,我跟先生是完全各出一半,房租、車貸、水電瓦斯、買菜買家具買狗飼料,每一筆都記在同一個帳上,月底結清,比如說,如果我在家用上花費多付了5000,則先生就要給我2500。

算得那麼清楚,不會顯得很見外嗎?不會的,把財務處理乾淨,才不會讓這件事情有機會來干擾婚姻關係。

吵架的時候,永遠不會有人說:「平常家用都我出的,我只是希望你換個收入正常一點的工作,很過分嗎?」

賺比較多的人永遠不會有機會說:「你還不是要靠我這份薪水,才可以這樣任性地去做那種領鐘點費的工作?」

我認為「不管自己要怎麼去摸索闖事業,也不能拖累到另一半或家人的財務」,因為即使是最愛的家人,長期被拖累,總有一天也會不甘願的。

反過來說,雖然賺得少,但家用一毛錢都沒少出的情況下,另ㄧ半或婆家娘家等等也比較沒機會說嘴,就算要說,我們也很站得住腳。

不要說什麼「我老公賺的是我的三倍,為什麼不能多出一點?」他會賺是因為他有本事,並不是因為他跟你結婚,他會賺也不代表他就應該無條件支持你,去摸索教學事業而不必負擔家用。

(我相信每對夫妻有自己的相處模式,這邊只是提供我自己的經驗談,如果是因為收入因素而造成家人不支持你目前的工作,這是我目前想到的唯一解法,為了讓他們心服口服,你必須證明你真的能靠這份工作完全養活自己或你的家庭。)


開始練習在各生活方面平等溝通、或冷處理


我相信會受家人質疑的人,不會是只有「工作的選擇」這件事情被質疑而已。

一個會干涉家人如何選擇工作的人,不會只有干涉工作而已,在其他方面應該也會有類似的行為。

相反地,一個會因為家人不斷質疑而產生自我懷疑、或是考慮乾脆投降配合的人,很可能在很多方面的溝通,都處於「被牽著走」的角色。

想想看:

你會不會是週末總是只配合某個家人的行程?
你會不會是要買家具的時候都是要等某個家人決定?
你們會不會是出國旅行的行程只有某人說了算?
你們會不會是某人想要幹嘛都要經過另一位的同意?

如果大家都是經濟獨立的成年人,我認為以上任何一件事都有重新討論的空間。

我的意思是,不急著在「工作選擇」上,用力溝通去取得家人的支持,而是要開始練習在生活上的每個部分,和家人平等溝通。

我知道很多時候這很難做到,如果無法平等溝通,最少也可以做到冷處理,或保持距離。

在結婚之前,為了婚禮的安排,我跟父親關係有陣子很火爆,每次通完電話,不是互相攻擊結束,就是我掛電話後大哭。

有幾次父親打來的時候,當時的男友(現在的老公)就在我旁邊,他知道是父親打來的,就準備好等我掛電話給我抱抱,因為他知道我接下來就是會哭。

這種情況後來是怎麼改善的?其實沒什麼秘密,就是強大自己的心臟,練習平等溝通,溝通不了,就是冷處理。

父親一直要我寄婚紗照給一些完全沒在見面的親戚,為了這件事不知道打過多少電話給我,我覺得莫名其妙,不做就是不做,一開始是掛電話時都會吵到哭,後來就是說聲「喔!」應付了事,結婚都五年了,婚紗照當然是沒寄。

今天可以對婚紗照冷處理,以後他對你買車有意見你就敢冷處理,接著就連買房子這麼大的事,他也會知道他動搖不了你。

讓對方知道你的底線在哪裡,你需要從小事開始練習,對方也需要。

要讓對方不再對你的工作形態大聲小聲出主意,就要在生活上各個方面都樹立起你的底線。

如果朝九晚五,所謂「正常上下班時間」的那一方,有權利要求另一半為了能有多一點相處時間,而非得也要選擇朝九晚五的工作來「配合」他,那晚上工作的那一方,是否也可以如法炮製,請對方「配合」選擇晚上工作呢?這樣整個白天兩個人都可以在一起啊,不也很好嗎?

我相信朝九晚五的那一方,說什麼都不會願意。

自己做不到的事情,為何能理直氣壯地要求對方做?

自己根本不可能去要求對方配合的事情,為何要委屈求全?



若現在選擇配合,未來會不會想翻舊帳?


好好想清楚:你可以接受自己委屈幾年?

你確定自己五年十年後,不會哪天突然爆發,說出「當年都是為了配合你,才放棄喜歡的教學工作,換去朝九晚五的公司,要不是這樣,我現在就如何如何了!」這種話嗎?

如果你覺得現在為了任何理由,決定放棄教學工作,那麼請記得,這是「你自己決定的」,「你自己決定」為了家庭和諧而選擇他們希望的工作,「你自己決定」為了家庭和諧而選擇在家當家庭主婦,以後說什麼也不要拿這件事出來翻舊帳。

你確定你可以放下了嗎?你確定你對自己交代得過去了嗎?

可以的話,那就配合吧!

如果還有一絲絲地不確定,那就為了你自己未來幾十年都不會後悔的生活,再爭取一下吧!



為了家人而改變工作選擇   只能解決表面問題



七年前我找到交大的兼職工作,決定從台北搬來新竹,家人沒有堅決反對,也沒有表達支持,質疑倒是不少,「那薪水才多少而已,你還要付房租,哪裡划算?」「新竹生活沒那麼方便吧?」

還好,當時我夠堅定,來了新竹,生活才會發展成現在這樣的型態。

很多人終其一生都在滿足家人的期待、努力消除質疑的聲音,那麼,有沒有想過,當我們把自己的生活調整成他們期待的樣子了之後,他們真的就會滿意、會安靜讓你好好過日子了嗎? 

他今天質疑你工作不穩定,等你工作穩定了,他會不會開始要你在生活習慣上配合他?

等你生活習慣也配合他了,他會不會開始要你髮型、穿著也照他的意思走?

你能配合到什麼時候?什麼地步?

家人對工作形態有意見,可能是真的,也可能只是個幌子。

更暗黑一點地想,也有可能是「他自己也超想辭掉現在的鳥工作去追夢的,結果被你搶先一步了,看你每天上班充滿熱情,但自己又跨不出去,很搖擺,乾脆把你也先拉下水陪著一起淌渾水再說。」

不要覺得不可能,他自己搞不好都沒意識到自己那麼暗黑。

一股腦地配合家人、滿足家人的期待,常常只是解決表面問題而已。請安靜下來,認真想想,家人反對你目前工作的根本原因,到底是什麼?而你自己,到底又期待從家人的認同當中,獲得什麼?